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术前生变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第二天,林昊起了个大早,大概只有六点一刻吧,他就起来了!起来之后,一脚就把严素那原本就关不严实的房门给踢开了!正半梦半醒的严素见林昊骤然间出现在床前,顿时被吓一跳,惊恐的捂着被子摭住自己的身体,因为她被子下的她只穿了睡裙,可睡裙里是什么都没有的,弱弱的问道“黑,黑面神,你,你要干嘛?”林昊道“起来,跟我锻炼去!”严素看看外面,天虽然亮了,可是半个月亮还挂在天边,不由哭笑不得的道“这一大清早的,锻什么炼啊?”林昊道“你的身体那么弱,光靠食补药补是不行的,从今儿起,每天早上跟我锻炼身体。”严素弱弱的道“不去行不行啊?我想睡觉!”林昊道“不行,你不起来,我扯被子了。”严素竟然无所谓的道“扯就扯呗,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林昊汗了一下,又变本加厉的道“我扯了你的被子,再提一桶冷水浇下去!”严素被打败了,叫苦连天的道“黑面神,你干脆杀了我吧!”林昊哼道“杀了你不是便宜你了,我就是要把你留着,不喜欢的时候放一边晾着,喜欢的时候就拿出来虐一下!”严素欲哭无泪的骂道“黑面神,你个死变态,欺负我一个无寸铁的弱女子很过瘾吗?”“这……”林昊想了下,竟然嘿嘿的笑道“确实很过瘾!”严素“……”林昊脸黑了下来,“赶紧起来,否则,你懂的!”严素见这厮又一副阴恻恻的样子,为了避免遭虐,只能无奈的妥协道“好嘛好嘛,你先出去,我换件衣服就来!”不多久,两人双双来到院子里,林昊道“你以前做过什么运动吗?”严素弱弱的道“跑步算不算?”林昊道“那你就跑步吧,绕着院子,跑五十圈!”严素吓一跳,“啊?”林昊疑问道“嫌少吗?”严素连连摇头道“不,太多了,能不能少点儿!”林昊的里突然变戏法般多了一根藤条,喝道“少咯嗦,再废一句话,先抽一顿,再加五十圈!”严素心一寒,赶紧的摇头,然后绕着院子慢跑起来。林昊也不管她,自顾自的在院子里打起了十一段锦。十一段锦是帝经外编的武术之一,十分的有特点,它有着内止懦外止暴的咏春精神,又有着刚柔并济的太极神态,还有着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的哲学理念。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闾尾正神贯顶,刚柔圆活上下连,体松内固神内敛,满身轻俐顶头悬,阴阳虚实急变化,命意源泉在腰间,林昊一边默念口诀,一边运着帝经的气劲,直把一套十一段锦打得行动流水又虎虎生威。严素一边看着林昊打拳,一边慢跑,可是跑着跑着,她就忍不住停了下来,因为这家伙打武术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看了!健步轻灵如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雄鹰展翅,出拳踢腿间刚猛有力,回旋避闪间温风轻和,刚柔并济动感十足,仿佛一种极为特别的舞蹈。严素念的书不少,可作写得并不怎么样,所以想了半天,只能想到一句话来形容此时的林昊静如处男,动如舞男!林昊打完了一套十一段锦后,出了一身的大汗,但全身筋络已经活动开了,对付今天这场术也不再有问题。洗漱了一番后,打开诊所院子的大门,外面已经候着一些病号!其有推着风的林国平而来的春婶,还有昨天在村委会认识的财神婆吴美莲,与及另外八个村里的病号。对待敌人,林昊通常都像严冬般残酷。可对待病号,他往往像春天般温暖,所以看见他们,立即浮起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热情的将他们一一迎进去。然后按先来后到的顺序,开始给他们看病。第一个病人,便是早早就被推来的林国平。林国平所患的是风,在传统医学上,风有外风和内风之分!外风因风邪所致,在《伤寒论》又叫亦称桂枝汤证。内风属内伤病证,又称脑卒。林国平这种无疑就是内风,因脑细血管破裂后,引起半身不遂,口角歪斜,言语障碍,意识不清,偏身麻木,气短乏力,口水涎流,湿冷盗汗。对于他的病,林昊昨天已经检查的很清楚,但还是又检查了一番,确定病情没有变化之后,这才开始施治。人要是了风,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地震,想要完全恢复,那几乎不可能的。因此,众人都很好奇,这年纪轻轻的医生有什么本事治好这个已经陷入瘫痪的老人治病呢?