正文 第812章 为国争光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人的世界有有很多默认的潜规则现实告诉你,没钱连你最亲的人都会瞧不起你生活告诉你,有什么别有病感情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想的人同样也会想你,不要以为你放不下的人同样也会放不下你!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庄先生不是个喜欢玩潜规则的人,不过那是在遇见倭国友人之前,邂逅了美貌动人又气质出众的吉泽千惠,尤其发现她有求于他后,他觉得自己是可以有这个爱好的!

    纵然不会成为爱好,偶尔玩一次也无妨的嘛!反正不玩白不玩,玩了也白玩!何况这还是为国争光呢!

    思来想去,庄先生决定了,如此光荣又伟大的任务,舍我其谁呢?

    人和人的交流方式,有时候不一定非要靠语言的,尽管庄先生说得不清不楚,吉泽千惠也喝得有点晕头转向,但作为一个女人,她还是从他的眼神中读懂了他的意思!

    怎样才算有诚意?

    明摆着的嘛,陪他睡一回才是最大的庆意!

    明白了庄先生的意图后,吉泽千惠没有答应,可也没有拒绝,只是端着酒杯晃晃悠悠的沉默坐在那里,灯光打在那白皙的肌肤,看起来白得发亮,仿佛毫无瑕疵,熏红的脸颊也更添娇媚!

    女人的沉默,往往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拒绝。二是默认!

    庄先生英明的认为,此时的吉泽千惠属于后者,心中大喜,立即就向吉泽千惠探出自己的爪子!

    在商场上,庄先生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的。在床上,他也喜欢速战速决,所以他准备在这里就把事情办了!

    看见他伸来的爪子,吉泽千惠没有很激烈的反应,只是身体轻晃了一下,不偏不倚,恰到好处的便避开了他的手。

    庄先生摸了个空,以为她是无意的,于是又第二次探出爪子。

    这一次,吉泽千惠终于开口了,俏脸上是一双无辜的眼神“先生,我,我还没吃,饱呢!”

    庄先生往桌上看一眼,可不是嘛,酒已经喝了好几,可是菜却没怎么动!一桌子的丰盛佳肴好像刚端出来似的!

    深入切磋这种事情可属于体力活,不吃饱怎么能行呢?

    “对对对!”庄先生顺势道“先吃饭,别的事情,咱们吃完饭再说。”

    接下来的时间,庄先生不再给吉泽千惠灌酒了,完全喝醉的女人是没有意思的,像死蛇烂鳝似的没有一点反应!

    庄先生认为,只有半醉美人,那才是世上最绝的美味!

    好容易,一顿饭终于吃完了!

    庄先生将她领到包厢侧边的客厅上,开始给她沏茶喝!

    西湖龙井!华夏十大名茶之一,味道清香味甘,再适合吉泽千惠这样漂亮的女人!茶是一种好东西,不但可以静神,也可以醒酒,同时还可以漱口,免得一会儿接吻的时候,他还发现她的牙缝夹着青菜或肉丝不是!

    庄先生给她倒了杯茶,“来,千惠小姐,喝一杯,这乃是我们的十大名茶之一,西湖龙井,绝对的好东西!”

    吉泽千惠眼神朦胧,应道“好,喝茶。”

    这白嫩小手在桌上摸了摸,摸了半天都没摸到茶杯,还是庄先生看不下去,将茶杯挪到她手下。

    纵然醉意朦胧,吉泽千惠喝茶的样子仍然优雅,慢悠悠放到嘴边喝下一杯。

    庄先生问道“这茶怎么样!”

    吉泽千惠是眼前一亮,竖起大拇指,嘴里嘀咕着“好喝”一类的字眼,大着舌头,一句话都说不清。

    茶喝的差不多了,吉泽千惠的酒却仍未醒,不过庄先生已经等不及了,这就去摸她的小手,准备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休闲客厅里的是真皮沙发,又长又软又有弹性,高级定制,可以满足很多姿势,而且外面的侍应也不会多管闲事,没有他的召唤是绝对不敢进来的,所以这里就是现成的战场!

    这样的地方,比野战安全,可是同样刺激!

