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4章 你有病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任谁都说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不能没有钱!人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然而有些人偏偏就爱没病找病,例如这个叫新宇的男人一样!

    好嘛,现在如愿以偿了,没病真给找出病来了!那是不是该谢谢人家林大医生呢?

    年轻女人看起来虽然只比新宇大一点,可明显要明白事理许多,自知理亏的她虽然十分生气,可是并没像她弟弟一样意气用事,因为她知道那样只会把事情越弄越遭越无法收拾,因此只是忙把姿态放低道“林医生,麻烦你先治好我弟弟好吗?”

    林昊看这个女人还是挺顺眼的,不是因为她胸大,而是因为她的五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很奇怪,他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想了一下终于凑到男的跟前,伸出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

    说来也神奇,就是这样看似简简单单随随便便的揉了几下,男孩头痛立止,然后啥事都没有了!

    只是头痛一止,怒意立即上涌,男的扬起拳头就朝林昊的面门砸去,拳势生风,力道斐然,仿佛也是练过的!

    林昊不闪不避,负手站在桌前,只是眼也不眨的直视着他,“考虑清楚,这一拳要是打下来,你可能不止头痛这么简单。”

    看着林昊那坚定又深邃,还隐隐透着威严的目光,男的那一拳竟然生生滞在了林昊的面门之前,心中有所恐惧!

    既然林昊能让他的头痛不欲生,也同样能让他生不如死!

    年轻女人此时已经知道,这个林昊虽然跟弟弟一样年轻,可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为了避免弟序号吃亏,赶紧把他一把拽了回来,怒声喝斥道“新宇,你还没闹够吗?”

    新宇心中仍然愤愤不平,可是看见姐姐是真生气了,终于只能偃旗息鼓,也算是顺着姐姐给的一个台阶下来,免得再起祸端!

    年轻女人这才恭敬迎上前,对林昊道“林医生,你好,我叫何晶盈,这是我的弟弟何新宇!”

    一声林医生,表示她已认同林昊的能力!

    林昊面生疑惑,他们都姓何,该不会……顿时问道“你们也姓何,该不会是……奥省何家的人吧?”

    何晶盈茫然点头,这个林昊医生怎么会知道她们的出身?想了想来过内地的何心欣,便道“是的,何心欣是我堂姐!”

    林昊叹气,轻拍一下额门道“这可真是大水冲龙王庙了!咱们是一家人呢!”

    没等何晶盈应声说什么,何新宇已经怒不可竭张嘴叫道“姓林的,别跟我们认亲认戚,谁跟你一家人啊?”

    何新宇还对于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他长这么大还受过这种气,还得对别人低头!

    看在何心欣的份上,林昊没有跟他计较,只是问何晶盈,“你姐呢?”

    何晶盈这才确定林昊认识何心欣,便没有隐瞒,回答道“我姐在国外!”

    林昊点点头,然后问道“那你们两姐弟这次来做什么?”

    何晶盈解释道“我们是受姐姐所托,来处理她在内地的生意!”

    人在国外,还托付自己年轻的堂弟堂妹接手生意,这不就是摆明了?林昊皱眉,不死心的问道“她不回来了吗?”

    何晶盈摇头道“我姐那边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回来。她之前在内地的业务,由我们姐弟俩接手。”

    林昊皱眉道“就你们俩吗?”

    这一个两个都是脾气冲的少爷小姐,能管理好何心欣留下的任务?

    何新宇立即走上前来,指着林昊道“姓林的,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姐弟俩?”

    林昊盯着他们俩,直言不讳的点头道“确实有这个担心!我真怕你们把她辛苦建立的事业给毁了!”

    何新宇被气得不行,张牙舞爪的冲林昊道“姓林的,你有本事跟我出去外面!”

    林昊疑惑道“出去外面做什么?”

    何新宇怒道“单挑,我要跟你单挑!”

    林昊好气又好笑的问“何新宇,你今年贵庚啊?”

    何新宇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道“十八!”

    林昊叹了口气,摇摇头,“果然同人不同命,同命不同病啊!”

    何新宇一听这话就变了脸色,没好气瞪着龙邪,喝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昊挑眉道“同样都是十八岁,为什么你看起来却这么幼稚呢!”

    “你,你……”何新宇被气得抓狂,冲林昊不停的叫嚣道“单挑,必须得单挑!你要是个男人就跟我单挑,别跟这儿像女人一样逞嘴皮子!”

    何晶盈一看何新宇这么冲动,赶紧上去挡在二人之间,喝道“新宇,你这是干什么?”