不错,以林昊目前的能力,彻底治好林国平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现在才练到帝经的第二层,功力十分有限,可是让林国平恢复身体一些基本功能,纠正一些症状,却并不困难。林昊所选的治疗段是传统医学专门针对风患者的针灸醒脑开窍针!这个针法有着醒脑开窍,滋补肝肾,疏通经络的作用,加上有帝经的气劲凝聚融于针法之,效果要比一般的醒脑开窍针强十倍不止。银光灿灿的长针,随着林昊的势,扎到了林国平内关穴两侧,捻转提泄一阵,这就又取了另一根银针斜斜刺人穴,用雀啄法提插不断,一直见到老人的双眼充满混浊的泪水,这才再取一根针直刺阴交穴,接着依次是极泉穴,尺泽穴,委穴,太冲穴,太溪穴,丰隆穴,合谷穴……当林昊停下来的时候,候诊的病人们看见林国平被扎成刺猬一样,心里不由生出阵阵寒意!我滴那个妈呀!这是治病吗?太恐怖也太残酷了吧!怕疼的财神婆吴美莲见状,忍不住开始打退堂鼓了,因为她害怕自己将会是下一个林国平。林昊却没理会别人怎么想,给林国平扎完针之后,留针在他身上,然后给他的儿媳春婶看病。春婶的起缺铁性贫血是十二指肠溃疡的慢性出血所引起的,林昊并没有像对待林国平那样给她扎针,而是西药一起上!春婶的十二指肠溃疡的时间已经有点长了,虽然还没到穿孔的地步,但溃疡的部位一直在慢性出血,所以治疗起来也会有些耗时间,但也没办法,世上的病种那么多,不是每一种病都能立即治好的。给春婶看完之后,林昊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就去把林国平身上的银针通通都取了出来。随着银针起出,人们再仔细去看林国平,一时间又纷纷愕立当场,有的甚至忍不住去揉眼睛,因为他们以为眼前看到的是幻觉。原本嘴角歪斜,口水滴嗒的林国平,竟然嘴不歪了,唇不斜了,口水也不再流了,就连原本茫然的双眼,也有了一丝神彩。不过更让人吃惊的在还在后面,林国平先看到的并不是儿婶春婶,而是站在眼前仔细察看他的吴美莲,定定看她一阵后,竟然张嘴道“鼻……鼻……涕莲!”这话一出,吴美莲顿时被弄得脸红耳赤,鼻涕莲是她的乳名,因为小的时候她经常挂着两条青青的鼻涕,不过除了村里极个别的长辈外,已经很少人这样叫她了,有一些甚至不知道她有这样的外号。羞窘之下,吴美莲忍不住啐骂道“平伯,你怎么这样呀,人家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叫人家外号呢!咦,你……能说话了?”林国平却不说话了,只是咧嘴一笑。这一幕,无疑是诡异的,甚至可以说是惊悚!林国平风之后,不但丧失了说话能力,连人都认不清了。刚才在外面等候的时候,众人跟他说话,他还一副迷迷糊糊,神智不清的样子,可是一转眼间,他竟然认出了吴美莲,甚至还叫出了她的乳名!这,可真是比活见了鬼还要震惊啊!春婶惊喜交集的扑上前去,迭声喊道“爸,爸,你能认人了?你能认人了?”林国平定睛看看她,半响才张了嘴巴,断断续续的道“苦,苦了,你了!”一句话,让春婶的眼泪都落了下来,老爷子终于恢复神智了!激动半响之后,春婶忙转过身来对林昊道“医生,谢谢你了,真的谢谢你了!”林昊道“不用客气,他现在只有一点意识,并不是特别的清醒,你也不宜跟他说太多的话,先带他回去好好休息。明儿继续来吧,会慢慢好的,你的病也一样!”春婶感激不尽的对林昊千恩万谢,然后一边推着林国平回去,一边拿给家里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喜讯。这两人走了之后,那些仍在排队等候的病人心情仍然很激动,因为这个年纪很小的林医生,真的是神了,神得不能再神。原本之前想打退堂鼓的吴美莲这下再也不走了,就算用扫帚撵她也不走,一脸兴奋与激动的道“医生,该我了,该我了,我是第二个来的!”林昊道“好,吴主任,你进来吧!”忙碌,一直持续到九点五十分钟左右,病号们才陆陆续续的散去,林昊见马上就十点了,赶忙抓紧时间吃一直都来不及吃的早餐。吴若蓝也趁着这个空档,进术室里去准备。很快,十点钟到了。可是院外直通石拱桥的路面上空荡荡的,并不见林石天的身影。两人耐着性子又等了十几分钟,仍然不见林石天到来,吴若蓝终于忍不住道“怎么回事?林石天变卦了吗?”林昊皱眉道“不太可能,林石天虽然废,但却很有性格,既然他答应了,没有特殊情况是不是更改的。而且就算变卦,他应该也会让小龙来通知一下!”“这可难说!”吴若蓝迟疑的道“……你觉得,他会不会又去喝酒了?”林昊沉吟一下道“我觉得可能是出什么事了!”吴若蓝叹气的道“得了吧,他能出什么事呢!他铁定是变卦了。”“不行!”林昊摇头道“我得去看看!”看见他拿了车钥匙拔腿就跑,吴若蓝赶紧的追着道“哎,等等我,我也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