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1章 没衣服穿太尴尬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站在客厅里的林昊见她终于出来,忙再次解释道“任君齐,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打电话只说了那么一句,我以为你找我有什么急事。来了之后又不见你回应,所以我才……”

    “够了!”任君齐连忙打断他,“你不要再说了!”

    林昊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没有必要,你的身材虽然很好,可我又不是没看过……”

    任君齐没有一点表情的喝道“我说够了!”

    林昊终于识相的闭上嘴,然后想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是才一动便又苦笑起来,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被弄湿了,全部紧紧的黏在身上,尤其让他觉得难堪的还是下身,也许是受了刺激的缘故,他的传家宝始终没有平静,仍然昂首挺胸,似乎要冲破束缚获得自由似的。

    任君齐也发现了他的狼狈模样,心里感觉好气又好笑,然后就忍不住喝道“还呆着干什么,赶紧去洗澡,把衣服脱下来啊!”

    林昊无奈,只好去了浴室,既湿之则洗之吧!

    只是舒服的洗完一个澡后,问题来了,他没有换洗的衣服!

    想叫任君齐吧,可叫了也是白搭,她是个单身女人,根本不可能有男人的衣服,扭头左右看看,发现挂毛巾那儿上面有个架子,架子上放着裙子与内衣,不过显然是已经穿过,换下来的。其实就算没穿过也照样白搭,根本就不是他能穿的嘛!

    正束手无策之际,浴室的门被敲响了,林昊疑惑的问道“任君齐?”

    外面的任君齐应了一声,“嗯!”

    林昊便把门开了一条缝,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事呢,一条雪白的大浴巾就递了进来。

    接过来的时候,一股幽香也随之扑入鼻息,是任君齐身上的味道,显然这是她洗完澡用来裹身的专用浴巾。

    林昊没敢嫌弃,因为这恐怕是唯一一件可以给他摭羞的东西了,只是把它裹到腰间的时候,瞬间又想到任君齐刚才的模样,心里顿时泛起阵阵涟漪,传家宝也有再次抬头的迹象!

    在浴室里面调整了半天,甚至还念了一段帝经口诀之后,林昊终于勉强平静下来,打开门往外走去。

    任君齐抱着双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呆呆的看着茶几上的东西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鬼?

    林昊在那儿站了半天,也没见她有什么反应,不由清咳了一声。

    任君齐被惊醒,抬起头来发现看见林昊出来,自己用来裹身的浴巾被他围在腰下,上身是赤着的!

    平时看起来有些瘦削的他,脱了衣服之后竟然很结实,肌肉有棱有角又不夸张,白皙,匀称,而且有着许多的陈旧疤痕,可正是因为这些疤痕,使他看起来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成熟!

    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年轻,可无疑有着很多故事的……最少是有过许多伤痛的!

    任君齐一直这样看着,心里也乱七八糟的,直到发现林昊也在看他的时候,这才恍然回过神来,脸就刷地一下红了起来。

    林昊走过来,也在长沙发上坐下的时候,她却仿佛突然触了电似的,刷地一下弹了起来,急忙往走廊那边走。

    林昊疑问“你去哪儿?”

    任君齐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洗衣服!”

    林昊心说洗个衣服你着什么急,可是看到自己腰上裹的浴巾,以及浴巾下面当当吊吊的传家宝,终于不再说什么。

    衣服不仅得洗,而且得赶紧洗,赶紧烘干,否则他今晚就走不了了!

    任君齐将自己和他换下的衣服拿去塞进了洗衣机,看到林昊又走来,她又往外面的阳台走去。

    林昊心里很是纳闷?跟我捉迷藏吗?可我也没答应跟你玩啊?终于忍不住道“你又去哪里?”

    “呃!”任君齐四处张望,看见阳台上的盆栽,便伸手一指,然后道“我今天忘了浇花!”