    刚才还被林昊折腾得死去活来,现在就就忘了吗?

    何晶盈向何新宇使眼色,但是他的牛脾气已经上来了,不管不顾的道“姐,你别拦着我,我今儿非得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不知天高地厚?林昊叹气,台词又被抢了!

    何新宇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口,冲林昊直竖中指的道“姓林的,你要是个缩头乌龟,你就猫在里面。你要是有点骨气,就给我出来!”

    何晶盈还想喝止,林昊却已经抬步走了出去,虽然人家说出去就出去显得很没面子,可是不出去更没面子!

    何新宇一见他出来,立即就将身上拉风又帅气的小西服脱了扔在地上,撸拳擦掌,骨节发出“啪嚓啪嚓”声响,一副马上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林昊看了他一眼,有些好笑的问道“何新宇,我跟你姐是好朋友,我们非得这样不可吗?”

    他现在的感觉很奇怪,就好像自己即将欺负一个小学生!

    何新宇哼道“非得这样!”

    林昊实在不想欺负一个小学生,无奈又问“没有别的办法解决我们之间的误会了?”

    何新宇斩钉截铁的道“没有!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叽叽歪歪半天,是不是怕了我!”

    “好吧!”林昊叹气,好吧,这么嚣张不教训一下都不行,“那咱们就简单切磋一下!”

    真的简简单单就好,免得被人说欺负小孩子!

    何新宇摆出打拳姿势,一副防备的样子,脚下不丁不八,两手一前一后,神色肃穆,尽显高手风范。

    林昊不由得颌首道“嗯,气势很足!”

    “哼!”何新宇冷笑一声,得意的道“你以为我这是花架子吗?我可是有真材实料的,一会儿要是被我揍得满地找牙,可别找欣姐诉苦!”

    林昊道“放心!保证不找!”

    “好!”何新宇看林昊这么爽朗,似乎涌起了惜英雄重英雄的心态,点头道“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我让你三招!”

    林昊摆手道“不用,不用!”

    何新宇扭头道“不行,必须得让你,否则别人说我堂堂奥省散打小王子跑到羊城乡下欺负你一个小村医!”

    林昊愕然道“散打小王子?”

    何新宇立即扬手,劈腿,虚空作了个狠狠摔打之势,傲气禀然的道“江湖人抬举!”

    林昊再次默叹,江湖人可真敢抬啊!

    两人你推我让,竟然谁也不肯先出手,旁边早已经集聚在一处的吃瓜群众不乐意了!其中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病人家属叫道“要打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

    何新宇知道再拖下去确实不是办法了,因为没吃早餐的他肚子已经饿了,必须得赶紧干趴这厮,然后去饱餐一顿,当即就道“好,既然给你机会不要,那你就别怪我了,看招!”

    说罢,他脚后跟一蹬,整个人如箭似的窜了上来,一招泰山压顶狠狠的朝林昊头顶砸去,声势滔天,不过不是掌上,而是他的嘴,声音大的吓人!

    “啪!”一声闷响。

    林昊扬手轻轻一拍,何新宇的身影立即像是一只遇到拍子的苍蝇,被狠狠的拍到了地上,激起一地灰尘!

    站在门前看热闹的一班病人以及家属纷纷捂口掩鼻,除了怕吸到尘土,也因为不忍直视,就这点三脚猫功夫也敢挑战我们村林大医生?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家属“也不看看我们林大医生是个什么人物,医术身手样样精通,小白脸儿也敢挑战,还是回去再练几年吧!”

    家属“小伙子,找虐也不是这么找的,林大医生能虐死你,且行且珍惜啊!”

    家属“惹谁都不能惹医生,能拿刀捅你一百下,招招避开致命点,让你痛不欲生又无计可施!”

    旁边是群议论纷纷的病人家属,林昊无视之,看何新宇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心里有些担忧,这货可是何心欣的堂弟,要被自己拍出个好歹来,何心欣那里是不好交待的,这就赶忙过去搀扶他,“何新宇,你怎么样?”

    不过他也觉得自己这一掌没多用力,怎么何新宇就起不来了?

    一招都没接住就被打趴,何新宇羞愧不已,这人围了里三圈外三圈,哪里还有脸见人?被林昊硬是拉起来,恼羞成怒,爬起来后还没彻底站稳就一拳朝林昊胸口打去。

    林昊下意识的一侧身,何新宇一拳打空,可是用力过猛,整个人又一头栽倒在地。

    林昊只得再次去扶他,“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新宇摔得灰头土脸,心里更是恼怒,不等爬起就一脚朝林昊撑了过去。

    林昊真的不想跟这厮计较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嘛,再纠缠下去就显得自己欺负人了,可是他管得了自己的心,却管不了自己的手,看着他一脚踢来,忍不住顺势就是一托,这一托没用什么力气,可是却将何新宇掀了个五体投地。

    看着又摔了个狗吃屎的何新宇,又看看自己的手,林昊很是无奈,再次凑上前,“何新宇,你没事吧?”