    只是庄先生的手还没摸到吉泽千惠,吉泽千惠已经不着痕迹的将手缩到了另一边。

    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

    吉泽千惠还是一副脸蛋熏红醉意朦胧的样子,躲起来动作却比兔子还快!

    这真的是醉了?

    庄先生的脸上出现了愠意,“吉泽小姐,看来你没有什么诚意啊!”

    “先生!”吉泽千惠看着他,声音软软糯糯的道“我的诚意是很足的,可是,你是真心想要跟我合作吗?”

    合作?庄先生听见这话暗里就冷笑起来,他从来都没想过要跟倭国人合作!他仅仅只是想跟倭国女人切磋罢了!

    是的,真正不愿意跟倭国人合作的并不是雷雪艳,也不是那个死鬼梁光强,更不是已经疯了的梁少秋,而就是庄先生自己!

    几十年前那场侵略战争,他庄家祖上数不清有多少人死在了倭国人手上。要不然庄姓名望大族何至于沦落凋零,持才而傲的庄先生又何至于成为别人的幕僚!

    不过老奸巨滑如庄先生,怎么可能直言相告呢?他只是模棱两可的道“那要看吉泽小姐的诚意有多大,才能够决定了!”

    吉泽千惠醉态可掬的道“先生,人家的诚意是很大很大滴啦!”

    “既然这样,那你干嘛推三阻四!”庄先生终于厌烦了跟他虚以蛇委,直截了当的道“我想要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我知道!”吉泽千惠连连摇头道“可是……”

    庄先生见她顾左右而言它,心中突地一醒,每个女人都会有那么几天不方便的日子,疑问道“你来好事了!”

    吉泽千惠面色一红,再次摇头道“没有!”

    庄先生不耐烦道“那是什么?”

    吉泽千惠瞅他一眼,伸手推了把,娇羞的应道“人家再有诚意,也,也不能在这儿呀!”

    庄先生左右看看,不解道“这里挺好的啊!”

    吉泽千惠一脸纳闷,低声道“人家四处奔波了一整天,身上,身上全都是汗,臭熏熏的,怎么也得让人家洗洗嘛!”

    “哈哈!”庄先生不以为然的道“没关系,我最喜欢原汁原味的女人了!”

    庄大先生这口味,无疑是有点重的,可是吉泽千惠并没有发急或发怒,反倒轻轻撇着嘴道“先生,你这人,好没情调呀!”

    情调是什么?能吃吗?庄先生和女人从来不谈情,只谈性,自然不知道什么虚头巴脑的情调,但为了避免到嘴的肥肉飞走,他还是装出一副体贴的样子问道“那你想去哪儿?”

    吉泽千惠声音低得不行的道“你带我……回你家吧!”

    庄先生愣了一下,疑问道“去我家?五星级酒店不行吗?”

    吉泽千惠忸怩的道“人家就想去你家嘛!”

    啪啪啪这种事情,庄先生也喜欢在自己的家,自由,轻松,宽敞,管你叫多大声也不必担心影响到别人。想想觉得也没什么不行,所以就应道“好,回我家去!”

    吉泽千惠点头,站起来晃晃悠悠跟着他离开!

    上了车之后,倒在座位上的吉泽千惠只一会儿就没动静了,显然是睡着了!

    庄先生没管这么多,加大油门往自己家驶去,一路上旁边的女人露着一双大白腿,胸前高低起伏,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让他更是心急如焚!

    很庆幸,路上并没遇上查酒驾什么的,因此车子一路顺利的回到了梁家赠送给他的大别墅。

    “吉泽小姐,吉泽小姐!”庄先生连声叫唤,轻推着吉泽千惠的肩膀道“醒醒,醒醒,到我家了!”

    吉泽千惠没有反应,显然是睡死了!

    庄先生无奈,只好搀扶起她,半扶半抱的将她弄进屋,然后扔到主人房的大床上!

    尽管累出了一身的大汗,可是看着床上玉体横陈的倭国友人,他又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想到一会儿马上就要跟这个异国美女进行深入切磋,他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这种无国界的交流,他还是第一次呢!

