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吴家往事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锁上了诊所的拉闸门之后,林昊跟着吴若蓝往羊城那边走。

    正如吴若蓝说的,虽然只有五百米的距离,但过了河,这边却是另外一番景像,两层半,层半,四层半的小洋楼,从河这边稀稀落落的往前延伸,越往前就越密集,最尽头的地方竟然还隐约可以看到露出一角的摩天大桥。可是桥的那边,也是两人来的方向,却是残旧破败的老宅子居多!

    几步之遥,两个世界啊!林昊正在心里感叹的时候,却发现吴若蓝停在了一栋两层半,装修的还算精致的房子前,不过看起来也有十来年的历史了,于是问道“这就是你家?”

    “嗯!”吴若蓝点头应一句,然后又补充道“不过是好几年以前的!”

    林昊不解的看着她,却发现她的眼眶竟然微微有些发红,终于忍不住道“美腿姐姐,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若蓝没有回答,只是神情黯然的垂头朝前走。

    林昊苦笑,自己显然是又问了不该问的话了,于是闭紧了嘴,默默的跟在她后头。

    走了一段路后,却听她突然来了一句,“林昊,其实我爸以前不是这样的。”

    林昊道“比现在更恶劣吗?”

    吴若蓝没好气的横他一眼,“以前我爸积极乐观,热情好客,很喜欢帮助别人的,有的时候看病人困难,他甚至不收诊费呢!”

    “呃?你确定你说的是你爸!”林昊挠头疑问道“不是雷锋?”

    吴若蓝停下来,腮帮气鼓鼓的眼瞪着他。

    林昊只好扬起双作投降状,“好吧,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吴若蓝指了指前面的一颗被瓷砖围成一圈的百年大榕树,显然是要和他坐下来聊。

    看见那棵大榕树,林昊的表情竟然也突地变得有些复杂古怪,不过只是微微失神后便走了过去。

    此时的天空,瑰丽的彩霞簇拥着日头,深情地望着两地之隔的江河,欲挥不去,好像要把自己的光和热留在人间。

    在这样的时分,和一个长腿美女谈谈人生,聊聊理想,无疑是林昊喜欢的。

    吴若蓝缓缓的拉开话闸子道“那个时候,我妈还在世的……”

    林昊以为自己已经猜到了结尾,问道“那你爸是因为对你妈用情太深,你妈不在了,所以才性情大变的?”

    “不是,不过也算是一部分原因吧!我爸和我妈确实相敬如宾的!”吴若蓝摇头,接着刚才的话道“这事说起来,应该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爸还是一个顶好顶好的大夫,什么病都看,什么朋友都交,其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叫做明叔,在一个药材公司当主管的,我爸诊所里的药物,全部由他供给。两人的合作关系有好几年,一直也没有出什么事情。有一次,明叔说他们药材公司搞活动,有一批人血白蛋白正在搞特价!”

    林昊没有插话,心里却清楚,好货不便宜,便宜没有好货,特价往往就是残次的代名词!

    她说的这事,估摸着就是人血白蛋白引发的。

    果然,吴若蓝接着道“当时我爸的诊所里还有十瓶人血白蛋白,没那么快要货的,可明叔说会难得,我爸也不想怯这份人钱,便让他送了十瓶过来。你知道的,人血白蛋白是成分血,补血效果挺不错的,例如今天那个女人发生的出血性休克就可以用。但也有很多人视为补药,那个时候正值秋天,进补的人也比较多,我爸估摸着也有这层考虑吧!结果第二天早上诊所就来了一对要求打人血白蛋白的老夫妻,当时给他们挂针的是我妈,拿的就是明叔前一晚送来的人血白蛋白。结果吊瓶刚挂上去没几分钟,两人便双双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

    林昊听得心悬了起来,忙问“然后呢?”

    吴若蓝道“然后我爸就赶紧实施急救,可情况太严重了,我爸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控制住情况,那一对老夫妻却还是没能送到医院便走了!”

    “这……”林昊道“应该是那人血白蛋白惹的祸吧!”

    吴若蓝道“是的,出了人命的医疗事故,地方上很重视,卫生局药检局公安局几乎全都介入了,调查结果出来后,确实就是那批人血白蛋白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因为那根本就是假冒伪劣产品!”

    林昊道“那找明叔或他所在的药材公司啊!”

    吴若蓝道“找啊,怎么不找,可是那个明叔当天晚上收了我爸的药款就已经跑了。那批假冒伪劣药品,药材公司是让明叔送去销毁的,可明叔却贪财心黑,私自进行销售。而且还不只卖给我爸,同时还卖给了十几个门诊与诊所,总价值六十多万,只是他们都比我爸幸运,因为他们还没开始使用,我爸这事就上新闻了!”

    林昊道“那再然后呢?”

    吴若蓝道“再然后,我爸就被那死者家属告了,法院判决赔偿一百一十多万!”

    林昊疑惑的道“全部由你爸赔吗?不可能吧,就算明叔跑了,那药材公司不用承担责任的吗?”

