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9章 爱恨纠缠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感觉到劲风袭来,心下大惊,也来不及管自己的伤势是否痊愈,帝经凝聚,反手一掌就拍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偷袭的那人被他给拍得飞了出去,而他自己也因为伤势未愈妄动内气,震伤并未完全恢复的筋脉,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庆幸的是那人被拍中后便没了动静,周围也没有人再次袭来,他捂着胸膛喘息了半天,终于把一口气给调顺了。

    走上前去看看,发现是赵达文的司机兼保镖左治,之前在海中酒楼吃饭的时候见过一面,不过这会儿已经完全昏过去了!

    林昊没有再理他,周围看了看确定没有别的情况,他就往主人房走去,只是刚推开门,侧边一根高尔夫球棒就朝胸口袭来,然而来得力道很弱,速度又慢,他微侧了下身子便避了开去,顺势一脚踢出,那人就被他踢得直接落到床上。

    靠上前去看看,发现此人正是赵达文。

    赵达文捂着被踢中的腹部,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只是当他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是林昊,而且还浑身血迹之际,整个人就惊得滞在那里,目瞪口呆的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林昊张嘴,声音悠远又空洞的道“赵达文”

    赵达文被吓得不行了,脸色一片苍白,冷汗不停的往外冒,心头更是狂跳不止,“你,你,你别过来。别找我,不关我的事啊!”

    林昊一边缓缓的靠近,一边用诡异的声音继续道“冤有头,债有主,是你害死了我,我不找你,我找谁!”

    赵达文挣扎着不停的往后缩,“不,不是我!不是我!”

    林昊靠近他,原本苍白的脸上又挂着血迹,再加上光线幽暗,真如猛鬼索命一般的恐怖,“赵达文我很孤单啊,你下来陪我好吗?”

    “不,不要!”赵达文尖叫了起来,手脚乱抓乱舞,状若疯狂。

    看见他被吓成这样,林昊觉得差不多了,这就准备跟他好好的聊一下,问问那把左轮手枪的事情!

    谁知道没等他来得及发问,赵达文突然捂住了胸口,脸露痛苦之色,接着就整个人口角歪斜,肩缩手勾的僵滞在那里。

    林昊看他的情况不太对,急忙抓起他的手来把脉,结果发现悲剧了,这老东西竟然中风了!

    我了个去的!这么不禁吓?该不会是装的吧?

    林昊抱着一丝希望又重新给他把了两次脉,结果发现脉像浮缓,弦滑弦细,无疑就是中风的节奏!

    如果是平时,林昊也是有办法可救的,只要金针加帝经刺穴,纵然不能让赵达文完好如初,也不会让他全身瘫痪,可是他原来就受了伤,刚刚又再次震伤筋脉,这会儿已经完全用不了气了。因此,林昊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他病发,别无他法!

    见他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林昊也退出了别墅。

    莫妮卡见他身上满是血迹的出来,而且脸色比刚才更苍白,忙凑上前问道“黑面神,你怎么了?”

    林昊摆摆手道“没事。”

    莫妮卡将他扶上车,赶紧的离开。直到将车驶出了老远之后,她才问道“赵达文怎么样了?”

    林昊叹气道“他中风了!”

    莫妮卡愕然的道“中风?”

    林昊无奈的道“我原本只是想装鬼吓唬吓唬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禁吓,两下就中风了!”

    莫妮卡汗得不行,“他已经五十好几了,你以为是年轻人吗?再说了,你的尸体都在电视上露面了,就算年轻人也禁不起你这样吓啊!”

    林昊摆手,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呢!

    莫妮卡道“现在咱们去哪儿?安全屋吗?”

    林昊现在最要紧的是疗伤,而普通的治疗来得太慢了,必须得用帝经,可是要用帝经疗伤靠他自己是不行的,必须得找人,而且是要愿意跟他那啥的女人。

    莫妮卡显然是不行的,在皇庭酒店的时候他都快死了,她也不愿意献身,更何况是现在,所以他摇摇头道“不,你送我去老街吧!”

