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3章 你不明白我的心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每个人对爱情的态度都不一样,每个人也有自己的爱情原则以及底线,所以在谈恋爱之前,不妨先问问自己的原则是什么,底线又在哪里?摘自了了一线胡言乱语录!

    任君齐不想再哭的,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感觉心里很委屈,然而这股委屈似乎,好像,也许,大概不是因为被林昊睡了一晚。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难道是因为被林昊睡了一晚却没被,感觉被嫌弃,伤了她的自尊心?

    不,绝对不是因为这个!

    任君齐连忙在心里否认,然后拼命的给自己找理由,想了半天终于找了一个从认识这个王八蛋到现在,自己从来都是威风扫地,颜面无存的,别人都把她当作女神,可是在他跟前,自己却像个女神经病一样!

    林昊没有她想得那么复杂,只是想赶紧解决这件事情,然后赶紧回家,所以进来后姿态放得很低的唤道“君齐姐!”

    任君齐忙擦掉眼泪,吸了吸鼻子看着他。

    看着她已经哭得红红肿肿的眼睛,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林昊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诚恳的道“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我为昨晚……嗯,以及早上的事情向你道歉!”

    任君齐道“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

    林昊道“那你想怎么样?”

    任君齐被问着了,“我……我也不知道!”

    林昊被打败了,既然你不知道,那你还不依不饶干嘛,就此揭过不行吗?有容奶才会大不知道吗?了不起我以后我再也不跟你睡,再也不摸你了还不行吗?

    任君齐回答不了他,只能问“你打算给我什么交待?”

    林昊想了想道“以后我把你当亲姐一样,对你好好的还不行吗?”

    任君齐摇头,“不行!”

    林昊道“为什么不行?”

    任君齐道“你真的会把我当亲姐的话,昨晚就不会上我的床,早上也不会对我动手动脚!”

    林昊汗道“我是说以后!”

    任君齐哼道“以前都不行,何况是以后!”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林昊终于有点烦了,语气很不好的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任君齐委屈的道“你又凶我?”

    林昊见她的眼睛又湿了,生怕她一个控制不住又哭起来,忙投降的道“好好好,我不凶你,我不凶你!”

    任君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了又想道“我有三个要求!”

    “这么多?”林昊吃了一惊,有点气愤的道“任君齐,你不觉得自己提这么多要求很过分吗?我虽然把你睡了,可是并没有……”

    任君齐开始泪眼婆娑了,“你还冲我凶?”

    “我”林昊差点没控制住再次发作,但最终还是忍着放低声音道“我没有凶你,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任君齐声音有点高的道“你觉得一个洁身自好的女人,被一个男人白白睡了,事情还不够大条吗?”

    林昊有点害怕被别人听见,急声道“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任君齐竟然赌气的道“你要是不答应我,我还会更大声!”

    林昊很是郁闷,在他的印像中,任君齐好像不是这样不依不饶的女人啊,之前的时候自己把她的衣服全都脱了,之后还不小心看到她洗澡,再之后还看了她那种裸舞,可她不是都没说什么吗?

    现在只不过是斋睡了一晚,有必要这样小题大作吗?

    今儿个,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呢?

    每个月那几天,所以情绪化?可也不对啊,刚才他都不小心看了,完全没有那种迹象!

    然而不论任君齐到底发什么神经,他是彻底没折了,难不成像对周梦涵那样,扒了她的裙子也抽她一顿吗?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女人嘛,往往都是欠抽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昊从没想过对任君齐动粗,不知道是舍不得,还是别的什么鬼,所以最后只能软瘫瘫的道“好吧,你说说看!”

    任君齐道“第一,以后你必须得带着我!”

    “带你去哪儿?”林昊问道“上天吗?”

    任君齐气急的道“你”

    林昊道“好好好,我严肃点!”

    任君齐道“带我上手术,不管是大还是小的手术。”

    林昊道“行,没问题!”

    任君齐强调道“不管你在哪个医院工作,都必须得带着我!”

    林昊皱眉,你个小娘皮,到底想干什么?只不过斋睡了一晚,你就缠上我了?早知道这样,昨晚真的把你给那啥算了!反正都是缠着!

    任君齐催问道“答不答应?”

    “你胸比较……”林昊接触到任君齐又开始变得柔中带凶的眼色,忙打住点头道“行!”

    任君齐吸了一下鼻子,又扬起一根手指道“第二,以后我叫你,你必须得随传随到!”

    林昊摇头道“这个我不能答应你!”

    任君齐道“为什么?”

    林昊道“我除了医院这份工作,诊所的那份工作,还兼了不少职,有时候人都不在羊城,一忙起来,连自己都顾不上,哪还顾得上你!”

    任君齐道“你刚刚还说把我当亲姐的!”

    “亲姐也不行!”林昊摇头,想了想后无奈的道“我只能答应在我顾得上的情况下,随传随到!这样行了吧?”

    任君齐道“第三……”

    林昊等了半天也没下文,催问道“第三是什么?”

    任君齐道“等我想到了再说!”

    林昊“……”

    任君齐道“你只要记得答应过我什么,还欠我什么就行了!”

    林昊默然的点头,只要不再纠缠,她说什么就什么吧,他已经被弄得有点烦了!

    看见终于有一次将林昊吃得死死的,任君齐竟然不想哭了,反倒有点想笑,心里的郁闷也一散而空,掀开被子坐到床边,可是并不穿鞋子下来,只是拿眼看着林昊。

    林昊疑惑的问道“看我干什么?”