    林昊皱眉,视线落在阳台,那几盆花花草草早就枯败了,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忘了浇水,于是懒得不再追她了,干脆回到客厅坐下来。

    任君齐在阳台慢吞吞浇完了花,一看客厅的林昊,顿时有些踌躇,过了两秒后跑去拿了打扫的工具,竟然又在那儿拖起地来。

    不得不说,任君齐这拖地的姿势也是没谁了,看起来特别生疏,撅着翘臀,手上唰唰唰动个不停,东一下,西一撇,哪像个会做家务的人啊!不过那翘起的臀倒是不错,浑圆丰腴,让林昊这个从来只欣赏美腿的家伙也不自觉的把目光投在上面。

    有人说,当主人不再搭理你,开始忙自己的事情的时候,那你就该告辞了!林昊也想要离开,可是他现在只围着一条浴巾,怎么走呢?

    任君齐仿佛一刻也不得闲的来回忙活着,林昊心里纳闷得不行,任大小姐,难道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表演做家务?

    在她最后走入厨房的时候,林昊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也往厨房走去。

    任君齐见他进来,立即就要出去,只是两人在厨房门口将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林昊稍为一移位便挡住了她的去路。

    低垂着头往外走的任君齐一下就撞到了他的胸膛上,微凉带温的结实肌肤弄得她心头一慌,赶忙的后退。

    林昊则步步紧逼,一直把她逼到了墙上。

    任君齐退无可退,无能看向他,眼中充满了惊惶之意,“你,你要干什么?”

    林昊好气又好笑的道“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

    任君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的道“我做饭啊!现在不是到了晚饭时间了吗?”

    林昊扫了圈空荡荡的厨房,挑眉问道“你买菜了吗?”

    “我忘了!”任君齐一拍脑袋,十分尴尬的道“我现在就去买!”

    “算了!”林昊苦笑着摇头,提醒道“现在已经什么钟点了,哪还有菜买?”

    任君齐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慌忙解释道“楼下有个大超市,蔬菜瓜果肉类都有,我很快就能买回来的!”

    林昊想了想,反正自己也走不了,于是就道“好吧,你负责去买菜,我先煲饭!怎样?”

    “好是好!可是……”任君齐很不好意思的道“我家很久就没有米了!”

    林昊“……”

    过了半个小时,任君齐终于提着大袋小袋回来了。

    林昊接过袋子看看,发现里面除了各种瓜果蔬菜外,还有一盒未开封的内裤,男仕的,而且是骚气满满的大红色!

    这个……买给我的?可我又不是本命年,干嘛买红色呢?

    林昊感觉很尴尬,赤着上身,围着一条裕巾在任君齐家,要是被她男朋友看见,不知道会误会成什么样了?

    不过,以她这样的性格,哪里来的男朋友呢?

    这样一想,林昊就安心多了,当他随手要拆开盒子的时候,任君齐的脸立刻就红了,压低声音道“超市只有这个,没有别的衣服,我也不知道你穿什么尺码,所以随便拿了盒。”

    听见任君齐这样说,林昊心里涌起一股怪怪的感觉,因为除了吴若蓝,好像没有别的女人给他买过内裤。

    冲她点点头后,林昊便拿着盒子进了浴室!

    包装三两下拆掉,大红色的内裤新鲜出炉,准备扛枪上阵!

    在穿上之前,林昊感觉有些抗拒,因为这内裤实在太红了,在浴室的灯光下十分扎眼,眼睛都快要被闪瞎了!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内裤不大不小刚刚好,紧紧实实的包裹着安全家,终于有了一点安全感,不再当当吊吊了!

    再次走进厨房的时候,林昊就看见任君齐还呆站在那里,手里掐着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他走到旁边才回过神来,尴尬的无话找话的道“穿好了?你速度真快……”

    林昊哭笑不得,没话说你可以不说的,于是道“你煲饭,我做菜!”

    任君齐这才如梦初醒似的,忙点头道“好!”

