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1章 寻亲新线索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看见沈涵章渐渐的进入催眠状态,林昊都不免有点佩服自己了。

    这一次催眠,他并没有使用常用的催眠术语,只是用眼神,将帝经的功力逼到眼眼上,然后配合着敲桌子的节奏与上普通的聊天,便成功的将沈涵章缓缓带入催眠状态。而这三样之中,最为重要的便是眼神,节奏与声音只不过是起到一些辅助作用罢了。

    帝经第四层中段的功力,果然非同小可。

    如果练到了第四层末段,又或者踏入第五层,自己是不是就不用再用什么声音与节奏,直接就可以用眼神将普通人催眠呢?如果进入第六层第七层,除了普通人外,高手是不是也可以同样征服呢?

    稍为走一神后,林昊发现沈涵章似乎有苏醒的迹象,便继续道“我知道,你并没有参与恐怖活动,只是求财,替他们一些便利罢了。是这样吗?”

    刚有所解脱的沈涵章发现自己又被林昊拉入了一片无底深渊,无数铁链枷锁从四面八方伸出来,捆绑着他的身体,也束缚着他的神经与意志的,让完全无法自己!

    对林昊的问题,他也无法抗拒,如实的回答道“是的!”

    林昊继续道“之前在羊城与深城发生的两起恐怖活动中,你知道具体的经过吗?”

    沈涵章声音有些机械的道“知道一些,但不算详细。”

    林昊又问道“你有参与吗。”

    沈涵章道“没有。我没有!”

    林昊道“那你做了什么?”

    沈涵章道“我了车辆、武器、住所给他们!他们的目标是什么,要达到什么效果与目的,我完全不知道的。”

    林昊又问道“结束这两起活动后,他们去了哪儿?”

    沈涵章如实的道“他们离开羊城出境了!”

    林昊道“可是我们并没有拦截到他们。”

    沈涵章道“他们先是偷渡去了香江,我帮助联系的蛇头,安排的船只!”

    林昊道“然后呢?”

    沈涵章道“他们到了香江后,分成了两队,一队去了台省,一队去了奥省。”

    林昊道“他们准备在台省与奥省也发动恐怖袭击吗?”

    沈涵章道“是的!”

    林昊道“你有联系他们的方式吗?”

    沈涵章如实的道“有,如果我没有进来的话,还是由我负责车辆,武器,以及住所的。”

    林昊道“那你把他们的联系方式,详细的写下来给我”

    沈涵章道“好!”

    问完了公事之后,林昊关掉了,开始问自己的私事!

    他先将那份弹头检验报告递给沈涵章,让他看完后,这才指着最后面的枪支示例相片问“这种枪你认识吗?”

    沈涵章不愧为军火专家,仅仅只看了两眼便道“认识,这是黄金左轮手枪,而且还带艺术雕花的,十分的罕见,也十分的昂贵,每发射一颗子弹最少就得消耗两克黄金。”

    林昊道“那据你所知,台省有哪些人拥有类似的枪。”

    沈涵章道“不多,我所知道的只有四把!”

    林昊听得神色大亮,忙问道“你认识他们吗?”

    沈涵章道“认识其中两个,另外两个不认识!因为其中两个是从我手里买了这两种枪的,另外两个,我则是听别人们他们持有的。”

    林昊道“那你把你所知道的通通都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沈涵章这就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五一拾的告诉了他……

    林昊离开农场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

    他是独自离开的,韩雪并没有同行,获知了恐怖分子下落,她得赶紧向上级汇报,然后布署抓捕行动。

    不过林昊也没有白跑这一趟,从沈涵章那里,他知道了台省持有黄金雕花左轮手枪的几个人信息。

    只有循着这条线索找下去,肯定会有眉目的!林昊在驾车回家的时候,暗里给自己这样打气!

    车行一路,眼看前面就要经过了沙华街路口,林昊不由想起了住在里面的任君齐。

    这个女人怎样了呢?应该已经从宿醉中醒来了吗?

    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林昊跟她虽然不是夫妻,可也同床共枕睡了两夜,心里有些放心不下,到了路口的时候便下意识的一打方向,将车驶了进去后,很快就来到任君齐家门口。

    林昊伸手摁了摁门铃,能听到里面有门铃的回响,可是没有人应门。

    不在家吗?林昊有些纳闷,三更半夜还去哪儿呢?

    掏出手机来打她的电话,结果又听到手机铃声也在屋里响起,可是并没有人接听!

