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尴尬的贾神医

小说:神棍小村医 作者:举个栗子
    赵东方怒了,小农民怎么了,谁规定农民就不能懂中医了?

    言毕,贾神医看向李湘韵,表情厌恶,“李总,我看病的时候需要保持绝对的安静,把这个小农民给我赶出去。”

    李湘韵面色有点尴尬,看向赵东方劝道“赵先生,也许你是好意,但贾神医的医术的确很值得信赖,他出手救过不少人,既然他说何老板的女儿是患了因为内火过旺而导致的紧喉风,那应该就是。”

    显然李湘韵也是站在贾神医这边的,毕竟她跟赵东方才刚刚认识没多久,不了解赵东方,也不知道赵东方的际遇。

    赵东方叹了一口气,连李湘韵都选择相信贾道申,他只得无奈地说道“那行吧,李总,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让贾神医出手救人吧,我就在一边看着,保证什么话都不说。”

    李湘韵点点头,随即对贾道申说道“贾神医,已经没问题了,你赶紧针灸吧!”

    贾道申加入百草堂有几年了,平日里一直受到众人的推崇,像今天这样竟然有人公然站出来指责他还是第一次。

    因此贾道申对赵东方非常恼火,但李湘韵都已经发话了,他也不好再继续对赵东方发难,只得开始给何小敏针灸。

    贾神医将几根银针扎在何小敏脖子周围的几个穴道上,只见他一会将几根银针向上提,一会按住针柄的位置,轻轻捻动。

    大概二十分钟过后,贾神医将几根银针重新取回来,得意地对李湘韵和何老板说道“我已经用‘透天凉’的针法给她把体内的火给压下去了,回头我再给她开点药吃很快就会好了。”

    现在的何小敏虽然还没有醒来,但是面色看起来却是要比刚才好多了。

    何老板看看自己的女儿,随即充满感激之情地对贾道申说道“贾神医,真是太谢谢你出手救我女儿了,今如果今天不是你在这里的话,我女儿恐怕就危险了。”

    贾道申得意地说道“贵千金的病对我来讲只是小问题,毕竟我的医术可是名声在外,治好她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随后贾道申看着赵东方,冷笑一声,尖锐地说道“竟然还有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农民,质疑我的医术,真是……”

    “啊,小敏,你怎么了?”贾道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老板的一道惊呼声打断了。

    众人急忙向病床上的何小敏看去,刚才还好好的何小敏这会却突然睁大眼睛,双手紧紧掐住自己的脖子大口呼吸着,脸色煞白,样子看起来颇为吓人。

    何老板抬起头看向贾道申,焦急地问道“贾神医,我女儿这是怎么了?”

    贾道申也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急得额头直冒汗,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给她针灸后,她应该没事才对的啊,这么会这样?”

    贾道申对眼前的情况也是感到十分难以理解。

    何老板原本就非常担心自己女儿的情况,贾道申现在这幅手足无措的样子,更加让他上火。

    何老板上前,一把抓住贾道申的衣领,表情凶恶地说道“贾道申,你这个庸医竟然把我女儿害成这个样子,我警告你,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李湘韵的心情此时也是非常焦急,她追问道“贾道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何老板的女儿已经没事了吗?”

    贾道申这时的表情看起来都快要哭出来了,他带着哭腔说道“李总,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给她治疗过了,按理说现在不应该有事才对,现在这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让我来看看吧!”赵东方这时开口说道。

    李湘韵这才想起在贾道申针灸之前,赵东方就曾经说过贾道申不是在救人而是害人,而现在发生的事情也的确证明了赵东方的判断是对的。

    这时李湘韵也忘记之前对赵东方的质疑了,相反赵东方成了她唯一的希望,李湘韵抓住赵东方的手,激动地说道“赵先生,你要是也会医术的话,赶紧给何老板的女儿看看吧!”

    赵东方点点头,“我也是一名中医,而且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说着赵东方向何老板的女儿走去,其实贾道申有一点没有说错,何小敏的确是患上了紧喉风,但却不是因为夏天天气热内火过旺导致的。

    恰恰相反,何小敏是因为受到风寒感染导致的紧喉风,而贾道申用中医上取凉的针灸手法‘透天凉’来治疗何小敏,毫无问只会让何小敏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赵东方拿过刚才贾道申刚才使用过的银针,将其依次扎在何小敏的身上,虽然这还是赵东方第一次针灸,但因为他拥有天机道人的传承,此时他用针的手法熟练得却像是一个用针多年的老中医。

    何小敏是受寒导致的紧喉风,所谓阴阳相克,虽然同样是针灸,但赵东方用的却是“烧山火”的针法,“烧山火”在中医上是治疗寒症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

    赵东方把银针刺进何小敏体内之后,便轻轻捻动银针,渐渐的赵东方感到何小敏的那几个穴道开始逐渐发热了,而且之前呼吸很困难的何小敏,此时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面色红润,症状明显缓和。

    看到赵东方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李湘韵暗暗咋舌,她从事的是中药材销售行业,自然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医。

    但在李湘韵的印象中那些凡是在中医上有些造诣的人,基本上都已经七八十了,像赵东方这么年轻而且医术如此高明的中医,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留针二十分钟有余,赵东方抹了一把自己额头的汗水,随即取下银针,这时一直昏迷的何小敏也睁开了眼睛。

    见自己女儿醒来,何老板立即问道“小敏,你总算是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