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苏俊宝请客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02

    许太平在岳兔兔的牢房里一直呆了好几个小时。

    总共给岳兔兔喂了四颗的洗髓丹。

    岳兔兔体表的汗,刚开始是黑色的,但是在服下第四枚洗髓丹之后,岳兔兔的汗总算是变成了透明色。

    按照书中所记载,汗水变成透明色,那就意味着岳兔兔已经练成了第一层,定神。

    当然,这汗水变透明,并不是因为岳兔兔体内没有了杂质,而是因为她的身体出现了瓶颈,这样的情况下,按照书中所记载,每天吃一枚洗髓丹,然后打坐一次,持续一段时间,当汗水重新变黑色之后,就意味着修行者已经突破了第一层,迈向了第二层,当汗水再一次变成白色,就意味着第二层修炼成功,从第一层到第二层所需要的时间因人而异,资质好的年,资质差的可能十年。

    按照洗髓经的作者所说,洗髓经是非常牛逼的,就算是上品绝学,也绝对没有洗髓经的牛逼,许太平估摸着,要是按照现在的武学分级来看,这洗髓经,怕是已经达到了武林至宝这个级别了。

    岳兔兔瘫软在地上,整个人已经如同烂泥一般了。

    连续四颗洗髓丹,让她的身体不知道多少次达到了巅峰,她整个人看着已经完全沉沦在了那一波波的酥麻感觉的冲击之中了。

    许太平站在岳兔兔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岳兔兔说道,“从明天开始,每天我会给你一枚洗髓丹,同时,我还会传授你后面的修行功法,你只要老实的将你身体的变化告诉我就可以了。”

    岳兔兔有气无力的抬起头看着许太平,说道,“你…你太坏了。”

    许太平笑了笑,转身往外走。

    就在这时,一阵破空声,忽然从许太平的脑后而来。

    原本躺在地上看似已经筋疲力尽的岳兔兔,竟然陡然从地上一跃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许太平,她的拳头已经紧握了起来,这一拳朝着许太平颈椎的部位而去,势大力沉,快如闪电!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力度,这样的爆发力,已经远超过了许太平第一次见岳兔兔的时候岳兔兔的表现。

    岳兔兔嘴角带着冷笑,她的身体,其实充满了力量。

    那不断的冲击着身体的酥麻感,并没有真正的让她筋疲力尽,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演的,目的就是不让许太平知道,现在的她,已经比之前的他强大了至少三四倍以上!

    岳兔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吃了四次药,然后修行了四次之后就会忽然间变得这么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如此强大的她,应该,是可以战胜许太平的!

    眨眼之间,岳兔兔已经来到了许太平的身后,她的拳头,已经几乎触碰到许太平的脖颈。

    就在这时,许太平,忽然一个回身!

    这个回身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就如同瞬移一样。

    伴随着许太平的回身,一记重拳,朝着岳兔兔的脸而去。

    岳兔兔的拳头只差一公分就落在许太平的脖颈上,但是,这一公分,似乎成了岳兔兔终生无法逾越的一道障碍。

    砰!

    一声闷响。

    岳兔兔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玻璃墙面上。

    鲜血,从岳兔兔的嘴里喷涌而出,在玻璃墙面上行形成了一片喷射状的血迹。

    岳兔兔的身体粘着墙壁,慢慢的往下跌落。

    那血迹也跟着岳兔兔的身体一点点往下延伸。

    “我之所以敢拿你当试验品,是因为,我有足够的把握应对任何突发状况,比如突然变强数倍的你。”许太平淡淡的看着地上的岳兔兔说道,随后,许太平转身走出了牢房。

    牢房里,岳兔兔面朝下倒在地上。

    她的所有自信,在刚才,霎那之间,被许太平一拳给彻底轰碎了。

    她没想到,变强了好几倍的她,在许太平的面前,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

    啪嗒一声。

    地下室的灯被熄灭。

    许太平走出了地下室。

    对于洗髓丹跟洗髓经的表现,许太平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此短的时间就能够定神成功,而且还能让岳兔兔的实力提升那么多,至少从目前来看,这洗髓丹跟洗髓经,还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就算是这样,许太平也不敢贸然的就开始吃药修行,他必须观察一段时间,确保岳兔兔的身上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那他或许才会开始吃药修行!

