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什么都没发生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吴若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不过这个白天,明显跟以往任何一个白天都不一样,因为她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枕着一个男人的臂,侧躺在他的怀里。这,明显不是最狗血的,更狗血的是她的双腿大张,一条腿伸到他的身上,将他的两条腿都压在下面。不过,这无疑还不是最狗血,特别特别狗血的是,她的一只放在他的下腹部,而且沿着他宽松的裤沿伸了进去……发现这一幕的时候,吴若蓝被吓坏了,急忙抽,翻身,滚下床。当她看清楚这是诊所的房间,躺在床上的男人正是林昊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呼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一块心头大石似的。这样的心情,让吴若蓝感觉不可思议,为什么发现是他,自己心里就变得轻松起来呢?难道自己……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吴若蓝在心里不停的这样对自己说,悄眼偷看一下林昊,见他并没有醒来的迹象,不敢再耽搁,赶紧慑慑脚的离开。逃到诊所大厅的时候,吴若蓝才大口大口的呼气,仿佛刚刚做了贼,偷了人似的。好容易,终于平伏下心情的时候,吴若蓝又不免苦笑起来,暗里数落自己道吴若蓝啊吴若蓝,你是不是神经病了?你昨晚到底是怎么想的?再苦再累再没地方睡,你也不能跟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啊?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万一真发生点什么的话,你找谁哭去?呆呆的坐在那里正出神的时候,林昊的房门传来了动静,然后林昊便从里面走了出来,吴若蓝心一紧,赶紧的拿起桌上一本书翻看起来。“姐姐!”林昊看见她,脸上浮起了笑容,依然如昨般阳光灿烂,“早啊!”“早!”吴若蓝心里有些发虚,脸也很热,吱唔着应了一声,压根儿就不敢看林昊。“这么一大早的就开始看临床医学啊?”林昊走上前来后,指着她里拿着的书道。“嗯!”吴若蓝应了一声,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的道“昨天你给林石天做术的时候,我有很多地方看不明白,所以就翻翻书。”林昊点点头,“姐姐,你这种好学的精神是值得赞扬的,不过我有些不能理解的是,你的书怎么反过来看的呢!”“我……”吴若蓝垂眼认真看一下,可不是嘛,慌乱之下书都拿反了,再找不到借口的她,恼羞成怒的喝道“你管我,我就喜欢反过来看,我就喜欢考验自己眼力不行吗?”林昊忙识相的道“行,当然行,我也没说不行啊!”看见他眼流露出言不由衷之色,吴若蓝更羞更急,左右看看,见严素还没起来,这就声音低低的警告道“林昊,我警告你,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要是敢对任何人说半个字,我就杀了你!”林昊挠头,一脸茫然的道“昨晚?昨晚发生什么了?我一挨床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连梦都没做一个。”看着他脸不红气不喘,眼也不眨一下的样子,要是一般人恐怕就信了,但吴若蓝却是不信,一个大活人睡在身边能没有一点感觉?“你少来,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你一翘起尾巴,我就知道你是要拉什么放什么了!”吴若蓝悻悻的揭穿他道“你能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看透不说透!”林昊朝她眨眨眼道“以后咱们才能继续做好床友的!”“滚,谁要跟你做床友了!”吴若蓝的脸刷地就又红了,有些坚难的解释道“昨天那么晚了,你又不送我回去,诊所又没地方可睡了,那我还能怎么办?站到天亮吗?”林昊摊道“姐姐,你不用这么在意的,睡了就睡了,我也没怪你,不用解释这么多的。”吴若蓝闷闷的道“可……”林昊体贴的问道“心里感觉有些委屈是吗?”吴若蓝忍不住点了点头,然后又恨恨的瞪他一眼。林昊道“姐姐,其实大可不必委屈的,因为被睡的人是我,被动动脚的也是我,被……”“屎剁!”吴若蓝羞得无地自容,跺脚的道“你再说,以后我就再不理你了!!”林昊笑了,阳光,爽朗,又夹着猥琐的样子。吴若蓝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可是听着他的笑声,看着他笑的样子,最后自己也忍俊不禁了。不过没笑一下,她又拉起脸道“一会儿我爸来了,要是问起,你说我睡在办公室的检查床上。”林昊摇头道“放心吧,大叔不会问的。他巴不得我们两个睡一起呢!”后一句,林昊自然只敢在心里说说!吴若蓝翻白眼的道“万一他问呢?”林昊只好道“好吧,他真要问起,我就照你的话说!”