    何新宇的身体没有动,只是伸出一只手,冲林昊摇了摇,艰难的道“没事,我没事!”

    林昊道“可你好像起不来的样子!”

    何新宇仍趴在那儿道“你别过来,你只要不过来,我就能起来!!”

    林昊摊着双手,很是无辜的停在那里。

    这两三招下来,何新宇是彻底怂了,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林昊却跟个没事人似的!

    何晶盈在诊所门口站着,见两人终于休战,急忙抢上来,将何新宇搀扶起来,然后两姐弟都是一脸愤恨与恐惧的看着林昊。

    看着他们,林昊感觉很无奈,冲他跟何心欣有了半腿的关系,这对姐弟假假也是自己的小姨子和小舅子,他真的不想和他们闹得不愉快,更不想他们把自己当成恶人来看。

    好容易,林昊才将两人连哄带骗重新请回到诊所。

    看着鼻青脸肿的何新宇,林昊有点过意不去,拿了一自制的打药酒准备给他涂抹,可是何新宇却畏他如蛇蝎,完全不敢让他靠近,一见他过来就像是被非礼的女人那样尖叫不止!

    林昊无奈,只好叫来了吴若蓝,让她给何新宇上打药酒。

    吴若蓝拿着药酒要靠近,何新宇就急忙躲开,连连摇头道“我不要!”

    何晶盈奇怪问道“为什么不要?”

    何新宇梗着脖子,一副二愣子的语气道“不要就是不要,没有原因!”

    何晶盈还想喝问,林昊却摆摆手道“他不要就不要吧,随便他!虽然我刚刚跟他交手的时候用了点内力,受了伤后很有可能会出现内伤,不处理好的话也很容易产生风湿骨痛一等的后遗症,可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万一他就那么好运,没有这种后遗症呢?”

    何新宇听到这儿,脸上出现恍然大悟之色,难怪号称散打小王子的自己也抵不了他一招,原来这厮练了内功!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又不免恐惧起来,内功这种东西他虽然没练过,可是却知道它是一种超级厉害的存在!

    武侠里说过,被内功打伤,重者血脉寸断而亡,轻者伤筋动骨,绝不是闹着玩的!

    偏偏这个时候,何晶盈插嘴问道“那万一他没那么好运呢?”

    林昊耸了耸肩,很不负责任的道“他要这么倒霉的话,我有什么办法?我叫他去上打药酒他又不要的!”

    何新宇忍不住了,指着吴若蓝道“谁说我不要,我只是不想让她给上打药酒罢了!”

    站着中枪的吴若蓝愣了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位患者,一脸无辜的问“为什么不想让我给你上打药酒呢?”

    何新宇冷哼道“你跟这个姓林的眉来眼去,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你们有一腿,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合起伙来害我!”

    吴若蓝与林昊“……”

    最后,还是林昊把诊所新请的护士范小倩叫来,何新宇才终于跟着去了。

    他离开之后,林昊便热情冲何晶盈招手道“来,何小姐,请坐!”

    何晶盈有些忐忑的坐到他的面前,绞了绞手指,犹豫一下才道“林医生,不好意思,我弟弟疏于管教,性情顽劣,才导致这样的误会,我在这里向你道个歉!我们此行真的没有恶意的。”

    林昊摇头道“没关系,年轻人嘛,我能理解的!”

    何晶盈“……”

    林昊指了指桌上的脉枕道“来,我给你把把脉!”

    听见他这样要求,何晶盈想起弟弟刚刚头痛欲裂的情景,脸色有点发白的道“林医生,我已经道过歉了!”

    林昊摇头道“何小姐,你别误会,你的情况跟你弟弟不同,他是没病找病,可是你虽然化了浓妆,仍能隐约看出脸色不是那么好,分明是有恙在身,所以想给你看看!”

    何晶盈仍是犹豫不决,她害怕!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吴若蓝忍不住了,仿佛自言自语的道“真是奇怪了,没病的偏偏找病,有病的却不愿意看病。这叫什么事呢?”

    何晶盈明显被刺激到了,终于一咬牙,把手放到了脉枕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