    吴若蓝道“当时我爸收药的时候,明叔说公司票据第二天送过来,可那无疑只是托词。药材公司见没有票据,便推脱这只是明叔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虽然最后法院判决的时候,药材公司承担了连带责任,但我爸还是要出大头。约摸九十多万的样子。那个时候,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存款,股票,房子,能卖的通通都只能卖了,直到现在,我们还欠那对死者家属二十多万,每月就像还房贷似的还给他们。我妈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一病不起,没多久就过世了。自那以后,我爸就变了一个人,虽然庆幸的没被吊销行医资格,虽然把诊所从羊城搬到惠城,可是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他了。”

    林昊听完之后,多少有些同情起吴仁耀,一个医生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幸的,那不但会毁掉他的职业生涯,也会毁掉他的心志。

    俗语有云,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这世上的人,有几个不是现实的,林昊虽然没有亲历那场变故,但也多少能猜到当时他们一家是如何的凄惨潦倒,一时间内心不胜唏嘘感叹!

    说完自己的家事,吴若蓝发现天上最后一丝余光已经消失了,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撑强的笑道“看我,好好的和你说这个干嘛呢!天黑了,咱们赶紧走吧!”

    林昊点点头,跟着她继续往前走,却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个明叔呢?抓到了吗?”

    吴若蓝摇头,“没有,至今也没有!”

    林昊忿愤的道“这样的人渣,要是让我遇到他,我一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吴若蓝轻点一下他的脑袋,教训道“你个小屁孩,少逞能,这有你什么事呢!”

    林昊有些受伤的道“不许说我是小屁孩!”

    吴若蓝道“那你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

    林昊“十八!”

    吴若蓝愕然的道“十八?”

    林昊弱弱的道“还差一个月!”

    吴若蓝狂汗六九,“我的天,我足足比你大四年零四个月,差不多五岁呢!”

    “那有什么的!”林昊不以为然,甚至还很雷人的来了一句“女大五,赛老母!”

    吴若蓝“……”

    不多久,吴若蓝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林昊抬头看一眼,眉头不禁就皱了起来,因为眼前是一栋破败的老式祖屋,外墙的墙皮斑驳脱落,顶上一层灰色的瓦,还没进门便闻到一股潮霉的味儿从里面冲出来,比桥那边的简陋诊所还不如。

    “美腿姐姐!”林昊有点不太相信的道“你们就住这儿?”

    吴若蓝点头,“这是我们家唯一的一点地方了,出事的时候也差点卖了,可当时的羊城不是现在的羊城,土地房子远远不如现在金贵,加上残旧又偏远,始终也无人问津。最后便得以侥幸保留了下来,也成了我们父女俩唯一的栖身之地。”

    林昊有些神伤,因为他真的没想到父女俩竟然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吴若蓝道“现在,你总该知道我爸请你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抠,每一件事都斤斤计较了吧?要不是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行,痔疮……咳,他怎么可能请人呢!”

    林昊没办法说别的,只能道“好吧,美腿姐姐,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看到他表态,吴若蓝欣慰的点头,总算不枉自己家丑外扬一场啊!随即又安慰他道“不过你也不用太大压力,诊所的条件虽然不好,但病号多少是有一些,工资肯定能给你发得起!而且我也十分看好你,你来了,一定能改变诊所的状况。同时也能改变我家的状况!”

    后面一句,吴若蓝自然只是在心里说的!

    林昊笑道“美腿姐姐,你就是因为看好我,才扯着不让我走,非让你爸请我的是吗?”

    吴若蓝不置可否的轻哼一声,然后道“林昊,我不介意你叫我姐姐,可拜托你把前面两字省略掉好不好?别人原本是不注意我的腿的,你这样一喊,个个都往我腿上看,多尴尬啊。”

    林昊痛快的改口道“姐姐!”

    吴若蓝乐了,摸摸他的头道“乖,姐一会儿给你买糖吃哈!”

    林昊“……”

    要进屋的时候,吴若蓝低声警告林昊,“刚才我跟你说的事情,哪怕是面对敌人的严刑逼供,你也要烂在肚子里,懂吗?”

    “懂!”林昊忙点头,然后又问道“可要是敌人色诱呢?”

    吴若蓝“……”

    祖屋很简陋,远不如诊所那边宽敞明亮,但收拾得十分整洁干净。

    在两人进来的时候,吴仁耀已经做好了饭菜。

    一碟红烧茄子,一碟青菜,很简单的饭菜。说简单无疑是好听的,不好听的……算了,不说也罢!

    上了桌之后,吴若蓝也感觉有些委屈人家林昊,“今晚你先凑合着吃一顿,明儿我给你做红烧肉和白切鸡。”

    吴仁耀不知是吃醋还是吃什么,瓮声瓮气的道“对他那么好干嘛,他只给一百块钱,有得吃就很好了!”

    要是之前,林昊肯定要跟他唇枪舌剑一番的,但得知他们家的遭遇后,心里同情这糟老头,所以他忍了,化愤怒为食欲,一口气扒了四碗饭,瞧得两父女直了眼,他们请的是医生,还是饭桶呢?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