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7

    周诺的病房里。

    “打断了陈屠两次手脚,你满意了么?”许太平笑着看着周诺问道。

    “满意满意!”周诺点头道,“许哥果然是出手不凡,一出手就把人手脚都打断了,不过,许哥,我听小希说,这陈屠的背后,听说是竖店市现在江湖之中最厉害的朱老八,您把陈屠打成这样,这朱老八,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啊。”

    “所以我在这里等着。”许太平笑着说道,“我就在这等着,朱老下估计就来了,我顺便把朱老下,这样你以后在竖店市至少就不会被人欺负了。”

    “许哥,你太牛逼了,连朱老八都能摆平!”周诺激动的说道。

    一旁的宋小希有点不以为然,这陈屠只不过是朱老个干将而已,跟朱老八还是差了很多的,朱老八在竖店市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多少知名导演演员到了竖店市都要去朱老八那拜码头,而且大家都必须得找朱老八买盒饭,这能耐可是大了去了,眼前这人竟然说能摆平朱老八,这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的。

    要不是周诺是她的男朋友,她此时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呆着,因为要是一会儿朱老八真的带人来了,保不准她也会跟着一起倒霉。

    许太平跟周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许太平看来,朱老八是肯定会来找他的。

    许太平之所以在医院里还让人去打断了陈屠的手脚,目的就是彻底的激怒朱老八,然后让朱老八来找自己,这样的话,他就可以顺带着摆平朱老劳永逸。

    许太平目前所想的,其实也就到这个层面,至于什么找借口对朱老八开战,那都是朱老八自己yy出来的。

    许太平虽然有心北上,但是眼下对许太平来说并不是北上最好的时机,现在的许太平风头太盛,如果他直接选择北上的话,很容易会暴露他的目标,而一旦让华夏江湖上的人认为许太平是一个侵略性很强的人,那么,接下去许太平有可能面临的,将会是群起而攻之,因为,现在许太平已经成为了长江流域的一头猛虎,周围的那些势力就是独狼,猛虎如果一直留在原地,那大家只会对他敬而远之,可一旦猛虎往外走,那这些独狼为了自保必然会联合起来,对于许太平而言,这非常不利。

    为了避免让人对许太平有所猜疑,这时候的太亚集团就必须要休养生息,等实力足够的时候,再一举出击,以闪电战的方式拿下一块大地盘,到时候就算是周围群狼联合,也绝对挡不了太亚集团的虎爪!

    “等一下如果朱老八来了,你小心点,注意时刻跟在我身边就可以了!”许太平对十三叮嘱道,他不知道朱老八盛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举动,但是不管朱老八做出什么举动,只要十三跟着他,他就能确保十三安然无恙。

    十三在许太平身边虽然更多的算是一个小晴人兼手下的身份,但是对于许太平而言,不管哪个身份都很重要。

    一群人此时全部带在周诺的病房里,将照进房间的阳光都给挡住了。

    周诺觉得有些小激动,因为他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阵仗,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江湖争斗了吧?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两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带头的一个人许太平之前早就见过照片了,就是朱老八,而跟在朱老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挽着朱老八的手,看着像是朱老八的女人。

    许太平刚才其实想过朱老八来的时候的各种可能性,比如带着一批手下冲进来之类的,但是,不管许太平的想象力多丰富,他都没想到,朱老个女人就来了,而且,他的手上,竟然还拿着一束花!

    一束花?!

    许太平忽然想到了某个电影情节。

    电影里面,一个杀手就是在一束花里面藏了一把枪,然后在靠近敌人的时候忽然从花里面拿出了枪,嘣蹦几枪就把人给杀了。

    难不成,这一束花里面,也是枪?

    许太平陡然紧张了起来,如果是普通的手枪什么的,那还好,可如果藏着的是一把散弹枪,那可就有点吓人了,他的身体可没有尝试过跟散弹枪抗衡一下,散弹枪的威力可是非常恐怖的。

    不过,一瞬间之后,许太平又觉得有点不太可能,这朱老八就算真的要下死手,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来啊,毕竟这里是医院,算是公共场合,你打人还能摆平的了,杀人的话,就算他许太平也绝对不可能摆平的了的,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做大牢。

    为了一个陈屠把自己弄进去做大牢,这朱老八应该不至于这么刚烈吧?

    所有的思绪在许太平的脑海里瞬间就过了一遍,随后就看到朱老八面带着微笑对许太平说道,“许老大,真是久仰大名啊!”

