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苍天饶过谁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132

    轰隆隆。

    雷声阵阵。

    似乎就连老天爷,也在为孙建永感到不平。

    许太平走回到了镇派出所,然后坐上了自己的那辆兰博基尼,离开了阳城镇。

    阳城镇的多个摄像头都拍摄到了兰博基尼离去的画面,同时,在阳城镇通往江源市的路上的多个探头,也都拍到了许太平的这辆兰博基尼。

    从阳城镇到江源市,许太平一路开回来,专挑有监控探头的路开,所以,一直到许太平将车开回到地下室,整个过程,都被记录了起来。

    很奇怪的是,阳城镇乌云密布,江源市却是阳光正好。

    许太平回到家中,没有跟任何人说话,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正是下午。

    夏家静悄悄的,大家似乎都知道许太平心情不好,所以没有人去招惹许太平,生怕触了霉头。

    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地方,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夏家。

    这个人影行走在马路上,躲开了所有监控。他走在监控的盲区里面,就如同幽灵一样。

    车水马龙之中,这个人影渐行渐远。

    阳城镇。

    孙建永家。

    孙建永家,是一幢破旧的二层小楼。

    紧挨着孙建永家的,是一幢富丽堂皇的五层洋楼。

    孙建永家的围墙早已经被人给砸烂了,只剩下了一些残檐断壁,而孙建永家门口的空地,被那五层洋楼给圈走了一大半。

    站得远一点看过去,孙建永家,就好像是那幢五层洋楼的厕所一样,矮小破旧,散发出腐朽的味道。

    此时,天色阴沉,天空中雷声滚滚。

    孙建永家里头一个人都没有,死一般的沉寂,而在隔壁的小洋楼里,一片热闹非凡。

    洋楼的三楼,一群人聚集在了这里,这群人看着得有是十好几个,有男有女。

    这群人,就是孙培勇的家人。

    阳城镇的人都姓孙,据说非常早年间大家都是同一个祖宗,后来就分化了,到现在几百年了,也有了各自的血脉传承。

    这孙培勇一家,在阳城镇算得上是大户人家。

    孙培勇的老娘能生,生了七个,都是儿子。

    在很多农村,儿子多,就代表着这个家族繁盛,哪怕七个儿子都是农民,那也不是一般小家族可以招惹的起的。

    孙培勇排行老三,常年在家务农,因为不善于与人交际,所以四十多岁了还是单身。

    十几年前杀了孙建永老子的人,叫做孙培军,是孙培勇的二哥,当时杀人到时候同样无妻无子的,前两年放了出来,家里头给张罗了一下,倒是取了个老婆,只不过到现在还没生孩子。

    孙培勇这一辈有兄弟七个,然后他们这一辈又生了不少,算下来这个家族总共得有三十多个人,这绝绝对对算的上是大户人家。

    “那个孙建永,要怪就怪他自己吧,学什么不好,去学法律,这明显是要找咱们麻烦!”一个脸色阴鹜的中年人说道。

    这个中年人叫孙培杭,是兄弟七个的老大。

    “回头得去请个好点的律师,争取让老三不用判死刑。”孙培军说道。

    “老三这一次如果运作的好估计可以被算作是激愤杀人,而且老三还自首了,估计不用死刑,无期徒刑或许就可以了,到时候再表现好一下,十年就出来了!”孙培杭说道。

    “这下子孙建永他们家,可就真的绝后了,哈哈哈!”孙培军笑道。

    周围的人纷纷笑了起来,只要孙建永家绝了后,那只剩下一个女人能成什么气候?保不准用不了三两年,还能把孙建永他们家的地据为己有,到时候那可就赚大了!

    整个小洋楼里洋溢着过年一般的欢乐气息。

    轰隆一声。

    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几乎就落在小洋楼的前头。

    所有人都被这一道雷给吓了一跳,整个三楼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这…咱们这么做,会不会有点不太好?”老五的媳妇小声的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孙培杭皱眉说道,“你们没读过书么,这世界本来就是优胜劣汰的,那些不够优秀的人,只能被淘汰,而像咱们家这样的,就应该香火旺盛,代代相传下去!”