    莫妮卡便不再说话,驱车驶往老街。

    到了老街后,这就下来准备扶他下车。

    林昊摆手,自己撑着走下车,然后道“莫妮卡,你回去吧!”

    莫妮卡愣了下,“我回去?”

    林昊点头道“把咱们的办公室弄好,以后那儿就是我们的联络点了!同时看看王振发监视秋日会所的情况怎么样了?台省这边的事情都只是小儿科罢了,庄先生和吉泽千惠才是重头戏!”

    莫妮卡道“这些事情,曾帆会处理的,用不着你我操心。有情况他会随时通知我们的!”

    林昊道“那随便你吧,爱回就回,不回就自己玩去!”

    莫妮卡有些犹豫的道“我走了,你怎么办?你的伤好像更严重了!”

    林昊苦笑道“就算你不走,我的伤也不能好啊!”

    莫妮卡道“我……”

    林昊问道“难道你愿意跟我啪啪啪!”

    莫妮卡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开车走了!

    林昊有些艰难的顺着老街走上去,到了任君齐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只是凌晨五点多钟!

    这时间敲她家的门,任君齐或许不会说什么,可是她那个毒舌老妈一定会问候他家祖宗十八代的,所以他就把按门铃的手缩了回来,独自坐在门口调息起来。

    清晨六点半钟,梁敏之出门准备去茶楼。

    一打开大门,便发现一个满身污迹,仿佛流浪汉似的男人坐在门口,她就挥手驱赶道“去去去,好狗不挡道,要睡觉到别的地方去。”

    林昊苦笑,心说我要是狗,那你女儿岂不成了狗日的?不过想归想,对任君齐的母亲,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得保持尊重的,假假也是自己的哎呀丈母娘不是,于是就起身道“阿姨,您好,我是任君齐的……”

    “是你?”林昊还没介绍完,梁敏之已经认出这个家伙就是女儿上次带回来的那个林昊,“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了?上次见你就一副丝模样,这次更加不堪入目了,直接改行做乞丐了吗?”

    林昊狂汗三六九,“没,我只是出了点意外状况!”

    梁敏之质问道“那你来做什么?来找我们接济?”

    林昊道“我……”

    梁敏之突然极为生气的打断他道“我告诉你,如果你是来找我们接济的话,我劝你赶紧给我滚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林昊苦笑道“阿姨!”

    “姨什么姨?谁是你阿姨!”梁敏之不知道是每个月那几天来了,还是应该来的没来,脾气特别的暴躁,指着林昊骂道“我问你,上次我借给你的那辆车呢?你给我弄到哪去了?”

    林昊这才记起了上一次来台省的时候,自己借了她的一辆三棱越野车,可才上路没多久就遭遇袭击,车窗玻璃全被打碎了,车身被打得千穿百孔,后来车门也撞没了,最后被自己遗弃在荒野之中。

    原本打算着从土恳回台省的时候,找梁敏之赔偿这辆车的损失,可是因为遭遇墨煞而重伤的缘故,将这件事给彻底的忘了。

    如今被梁敏之问起,不由得脸色大窘,“阿姨,当时我发生了车祸,那辆车也毁了,你放心,我会赔你一辆新车的!”

    梁敏之疑惑的问道“你别告诉我,你就是专诚来赔我车的?”

    林昊摇头道“不是,我是来找任君齐的!”

    梁敏之想到女儿相亲那一晚彻夜未归,第二天回来后就一直以泪流面,怎么问也不肯说,猜测女儿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搞不好很可能是被赵家俊给霸王硬上弓了。

    然而真是那样的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因为直到昨天晚上她才知道,自己女儿的相亲对相赵家俊可是新联帮的少龙头,面对人强马壮的台省第一大黑帮,她该怎么给女儿报仇呢?