    这一声久仰大名,基本上就奠定了朱老八的情绪基调了。

    那站在窗后紧张的看着这边的宋小希,瞪大眼睛张大着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朱老八她是见过的,准确的说,在竖店影视城混的人应该都是见过朱老八的,所以眼前这个拿着花的男人她十分肯定就是朱老八,可是,外界不是都传说朱老八很残暴么?怎么眼下竟然拿着花来了?

    要知道,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可是两次打断了朱老八手下的四肢的!第一次打断可能还只是复仇,第二次打断,那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了啊。

    面对着别人的挑衅,朱老八竟然拿着花来了,然后还和颜悦色的说久仰大名,这可真是奇了大怪了啊。

    “朱老八?”许太平态度十分倨傲的说出了朱老八这三个字。

    “是是是,正是在下,许老大叫我老八就行了!”朱老八笑道。

    “老八?八戒么?猪八戒么?哈哈!”许太平调侃的笑道。

    “随便你,许老大,你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许老大,你说你也真是的,你来竖店市,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呢,我好给你接风洗尘啊!”朱老八笑道。

    “你算什么东西,我来这要跟你打招呼?”许太平继续态度倨傲的问道,眼下的许太平完全摸不到朱老八的路数,所以只能不断的摆出眼前这种惹人厌的样子,看能不能激怒朱老八,弄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结果注定要让许太平失望了,朱老八听到这么侮辱人的话,竟然没有生气,他笑着将花放到了周诺的床边,然后说道,“许老大说的没错,我不算什么东西,您可是大人物,不仅是长江以南的老大,更是蓝旗的执旗人,老个小人物而已。”

    许太平这下可就更震惊了,自己把话都说到这样了,这朱老八竟然还没跳脚?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家伙有事求自己么?

    “许老大,这一次过来呢,其实主要是过来跟您道个歉的!”朱老八继续说道。

    “道歉?”许太平皱了皱眉头。

    “是是是,我手下的人呢,不小心冲撞了许老大的人,实在是万分抱歉,我没想到这个周扒皮会是许老大的人,要知道他是许老大的人,那我说什么也不可能对他下手啊!”朱老八说道。

    “谁让你动他的?”许太平问道。

    “是我一位老友,说实话,许老大,这周扒皮呢,拍了我老友的一些见不得人的视频,所以呢,我老友就来求我威胁一下他,这种事情,不管在哪里来说,我都是要帮的,毕竟是朋友嘛,所以我就让人找到了周扒皮,然后打断了他的腿,许老大,您要有什么火,尽管对着我来,我那朋友不是咱们道上的,是当演员的,只不过是因为被拍了那种视频有些恼羞成怒才找到了我,他的所有事儿,我都担了,您要怎么怪罪我,您尽管开口就成,对了,一会儿我会让人把陈屠那小子带过来,当您面跟您道歉!”朱老八说道。

    朱老番话说的许太平都有点绷不住了,这特么的,哪里有这么搞的,你太特么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周围许太平的手下听到朱老番话,也都被朱老八的人格魅力所惊到了,这年头多的是人一遇到事情就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像是朱老八这种主动为朋友担下事情的人,太少了。

    虽然现在是敌对,但是大家对朱老八,竟然多少有了一些敬佩之意。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双手双脚都固定着石膏的陈屠,躺在担架上,被人从外头抬进来了。

    似乎是因为疼痛,陈屠躺在单上还在不断的低声惨叫着。

    “许老大,陈屠他走不了路,我让人把他抬过来,给您当面道歉!”朱老八说道。

    看到担架上双手双脚都打着石膏的陈屠,许太平赶紧摆了摆手说道,“让他出去,用不着他道歉!”

    “可是,他不道歉,您能原谅他么?”朱老八问道。

    “原谅原谅,我原谅他,赶紧送他回病房!”许太平不耐烦的说道。

    “是,这可是您说的啊!”朱老喜,随后让手下把陈屠给带了下去。

    “既然许老大原谅了陈屠,那我想,这件事情,咱们应该就此揭过了是吧?许老大?”朱老八问道。

    “这个…算是揭过去了吧。”许太平忍不住说道,此时的他就算不打算把这件事情揭过去也不行了,因为人家把身段摆的足够低了,也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许太平并不是一个土匪,他手下的人也都不是瞎子,如果这时候许太平还咄咄逼人,那在道义上许太平就站不住脚了,而一旦道义站不住脚,你就会在你的手下面前失去威信,因为江湖人士也不愿意自己跟随的老大会是一个不讲道义的人。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