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更加扑朔迷离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29

    “你还有完没完了,我说了我会赔钱的!”许太平看到李复仁,赶紧说道。

    “不不不,不是这个事情,许委员,你的徽章你忘了拿了!”李复仁说着,递给了许太平一个精美的盒子。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后打开了盒子,将盒子里的铜质徽章拿了出来。

    这枚徽章上刻着许太平的名字,然后徽章的正面还有一个太阳的图案。

    这意味着这枚徽章的主人,是一个人阶十级满级的高手!

    这可是整个江源市目前出现过的,最高等级的一枚徽章了!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枚徽章,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

    人阶十级满级,这太恐怖了吧!就算是武林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那也不过是人阶五六级的样子,眼前这个人,竟然是人阶十级!

    “多谢多谢!我先走了!”许太平收起徽章,带着两个女的转身就走。

    周围的人目送着许太平等人离去。

    用不了多久,这里发生的一切,注定会被当成一个传说。

    江源市,终于出现了一个人阶十级的高手!

    夏家。

    “这就是铜质徽章啊!手感真是好啊!”夏瑾萱拿着许太平的铜质徽章,一边摸一边说道。

    “你现在的样子特别猥琐,瑾萱,就跟一个抠脚大汉摸着一个小萝莉的手一样!”许太平认真说道。

    “你才抠脚大汉呢!”夏瑾萱瞪了许太平一眼说道,“我是可爱的小公举!”

    “是是是,小公举!”许太平笑着说道,“小公举开学就大二了呢,马上就要做学姐了,有没有很激动?”

    “还好吧,以前高中初中,不也当过学姐么?”夏瑾萱耸了耸肩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刚打算跟夏瑾萱他们说一下洗髓丹跟洗髓经的事情,就在这时,许太平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许太平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后走到了旁边没人的地方,把电话给接了起来。

    电话,是刘克仇打来的。

    “我找到了你母亲所在家族的族人。”刘克仇在电话那头说道。

    “哦?他们在什么地方?”许太平问道。

    “他们现在分散在各处…我用了点手段,撬开了其中一些人的嘴,问到了一些东西,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刘克仇说道。

    “撬开嘴?”许太平瞳孔微微一缩,问道,“问到了什么?”

    “你妈,不是许家人。”刘克仇说道。

    “什么?!”许太平瞪大眼睛问道,“你说我妈不是许家人?什么意思?”

    “三十多年前,你妈出现在了许家,花了大价钱,买通了许家的所有人,同时伪造了身份证明,你妈,就变成了许家的人,后来加入到了你们赵家之后,许家就按照与你妈的约定,伪装成了破产落魄的样子,最终拿着你妈给的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刘克仇说道。

    “怎么会这样…”许太平心乱如麻,他本来还以为找到许家人或许就能够找到自己母亲的线索,但是眼下,事情却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他母亲许家人的身份,竟然是伪装的,三十多年前,那时候他的母亲才十几岁,一个十几岁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情?她有什么资本,可以一个人买通整个许家?

    许太平想不明白,他觉得不仅这件事情,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所以要从许家这一条线上找到你妈的线索,似乎已经变得不可能了。”刘克仇说道。

    “那要怎么继续往下查?”许太平问道。

    “银行交易记录!”刘克仇说道,“我想要找到三十多年前你妈收买许家人的时候转账的交易记录,或许能够从中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么?”许太平问道。

    “目前还没有!”刘克仇说道。

    “那辛苦你了,你要注意安全,如果这一切的背后有着巨大阴谋的话,你现在去查这些,可能会有危险。”许太平说道。

    “危险?如果没危险的事情,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我接下去会大张旗鼓的去查这些东西,如果真的有阴谋,必然会有人站出来阻止我,只要有人站出来,那么,要找到线索,就更简单了。”刘克仇说道。

    “反正你自己注意安全。”许太平说道。

    “等一下我给你一个账户,你先给我打一千万过来,我有用。”刘克仇说道。

    “好!”