    轰隆。

    又一道惊雷从天而降。

    惊雷就在三楼阳台外落下,所有人都忍不住往那看了一下,结果就看到,竟然有一个人,站在了三楼的阳台。

    惊雷从他的身后落下,将那个人的身体猛地照亮了一下,然后又一下子暗了下去。

    “什么人?!”孙培杭惊讶的看着阳台上那个人问道。

    阳台上的那个人带着一张十分诡异的面具,面具似乎是一尊佛,但是在佛的眉心位置,赫然是一个红色的点。

    如果懂佛的人自然会知道,这一张面具,就是地藏王的面具。

    “你们,似乎很开心你们刚断了别人家的后。”带着地藏王面具的人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马上从我们家滚出去,不然的话,有你好看!”孙培杭激动的呵斥道。

    “不然的话,你也要杀了我,是么?”戴着面具的人问道。

    “这人有问题,报警!”孙培杭沉声说道。

    旁边的孙培军刚拿起手机,忽然,一把刀破空而至。

    噗的一声,孙培军的手被直接切断,整个手掌掉落到了地上。

    周围的人全部一惊,有的人惊慌的叫了起来。

    下一刻,那戴着面具的人飘然而至。

    惨叫声,从小洋楼里不断的传出。

    雷声阵阵,将这惨叫声给淹没在了其中。

    瓢泼的大雨冲刷在地面上。

    任凭这大雨怎么冲刷,似乎,都刷不去这一幢小洋楼上的鲜血。

    半个小时后。

    阳城镇派出所接到报案,称孙培杭家发生了命案。

    所长亲自带着手下的精兵强将,冒雨赶至孙培杭家。

    在一楼,所长亲眼看到了三楼窗户上那喷溅的血迹。

    所长心里隐隐觉得有大事发生了,他赶紧带着手下冲进了洋楼内,然后上了三楼。

    当所长来到三楼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这个一二十年的老干警,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三楼样楼内,满是鲜血,以及断肢。

    所长只能通过人头确认,有超过十个人,被杀死在了这里。

    这里面有男有女。

    所长大惊,连忙给市里头打去了电话汇报,同时将现场封锁了起来,随后,所长走进了客厅。

    客厅里是最惨烈的,整个客厅的地面都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所长,看墙上!”一个警察激动的叫道。

    所长混着这个警察所指,往大厅正中央的墙壁上看去。

    墙壁上,赫然写着两个字。

    正义!

    这两个字巨大无比,几乎将整个墙面都给占据了。

    这两个字通体猩红,一看这地面上的血迹,不难知道,这两个字,是用鲜血所写。

    这两个大字苍劲有力,扑面而来就是一股磅礴之气。

    如果这两个字不是出现在这里,如果书写这两个字用的不是鲜血,那这两个字,绝对算的上是气势磅礴的大家之作。

    只可惜,现在这两个字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了十几具的尸体边上,看起来,充满了肃杀之气。

    看着这两个字,所长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他大概已经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发生血案了。

    应该是有什么人知道了这一家子人做的事情,所以才找上门来了。

    “小孩呢?这家的小孩呢?”所长赶紧问道。

    “都在五楼楼道。

    一听到小孩都安全,所长松了口气,心里头对于那个不知名的杀手,竟然多了几分敬意。

    当然,这几分敬意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作为一个警察,他的职责是抓到犯人,而不是去崇敬犯人。

    大雨很快就停了。

    这夏天的雨都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道彩虹,出现在了空中。

    得知这里发生血案的村民很多都赶了过来。

    整幢洋楼已经被封锁了起来。

    村民们还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只能在外头观望。

    警车,救护车什么的停了好多辆在门口,灯光不断的闪烁着。

    “所长,这孙培杭家,怎么个情况?谁死了?”有人看到所长从走出洋楼,赶紧问道。

    所长本不该多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他忽然间想说出来。

    “都死了。”所长说道,“孙培杭一家七个,除了孙培勇,所有人,都死了,还有他们的妻子。”

    周围的人全部被镇住了。

    十几个人,竟然都死了?!

    “报应啊,真的是报应啊!”一个老者大声的说道。

    “孙培杭家,遭到报应了啊!”有人跟着说道。

    孙培杭家对孙建永家做的一切,阳城镇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而且,孙培杭一家因为人多势众,在阳城镇行事十分霸道,早就已经惹得天妒人怨,眼下这一家人被几乎屠了满门,现场竟然没有一个觉得这一家人可怜,反而都在高呼报应!

    所长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村民。

    他忽然想到了三楼墙壁上的正义两个字,忽然间想到了一句话。

    “苍天,饶过谁?”

    最快更新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