    另外,如果真是赵家俊干的,勉强还比较好说,如果是酒店那伙劫持人质的恐怖分子干的,那可就真的是虾米豆腐了,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了!

    如此想了一通后,她就疑惑的问“你是来做我女儿的接盘侠?”

    接盘侠?林昊脸上浮起黑线,“呃”

    梁敏之不满的道“什么啊啊哦哦的,我问你是不是?”

    林昊道“你说是就是吧!”

    梁敏之不满的道“什么我说是就是!”

    林昊道“是!”

    梁敏之道“我听不见!”

    “是!”林昊大声应道,结果胸膛被震得一阵抽痛,忍不住捂着胸膛连声咳嗽了起来。

    “一副痨病鬼似的!”梁敏之见状便一脸嫌弃的道“到底能不能接盘啊?”

    “能的,我真……”林昊急声应道,结果话没说完又连声咳嗽不停!

    梁敏之真的不想让这个家伙进屋,可是看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而且女儿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急需一个接盘侠,所以就敞开门道“进来吧!”

    林昊这就艰难的站起来,跟着她进了屋。

    “哎哎,往哪儿坐呢?”只是当他要坐到客厅沙发上的时候,梁敏之又嫌他身上脏,忙拽过一张小马扎,“坐这!”

    林昊只好委屈的坐在小马扎上,梁敏之则高高在上的坐在他面前,仿佛审犯人似的。

    “说,你怎么会搞成这个鬼样子!”

    “阿姨!”林昊道“你有看前天的新闻吗?”

    “新闻?什么新闻?”梁敏之嗤之以鼻的道“你是说一个男人午夜在街上裸奔的事情吗?我看了,后面又去找了下身没有马赛克的那一版来看!不过一点也不好看,那么小,那么短,也敢出去裸奔,真是丢人现眼!”

    林昊“……”

    “哎?”梁敏之疑惑的问“你问这个干嘛?你该不会就是那个男的吧?”

    “不是!”林昊忙摇头道“我是说皇庭酒店劫持人质事件!”

    梁敏之道“哦!那个我看了,你……我的天啊,你就是那伙劫匪之一?我女儿的事情就是你干的?”

    林昊汗得不行,阿姨你的想像力不要这么丰满忙行不行!忙再次摇头道“我是那个见义勇为的林姓青年!”

    “你就是那个林姓青年?”梁敏之吃惊得不行,随之又嗤之以鼻的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新闻上说那姓林的已经死翘了!”

    “没有,没有死!”林昊忙道“我只是受了重伤,后面被抢救回来了!”

    梁敏之恍然,随后又皱眉道“君齐相亲就在皇庭酒店,而且就是那天晚上,你怎么会在那里?”

    林昊道“我刚好就住在那里,而且刚好认识跟她相亲那个男的!”

    梁敏之接口道“也刚好遇上劫持人质事件?”

    林昊道“是的!”

    梁敏之道“这也太巧一点了吧!”

    林昊道“确实有点巧!”

    梁敏之又问道“你知道我女儿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林昊心虚的道“好像……没什么啊!”

    梁敏之纳闷的道“那她回来之后怎么一直哭,像是被人霸王硬上弓了的样子!”

    林昊汗得不行,不是她被别人,是她霸王硬上弓了别人!

    梁敏之的思维十分跳跃,不等林昊再说话,又突然毫无预兆的冒出一句,“你喜欢我女儿?”

    林昊明显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但愣了一下后还是点了点头。

    梁敏之显然不满意他这样的态度,喝问道“说话啊,哑巴了吗?”

    林昊只好道“是的,我喜欢她。非常非常的喜欢!”

    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开了,一直躲在里面的任君齐哭着跑了出来,可是并没有扑进林昊的怀里,只是进了她的房间。

    “任君齐!”林昊叫了一声,立即就起身去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