    任君齐仍然不说话,只是拿眼看她。

    林昊道“你该不会是让我给你穿鞋子吧?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想,就算我真把你当亲姐,我也不会这样没底线的伺候你!”

    任君齐白他一眼,“那你最少给我拿条毛巾,让我擦一擦脸吧!”

    林昊没好气的道“谁让你那么爱哭的,好像眼泪不要钱似的!”

    任君齐道“你”

    林昊忙扬起双手,作缴械的样子,然后进了侧边的洗手间,用自己的毛巾接了热水洗湿,然后拧干了拿出来递给她!

    任君齐知道毛巾是他的,可是完全没有嫌弃,拿过来将自己哭花的脸擦了个干净,只是把毛巾递回给林昊的时候,又皱眉轻唤一声“哎哟”

    林昊疑问道“怎么了?”

    任君齐指着自己吊在床沿的两条腿道“我脚麻了!”

    这显然是因为压迫引起的末梢血液流通不畅,导致腿上局部供血不足而出现发麻痹现象,日常生活中常常会出现的症状,如怀孕、不正确睡姿、如厕久蹲……等等都可引发。

    一般这样的情况只是短时间的表现,很快会消除的。只果左脚麻,可以摆动一下右手。右脚麻,则可以摆动一下左手。再或者左右摇摆一下自己的头,这样会更快缓解。但如果手脚麻痹的时间很长,数小时也不能缓解,那恐怕就是一种疾病的信号了!

    林昊道“你左右摇晃一下自己头就可以缓解的。”

    任君齐尝试着摇了摇,可没两下就道“不行,好麻!”

    林昊没了办法,只好蹲下来问“哪一只脚?”

    任君齐穿着裙子坐在床边,两条腿微微敞开挂在床边。他这样一蹲下来,裙底春光就会被他看见,任君齐心里有些急,可是又合不上双腿,只能脸红耳赤的低声道“左边!”

    林昊这就伸出双手,抚到她左边的小腿上。

    被他一碰,原本就处于麻痹状态的任君齐感觉更是触电一般,忍不住叫唤起来,“哎呀,好麻,别,别……”

    林昊则不管三七二十一,抚着她的腿缓缓的揉搓起来,以达到血液循环,解除麻痹,结果又弄得任君齐一阵大呼小叫!

    任君齐的腿无疑是很美的,修长结实,纤瘦匀称,光滑细腻,揉抚之间有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尤其她还不停低吟着配合,弄得林大官人更是爱不释手,心里也无法自控的浮起阵阵涟漪!

    足足过了五分钟,任君齐终于感觉不麻了,可林昊仍不知疲倦的揉抚着,一双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腿渐渐往上爬,麻痹也被另外一种古怪的感觉所取代!

    曾有那么一个瞬间,任君齐差点就放纵自己,任由的他了,因为这种古怪的感觉真的很舒服,但最后还是理智的克制住了,忙道“好了,好了,不麻了!”

    林昊有些不舍的收回手,然后问道“任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任君齐想了想道“感觉渴呢!”

    林昊这就转身,准备出去给她倒水。

    看着他予索予求、百依百顺的态度,任君齐竟然感觉好得不行,这个男人温柔起来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魅力的。

    林昊将门一打开,四个身影差点一起跌进来。

    郑怡宇,余儿宝,周梦涵,以及后面到的彭小洁竟然都贴在门后偷听。

    林昊道“你们……”

    四人吓一跳,赶紧慌忙散去,夺门而逃!

    “站住!”林昊喝道“通通给我回来!”

    四人身形顿住,最后只能乖乖的走回来,尤其是周梦涵,特别垂头丧气,因为她搞不好自己又得挨顿打!

    不过林昊并没有找鸡毛掸子,只是找了水杯去倒水,然后道“今天开始,我就正式休假,也就是说,你们再见到我应该是二十天以后。”

    周梦涵得知将有二十天不用见这个变态,差点就欢呼雀跃起来,心里一个劲儿的喊万岁,万岁,万万岁!

    郑怡宇则有些不舍的道“老师,这二十天你不会回来了吗?”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不会回来!”林昊说了一句后,目光缓缓扫视他们一圈,最后落在了周梦涵身上,“这二十天,我希望你们能按时上班,跟着任君齐好好学习。如果我发现谁迟到早退或无故翘班,又或者瞎添乱,哼哼,我将让她死得很有节奏感!”

    这些话,别人听了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周梦涵听了却有些心惊胆颤,她原本打算一会儿等林昊走了,自己就翘班出去浪的,反正她还是个医学生,不但没有工资,还得交学费的!

    正在这个时候,任君齐从里面出来了,虽然衣服已经弄整齐了,脸上也补了一点妆,可仍不难看出眼睛有红肿的迹象,神色也有些憔悴!

    如此模样,更加应证了众人的猜测,任大院花绝对是被林昊给糟蹋了,而且还糟蹋得不轻!

    尽管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可还是忍不住拿眼看林昊。

    林昊看见任君齐出来,怕她再次纠缠不清,忙道“就这样,我先走了!”

    看着他似乎落荒而逃的背影,众人很是鄙视,最讨厌这种吃干抹净就开溜的男人了。

    任君齐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则有百味杂陈。

    我也许太敏感,也许太过小题大做,但至少意味着我在乎!

    我也许还会受伤,也许还会出糗尴尬,但我就是我,在芸芸众生中不一样的烟火。

    我很认真,也很执着,甚至很傻很天真,可是我知道,如果现在我不这样,等年纪大了,我就没有勇气再这么任性了!

    林昊,你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