吴若蓝见他的目光还透着暧昧的在自己的身上打转,想起刚才醒来的情景,尤其是想到握着的什么的时候,又是一阵耳热心跳,羞恼的娇喝道“赶紧滚远点,现在我看到你就烦!”林昊则是没心没肺的一笑,吹着口哨,去踹严素的房门了。将严素吵醒之后,还是像昨天一样,用藤条逼着她绕院子跑五十圈,他自己打起了十一段锦,吴若蓝则在诊所里收拾打扫。晨练结束之后,林昊洗漱一番,找来一个类似小黑板一样的牌子,在油漆在上面写道营业时间。周一至周六,上午800~1200。下午20~50。周日休息。当他把牌子挂到院子大门外的时候,时间还不到点半,可是已经有人来了,辆奔驰,十几个人。为首那个,正是昨天的庞达。看到他,林昊笑了,这叫什么?这不就是典型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吗?不过再看看他肿得像猪蹄一样的腕,林昊又恍然记了起来,自己昨天给他挖了坑,他不想来都不行!确实,庞达不想来的,可他不能不来!对于腕关节脱臼,他起初并没有放在心上,认为随便找个医院都能接回去,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一般的腕节关脱臼,随便一个专业的骨科医生都能将其复位,可问题是他这个腕关节脱臼并不一般。离开石坑村之后,他就急忙去了周围最大的医院新塘医院,找到了该医院骨科心的主任!这个主任啊彭定鹏,从事骨科已经有二十多年的经验,对腕关节内骨折或脱臼这样的外伤,已如家常便饭般寻常,所谓行家一出,便知有没有,彭主任下摸了两个,脸上就浮起了疑惑表情,因为这个腕关节脱臼表现得十分诡异,明显与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个都不同!为了慎重起见,他没有贸然的凭着经验强蛮的给庞达进行法复位,而是给他开了x光单子,让他去做检查。结果片子出来的时候,彭主任却是大吃一惊,因为情况和他所预料的一样严重……不,严重的程度完全超出他的预料。庞达的这个碗关节不胆脱臼了,而且碗关节前面的几个掌骨有一部份是锁进了尺桡骨的间隙,变成反转的交叉十字,像一个串锁似的。跟着该主任一起看片子的普通医生起初以为这是先天性的骨骼畸形,因为这重叠卡位的腕关节看起来严丝密缝,浑然天成,一点也不像外伤,更不像是人为,反倒像天生就是如此一般。询问了庞达之后,主任与一班医生又呆住了,因为庞达无比肯定的告诉他们,这就是外伤,这就是人为的!众医生无法想像,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用了什么样的法,又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把碗关节弄脱臼,并锁到一起。庞达见这个彭主任折腾了半天,始终不给他治伤,反倒一时点头一时摇头,仿佛十分纠结与不解的样子,这就不耐烦的问道“医生,我这伤你到底能不能治啊?”主任犹豫半天,终于道“你这外伤,非同一般,我用法是没办法复位了!”庞达道“不能用法复位,那是要……”“不错,必须得术。”主任说着,指着他的x光片道“从这里,将整个腕关节切开,然后把卡进尺桡骨间隙的掌骨挑出来,再把扭转的腕关节进行腹位,最后按照原来的解剖位置,把掌骨给嵌回去。”庞达耐着性子听完之后,没好气的骂道“真是没用!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碗关节脱位罢了,还要术?”主任没有生气,只是摇头道“不错,这确实是碗关节脱位,但明显不普通。反正不做术的话,我这里是没法儿治的。而且就算做术,我也不敢保证这只能百分之百的恢复功能,能有一半的几率那就很不错了。。”庞达听了这话更生气了,怒骂道“庸医,庸医!全都是吃干饭的,白瞎我们纳税人的钱了!”这个主任的涵养并不是一般的好,听了他这样的辱骂仍然没有发怒,只是缓缓的摇头道“抱歉,这样的情况,我是第一次遇到,你去上级医院找技术更精湛的骨科专家看吧。不过你得有心理准备,你这症状实在是很诡异,就算你去上级医院,找别的医生,治疗的方案也会是和我的一样。我再好心奉劝你一句,把你这个腕关节弄脱位的人,绝不是个普通人,有句话叫做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想不开刀无痛苦的将恢复原状,恐怕还得回去找那个人,再拖下去不但会感染,而且还有可能坏死!”庞达不信这个邪,骂骂咧咧的走了,然后赶往区人民医院,可谁想到区人民医院的骨科专家也和新塘医院的骨科主任一样说法,除了术别无他法,于是只好前往市人民医院,结果竟然仍是一样,无奈之下只能连夜赶往省级骨科医院,可让他失望的是,就是到了骨科医院,见到了骨科教授,仍然是一样的结果。几乎所有医院的骨科医生都是一样的意见,必须得术复位,而且就算术,也不能保证这只能完全恢复。从省人民医出来的时候,庞达终于死心了,也终于相信了,更终于明白了,这只恐怕真的只有那个林昊才能治。折腾了一夜之后,他的已经肿了起来,不但肿而且痛,尤其恐怖的是整只都开始转青了,如此恐怖的状况,他哪还敢再耽误,他可不想变成林石天那样的残废,于是赶紧的前来找林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