    挂了电话,许太平立马给刘克仇转了一千万,随后,许太平面色凝重的走回到了客厅里。

    “怎么了?接了个电话之后脸色都不对了?”夏瑾萱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一点小事。”许太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对了,你之前说要去欧洲玩?打算什么时候去?”

    “这个还不一定呢,得看一下艾玛那边怎么说,总不能傻乎乎的去吧!”夏瑾萱说道。

    “是嘛,那你们好好计划,我有点累,上楼休息一会儿!”许太平说着,转身上了楼。

    “有心事!”宋佳伶说道。

    “而且是很严重的心事!”夏瑾萱跟着说道。

    “那还是让他一个人好好静一静的好!”宋佳伶说道。

    “去欧洲的事情先不要想了,等他回复了再考虑!”夏瑾萱说道。

    “好!”宋佳伶点了点头。

    二楼,许太平的房间内。

    许太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虽然现在还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许太平却是已经感觉到有一股迷雾遮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被毒杀?

    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假死消失?

    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伪造身份?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许太平眼前的这一股迷雾变得十分的浓重,一点都看不到前方。

    许太平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退出杀手界,只不过是为了让生活变得轻松一点,什么所谓的金旗,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对于许太平而言其实都不算麻烦,但是没想到,之前京城时候赵钢镚的一个请求,就让他的世界再一次变得无比的复杂。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可如果杀父的,是自己的母亲,那又当如何呢?

    许太平觉得自己的头脑很乱。

    就在这时,许太平的手机响了起来。

    许太平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是孙建永打来的。

    许太平本不打算接电话,因为今天实在是没什么心情跟孙建永说话,但是犹豫了一下后,许太平还是把电话给接了起来。

    “许主任,在干嘛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孙建永充满朝气的阳光的声音。

    以前许太平听到这声音还是会觉得蛮不错的,但是今天许太平心情不好,反而觉得这声音有点刺耳,他说道,“我在家,怎么了?”

    “我们明天早上要在文化广场那举办义务法律援助活动,现场帮助市民解决一些法律上的难题,要不要一起去?”孙建永问道。

    “义务法律援助?”许太平无奈的捂住自己的脑门说道,“建永啊,你知不知道,我很忙的,我哪里有那些时间去参加你们什么义务法律援助活动?这种活动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一群人围着你问七问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去了也是浪费时间,你还不如去多看看书,然后尽快通过司法考试,当个律师,当个法官啥的。”

    “额…许主任,我,我只是,只是想说,这种活动毕竟是帮助人,所以,所以就约你一起…”孙建永有些尴尬的说道。

    “帮助人?我倒是经常帮助人,可谁特么能帮助我了?”许太平恼火的说道。

    “我…我知道了,许主任,不,不好意思。我先挂了。”孙建永说着,挂了电话。

    许太平随手把手机扔到了一旁。

    眼下谜团遮眼,有谁能帮他呢?

    只有一个还在探查的刘克仇,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帮他。

    许太平觉得有些心累,他索性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因为这么个事情,许太平连续好几天都待在了家里,哪里也不去,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去地下室炼丹,炼完单之后就回到房间修行,甚至于连夏瑾萱的房间都没去了。

    这段时间关荷又不在家里头,如果她在的话好歹还能开导许太平一下,夏瑾萱跟宋佳伶两人虽然也聪明,但是毕竟还没到聪敏的地步,她们只能看着许太平整个人一点点的变得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许太平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完成了洗髓经的第一层定神,为此他吃掉了至少一百颗的洗髓丹,而岳兔兔完成定神,也只不过是用了十颗左右的洗髓丹而已。

    修行的那种爽感,多少冲淡了许太平的一些愁绪。

    这天,当确定自己已经达成洗髓经的第一层定神之后,许太平难得的打开了手机的微信。

    许太平的微信里人不多,能给他发信息的就更少了。

    微信一打开,许太平就看到了孙建永发来的几十条的信息。

    许太平点开信息,先翻到了信息的第一条。

    第一条信息是两天前发来的,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孙建永正站在一条义务法律援助的横幅下,笑的很灿烂。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