    只是看着倒在床上不醒人事的吉泽千惠,庄先生又感觉有些遗憾,刚才的时候确实不该给她灌那么多酒的,搞得现在这么醉,一会儿怎么搞呢?

    没反应,那多没意思啊!

    只是想到从前的国仇家恨,他又不纠结了,还能怎么搞?往死里搞呗!

    看到吉泽千惠那包裹在艳红紧身套裙下山峦起伏的身材曲线,以及灯光下闪耀着珍珠光芒般的美白肌肤,一对翘乳呼之欲出,纤腰盈盈一握,大长腿惹火性感,庄先生知道接下来是一场恶战!

    为了加强战斗力,他拉开抽屉,吃了两粒伟哥,这才迅速脱光自己,然后上了床,伸手去拉她套裙后面的拉链!然而当他的手刚碰到拉链头的那一瞬间,一只青葱玉白的手突然刷地窜了上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庄先生只感觉手上传来一股剧痛,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人已经承受不住这股疼痛倒在床上,定睛看看,发现刚才还人事不知的吉泽千惠已经坐了起来,正紧握着他的手。

    她的神色平静柔和,没有丝毫的睡意与醉态!

    这个女人,一直都在装!?庄先生意识到上当后,立即就要从床上坐起来,只是他一动,吉泽千惠的另一只手便刷地伸了过来,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

    庄先生喘不过气来,连忙挣扎挺动,可是她掐在脖子上的手仿佛一把铁钳似的,任他怎么努力也无法摆脱。

    “你,你这女人,要我命呢!松开!”

    “先生!”吉泽千惠语气平和,甚至还带着淡淡笑意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的诚意够吗?”

    庄先生又怒又急,张嘴要叫骂,但是吉泽千惠那只看起来白白嫩嫩没有威胁力的小手,掐着他的脖子竟然又是一紧,只能发出“咕噜咕噜”含糊不清的声音,一张脸也从白转红,然后从红转紫。

    眼看着他翻起白眼,就要窒息而死了,吉泽千惠才放开了他。

    “咳咳”庄先生在连连咳嗽中好容易喘顺了一口气,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怒不可遏的指着吉泽千惠骂道“你个臭婊……”

    “啪!”他的话还没骂完,脸上已经挨了吉泽千惠一记耳光,一阵火辣辣!

    庄先生被彻底激怒了,立即纵身朝她扑去,狂吼着像只发疯的熊,想要将她扑倒,玩一出霸王硬上弓。

    吉泽千惠只是轻巧的一闪便避开了他,然后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庄先生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人便仰面朝天的倒在了床上,和刚才气势十足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让人发笑。

    吉泽千惠凑了过来,脸上又浮起了温柔淡笑,“先生,原来你喜欢这样玩呀?”

    区区倭国女人竟然敢调侃本大爷!看我不弄死你!庄先生好容易才回过一口气,恼羞成怒的他不死心,再次朝她扑去。

    “还要继续,那好,如你所愿!”吉泽千惠挑了挑眉,再次扬起粉拳,一下就砸到他的脑袋上。

    庄先生再次被打得头重脚轻,又一次倒在了地上,像只狼狈的丧家犬!

    如是再三,庄先生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看起来温婉柔弱,仿佛没有一点杀伤力,事实上却和自己的助理杨慧一样是个高手。

    也正是明白了这一点,他终于颓丧的放弃了进攻,软瘫瘫的躺在床上!

    吉泽千惠坐在大床上歪着脑袋看庄先生,一脸调侃之色的问“先生,还想玩吗?”

    脑袋仍嗡嗡作响的庄先生连连摇头道“不,不想玩了!”

    他又没有受虐的嗜好,还玩什么玩呢?找死吗?

    吉泽千惠笑了,“可是我还想玩!”

    “你……”庄先生激动得蹦起来,怒不可遏的看着吉泽千惠,立即就要一巴掌过去,只是手一抬起来又连忙缩了回去,他打不过这个女人啊!

    “别动,保持这个姿势!”吉泽千惠轻喝一句,扬手一把抓住他的粗脖子,一手大耳光不停的落到他的脸上,打得相当有节奏感。

    “啪!”

    “啪啪!”

    “啪啪啪!”