    难道睡着了?林昊如此想着,便打算不打挠她,准备离开。

    只是进了电梯后,没等电梯门关上,他又走了出来,因为心里实在有些不放心,这就找到门前脚垫下藏着的钥匙,将门打了开来。

    进去之后发现屋里黑漆漆的,只有扔在桌上的手机还亮着屏,显示着未接来电的信息。

    奇怪了,手机在这儿,人呢?

    林昊很纳闷,这就转入她的房间,然后打开灯,结果发现任君齐就在床上,心里不禁佩服这女人的神经粗大!

    自己从开门,进屋,再到房间,动静不是一般的大,可她竟然睡得像猪一样毫无知觉?真有个不怀好意的歹徒潜进来,被奸杀了恐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吧?

    “任君齐,任君齐,任君齐……”林昊连唤几声,始终没听到她回应,心叫不好,该不是又生病了吧?赶忙的上前查看她,结果发现她的脉象确实有些虚弱,可并没有大碍的样子,这就伸手连连摇晃她几下,“任君齐,你醒醒!”

    好一阵,任君齐终于张开了眼睛,看到林昊,声音沙哑的问道“你,还没走吗?”

    林昊啼笑皆非,“什么叫我没走?你是不是还没睡醒,我已经回去忙了一天,现在是晚上了!”

    “晚上了吗?”任君齐仍睡意惺忪的道“我怎么睡了那么久!”

    林昊惊讶的道“你别告诉我,我走了之后,你就一直睡到现在,足足一整天?”

    任君齐道“没有,我打了个电话给郭主任才睡的!”

    林昊狂汗,“那还不是一整天?你是猪呀,这么能睡?”

    任君齐苦恼的道“我感觉头很晕,手脚也没什么力气,昏昏沉沉的!”

    林昊数落道“叫你别喝,别喝,你偏要喝,现在知道死了吧?”

    任君齐横他一眼,“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骂我!”

    “好吧!”林昊无奈的叹口气,然后道“那现在给我起来!”

    任君齐懒洋洋的道“起来做什么?”

    林昊道“起来洗澡啊,你昨晚吐那么多,又出那么一身汗,你不觉得自己很臭的吗?”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干净的,更何况是任君齐这样的美女!

    任群齐脸色窘得不行,试了一下可仍然起不来,苦恼的道“可是我手脚没有一点力气!”

    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空了,又一整天没吃什么,连水也没喝,体内的电解质缺失,自然全身无力,林昊想了想便去厨房调了一杯糖盐水给她,“来,喝下去!”

    任君齐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蹙眉道“什么呀,又咸又甜的!”

    林昊道“糖盐水!”

    任君齐摇头道“好难喝,我不喝了!”

    林昊道“难喝也得给我喝!”

    任君齐摇头道“我不喝!”

    “你不喝是不是?”林昊拉长了脸,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抬灯扭得一下照到她的脸上,像是对待犯人一样道“你不喝我就掀被子了!”

    “你掀被子我就怕……”任君齐话说了一半便嘎然而止,因为她真的怕,被子下的她仍然是不着寸缕的,要是被子被掀开,她就什么都让林昊给看光了,所以最后只能委屈的道“我喝,我喝还不行吗?你把台灯挪开呀,好刺眼!”

    林昊这就挪开台灯,可是仍然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任君齐艰难的喝完了一杯糖盐水,这才道“现在可以了吧?”

    林昊没有说话,只是走到衣柜那边,打开之后从里面找了一件睡裙给她,然后道“穿上!”

    也许是同床共枕过,又也许是赤诚相对过,任君齐已经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说话也比较大胆,问道“里面的内衣呢,不用穿吗?”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不穿有什么的,我又不是没看过!”

    任君齐“……”

    话虽这样说,林昊还是去衣柜里找了内衣裤扔给她,然后走了出去。

    喝了糖盐水后,任君齐已经有了一点体力,挣扎一翻后终于起来,只是看看睡裙和内衣裤,不由又是一阵哭笑不得,因为睡裙是薄得不能再薄得那种,内衣裤也十分的性感,穿了也等于没穿一样。

    只是不知道任君齐到底在想什么,最后竟然没有去换,就穿上了林昊为她挑选的这一套!

    当她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林昊的身影,里外寻找一阵,不由得一阵失神落魄,因为这厮已经走了!

    站在那里发了半天的呆后,任君齐幽幽的叹一口气,走进浴室去洗澡。

    洗完澡后,看看自己刚刚脱下来的睡裙和内衣裤了,竟然已经没有心思穿了,直接光着身子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正是这个当下,大门也被人从外面打开,林昊提着大袋小袋从外面走了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顿时都傻眼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