    在两人同心协力的忙活下,一顿饭终于做好了,青菜炒青菜,青瓜炒青瓜,苦瓜炒苦瓜,米饭煲粥。

    没办法,任君齐买回来的全是素菜,别说肉,连个蛋都没有。而且她煲的饭也不像饭,粥不像粥。

    吃着这顿糟糕的晚餐,林昊心里有股淡淡的忧伤,如果娶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可以想像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有多么凄苦。

    别人都说,女人有很多种,有一种是可以娶回家的,有一种只能做情人的。任君齐,无疑只能属于后者!

    扒完了碗里最后一口烂饭的时候,林昊也填饱了肚子,于是正色问道“任君齐,你把我叫来到底是干嘛的?”

    任君齐这才想起自己把他叫来的目的,忙放下碗筷道“是这样的,你带的三个学生昨天下午来找我,说你准备做一台巨大胆管囊肿的手术?”

    “是的!”林昊点头,然后皱眉问道“怎么,你也想劝我不要做这台手术?”

    任君齐不置可否的道“可是他们说这个女病人不但属于过敏体质,而且身体十分虚弱,根本支撑不了这台大型的开腹手术。”

    林昊道“看起来是这样的!”

    “看起来?”任君齐狐疑的问道“事实上不是这样?”

    林昊点头,“事实上只要有能力,又肯动脑子,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任君齐道“你觉得这个手术真的可以做?”

    林昊再次点头,“我觉得可以博一博!如果不博的话,她必定是死路一条!”

    任君齐沉吟半响,终于点头道“好吧!”

    林昊疑问道“你把我叫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事情!”

    任君齐点头道“是的!”

    林昊汗了下,又问道“现在已经说完了?”

    任君齐摇头,“还没有!”

    林昊道“那你继续说啊!”

    任君齐道“我想跟着你一起上手术!”

    林昊问道“巨大胆管囊肿这台吗?”

    任君齐点头,“也包括其它的!”

    林昊挠头道“可你是急诊科的医生啊,老跟我上手术算怎么回事?”

    任君齐道“所以我准备申请调到普外科去!”

    林昊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你说什么?”

    任君齐道“我说我要调到普外科去,和你做搭档!”

    林昊睁大眼睛问“你认真的?”

    任君齐重重的点头,“认真的!嗯,像你常说的,珍珠都没那么真!”

    林昊“……”

    任君齐道“是不是很惊喜?”

    林昊摇头,“只有惊,没有喜!”

    任君齐“为什么?”

    看在刚刚欣赏了她的完美酮体的份上,林昊征求着道“我可以说实话吗?”

    任君齐道“当然可以!”

    林昊道“可是实话不但不好听,而且很伤人!”

    任君齐道“就算这样,我也不要听假话!”

    既然她真的要听实话,林昊便老实不客气的道“你没有做外科医生的天分,而且我们在手术台上也没有默契。所以我不想和你做搭档!”

    任君齐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来,没好气的道“你敢更好老实一点吗?”

    林昊竟然真的更老实的道“以其跟你上手术,我更情愿带我的学生!他们的反应比你快多了!”

    任君齐唯之气结,“你”

    看见她气得有点不成样,林昊摊手道“这真的是实话,虽然很伤人!”

    任君齐有些羞恼的道“明知道伤人你还说出来。”

    林昊依然很老实的道“又是你自己说可以说的!”

    任君齐负气的高声道“我不管你,我已经决定了,而且跟彭院长说了!他也同意了!”

    林昊无所谓的道“随便你,反正我不跟你做搭档,我现在带三个学生已经头痛得要死了!一个个都不听话,现在还串通起来跟我较劲,我都快被气死了!”

    任君齐沉声问道“你真的不带?”

    林昊道“还能有假,说不带就不带。”

    任君齐道“你考虑清楚后果没有?”

    林昊好笑的道“听你这话的意思,软的不行,准备来硬的了?”

    任君齐道“谁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

    林昊更是好笑的道“那你来一杯罚酒看看,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拿什么威胁我!”

    任君齐犹豫一阵,终于咬牙低声道“就……刚才你偷看我洗澡的事情!”

    林昊愣了下,“什么?”

    任君齐把心一横,彻底霍出去了,大声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刚才你偷看我洗澡的事情说出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