    “……”

    如此声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庄先生在跟倭国友人深入切磋呢!

    一连赏了他十几记耳朵,打得他的脸又红又肿像个猪头后,吉泽千惠才停下来,笑眯眯问道“先生,你感觉这样玩过瘾吗?”

    庄先生做梦也没想到会阴沟起翻船,看着她还一副无辜的表情,心里阵阵恶寒,这个女人可真是魔鬼啊!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心都被打麻木了,只能漠然的看着他。

    见他不答,吉泽千惠觉得不爽,又扬起了手。

    尽管那双手看起来小小的白白嫩嫩很漂亮,但是庄先生看着就跟看狼牙棒一样,瞬间就怂了,为了免受皮肉之苦,忙求饶道“吉泽小姐,别打了,我错了!”

    吉泽千惠停下手问道“你错哪儿了?”

    庄先生一一数自己的罪状道“我不该对你起坏心眼的!不该灌你酒!不该……”

    没等他把话说完,吉泽千惠已经扬起了手,反反正正正正反反的又抽他一顿耳光。

    庄先生被抽得晕头转向,足有好一阵才回过气来。

    吉泽千惠等他缓过劲后,这才悠悠的问道“知道我为什么又打你吗?”

    庄先生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

    吉泽千惠自问自答的道“我又打你,不是因为你对我起坏心眼,我这样的女人,你不对我起坏心眼,那才是错的。”

    庄先生真的很想问,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打我?

    吉泽千惠仿佛能看穿他的心思,“我又打你,是因为你根本没有诚意跟我合作,只想着在我身上占便宜罢了。”

    庄先生无言以对,只能装死!

    吉泽千惠说着突然又笑了起来“不过也没关系,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必须跟我合作!”

    听了这话,庄先生真的很想问她,你哪来的自信?就凭你的三脚猫功夫?

    吉泽千惠挑眉问道“先生想知道我哪来的底气是不是?”

    我靠,这都能都被你看出来!庄先生终于忍不住了,梗着脖子应道“是的!”

    吉泽千惠慢条斯理的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盒子上下两层,并列镶嵌着二十枚小型注射器,比儿童打预防针的注射器还小,里面却已经装有一管红色的药水。

    取出其中一枚后,吉泽千惠笑着在手中扬了扬,问道“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庄先生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看她那阴险笑容,他用脚趾头也能猜到那绝不是好东西,惊恐的想要摆脱她的控制,然而面对一个绝世高手,纵然使出了吃奶之力也无济于事!

    看着吉泽千惠,庄先生就想到了杨慧,都是表面看起来柔弱无力的女人,实际比男人还彪悍,比魔鬼还魔鬼!

    吉泽千惠淡笑着道“这个叫做听话水,专治那种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比你们男人专有的乖乖针更有效!可以直接服用,也可以肌肉注射,当然,直接服用没有肌肉注射效果那么强,但不管怎么用,只要用了它,再怎么不听话的人也会服服帖帖!”

    庄先生瞪圆了眼睛,惊恐的道“毒品?”

    吉泽千惠点头,凝目想了想,然后又摇头,“叫做毒品也可以,但比市面上已知的毒品更强一百倍,一千倍!只要注射一次,以后每个月都必须注射一次,不然的话就生不如死,如活在人间地狱!”

    看见她挂着注射器缓缓靠近,庄先生使劲扭动双手双脚拒绝,结果却被她用脚在腹部踢了一记,霎时间痛得没有了反抗能力,惊恐万状的摇头道“不,不要!”

    吉泽千惠一个用力,将他狠狠压在床上,冷哼道“那你现在愿意跟我们合作吗?”

    庄先生连连点头道“愿意,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吉泽千惠眯了眯眼,摇头道“我和先生一样,喜欢看别人的诚意,既然你真的愿意,那你拿一点诚意出来。”

    庄先生冷汗直落,忙道“我要怎样才算有诚意!”

    吉泽千惠扬了扬手中注射器,说道“我想,乖乖让我打一针,就是你最大的诚意!”

    庄先生被吓得不行了,尖叫道“不,不要,停!”

    我靠,这倭国女人疯了!

    吉泽千惠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扬起注射器就朝他身上扎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