    第二天是周五。

    对于江源大学的学生来说,这一天是每个星期最漫长的一天,因为这一天过后就是周末了,大家都在盯着时钟,等着下午放学的那一刻的到来。

    许太平觉得今天的时间似乎也过的有些慢,因为明天,夏瑾萱他们将结束他们在贝克恩大学的交换生生涯,回到江源市。

    他们的飞机,将会在明天下午三点抵达江源市。

    许太平已经许久未见他们,眼下对于许太平来说,还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意思。

    傍晚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下姗姗来迟。

    学校里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声,学生们拿起书,前呼后拥的离开了教室,接下去迎接他们的,将会是美好的周末。

    许太平带着几个保安在学校里巡视了一圈,差不多放学的时候,他就带人回到了保卫部,等下课铃一响,许太平就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江源大学。

    他之所以这么着急离校,主要是因为有人约了他吃完饭。

    约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念慈。

    苏念慈让许太平下课之后去警察局接他,所以许太平一下课就离开了江源大学。

    半个多小时后,许太平来到了警察局,刚好苏念慈也下班了,正站在办公大楼门口等许太平。

    换上了常服的苏念慈,在夕阳的映照之下格外的美丽,这支警界之花,随着阅历跟年龄的增长,身上已经没有了当初许太平第一次见到她的那种稚气,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十足,意气风发。

    “跟你说个事儿呗!”苏念慈搂住许太平的手臂,低声说道。

    “说吧,是要包还是要表还是要车还是要房?只要你说的出来的我都能给你买!”许太平傲然的说道。

    “我找你要过这些东西么?说的好像我有多肤浅似的!”苏念慈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哈哈,那你说说,有啥事要跟我说?”许太平问道。

    “说实话,今天这饭啊,不是我约的,是我爸约的。”苏念慈小声的说道。

    “你爸?他约咱们吃饭?不会又是要让咱们结婚吧?”许太平问道。

    “这应该不会吧,上次说了也没什么效果,我估计,应该是普通的吃一顿饭。”苏念慈说道。

    “那就好!”许太平笑了笑,说道,“请哪里?”

    “安泰酒楼,我知道地儿,我带你去,离警局不远,咱们走路过去!”苏念慈说道。

    “好!”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跟苏念慈一起离开了警局,往安泰酒楼的方向走去。

    十几分钟后,两人一同来到了安泰酒楼,然后找到了一个小包间。

    苏俊宝已经早早的来到了包间里,看到许太平跟苏念慈出现,苏俊宝笑着说道,“太皮,可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啊!”

    “也不长,半个月不到。”许太平说道。

    “坐吧!”苏俊宝说道。

    苏念慈跟许太平一同坐了下去。

    “念慈,喜欢吃什么菜,你点,今儿个爸爸我请客,放开了吃!”苏俊宝笑着说道。

    “真的啊?爸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苏念慈调侃的笑道。

    “你爸爸我一直很大方,以前主要是因为经济拮据,现在嘛,有你这么个好女儿,还有这么一个好女婿,我请你吃饭的钱,那还是有的!”苏俊宝笑道。

    “爸,你又提这事儿,不是说了不要说嘛?”苏念慈恼怒的说道。

    “不说,不说,点菜吧,我肚子饿了!”苏俊宝说道。

    苏念慈看了一会儿菜单,询问了一下许太平的意见之后,点了个四菜一汤。

    “爸,晚上就不喝酒了吧?”苏念慈问道。

    “不喝了,不喝了。”苏俊宝摇头道。

    听到苏俊宝这话,苏念慈有些惊讶,因为往日里他让自己的老子别喝酒,那都会被无视,怎么今儿个他说别喝酒,他老子还真就不喝酒了?

    没一会儿,饭菜都被送了上来。

    三个人围坐在餐桌边,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倒也挺温馨的。

    半个小时后,苏俊宝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对苏念慈跟许太平说道,“念慈,太平,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苏念慈好奇的问道。

    苏俊宝伸手从口袋里暗处了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了苏念慈。

    苏念慈一边拿起旁边的餐巾纸擦嘴,一边打开这张纸看了起来。

    这一看,苏念慈的脸色,猛地一变。

    “爸…这,这是什么?这不可能是你的吧?”苏念慈激动的叫道。

    “是我的。”苏俊宝笑了笑,说道,“你看上面的名字。”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你!”苏念慈的眼睛瞬间红了起来,泪水不受控制的漫出了眼眶。

    许太平皱眉看了一眼那张纸,看到纸上的几个字。

    肝癌晚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