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零三章 师兄弟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203

    夏天的风,微微有点凉。

    许太平跟宫本樱桃之助一起离开了酒店,桃之助在半路先一步下了车,毕竟,他没有受到邀请,不能跟许太平一样进入到天皇宫之中。

    车子一路往东,最终来到了庞大的天皇宫外。

    天皇宫可以算作是脚盆国首都西京市最为著名的一个景点了,这个地方有点类似于华夏的紫禁城,不过,天皇宫的历史很短,只有几十年而已。

    整个天皇宫占地面积巨大,分为内外宫两个部分,外宫面对游客开放,只要你花点钱买张门票,就可以进入参观,这一点跟紫禁城还是一样。

    据说之所以会有这么个天皇宫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一代的天皇是一个华夏迷,所以,在他登基之前,就已经开始着手让人建造天皇宫了,整个天皇宫的布局,基本上就是按照紫禁城的布局来的。

    天皇宫的外宫种植了非常多的樱花树,每到三十月份,这里樱花树开花,很多脚盆国的人会拖家带口的来到这里进行春游。

    宫本樱带着许太平走了另外一条路进的天皇宫内宫,并没有经过外宫,这让想要看看外宫风景的许太平多少有些遗憾。

    来到内宫,许太平跟宫本樱两人早早的就下了车,然后一起徒步往内宫中央靠左的一处宫殿走去。

    这天皇宫居住的都是天皇一家子,所以,天皇宫最正中央那最宏大的建筑,就是天皇他老人家的,而在靠左一侧那小一点的宫殿,就是给天皇宫的老大天神的。

    这一座宫殿的规模,甚至于比大皇子的宫殿的规模都要来的大,可想而知天神他在天皇宫里的地位有多高。

    许太平路上看到了不少穿着神袍的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神徒,神徒的地位在天皇宫内算是最低的,因为他们都伺候别人的,有点类似于古时候华夏皇宫的太监宫女,当然了,这些神徒可没有跟太监一样,全部阉割了。

    宫本樱一路沉默着往前走,路上有人看到她,都会站到一边对着她鞠躬行礼,从这一点上来看,宫本樱在天皇宫内的地位,那绝对是非常高的。

    两人花了得有小十分钟,才走到了天神的住处。

    “我进去通报一下,许桑在外面稍作等候就可以了。”宫本樱说着,对许太平鞠了一躬,随后转身走进了天神的住处。

    许太平眯着眼抬头看了一下这幢建筑的正门上的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字,天神宫。

    许太平站在那,耐心的等着,路上不时有人路过,在看到许太平的时候,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艳的表情,毕竟,此时的许太平太帅,太有仙气了,就如同是一个翩翩少年一般,特别是那些女性的神徒,看到许太平几乎要挪不动身子了。

    许太平双手自然的放在身前,目不斜视。

    几分钟后,宫本樱从天神宫内走了出来,笑着对许太平说道,“天神大人已经起来了,正在里面等您。请您随我来吧。”

    “好!”许太平点了点头,跟随着宫本樱走进了天神宫。

    天神宫的正殿摆放着一尊巨大的天照大神像,宫本樱带着许太平直接上到了二楼,在二楼楼梯口的位置脱去了鞋子,光着脚走进了二楼中间的房间。

    房间的地面上铺着软软的榻榻米,脚踩在上面发出吱吱吱的声响。

    许太平跟随着宫本樱走到房间正中央的位置,宫本樱并膝跪了下来,而许太平则是盘腿坐了下来。

    “许桑,面见天神大人,应该用跪姿。”宫本樱说道。

    “我膝盖不好,只能这样了。”许太平无奈的耸了耸肩。

    宫本樱似乎知道许太平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这只是我们的一种礼仪。”

    “但是我真的膝盖不好。”许太平说道。

    宫本樱无奈的笑了笑,也不再强求许太平要用跪姿。

    房间的四周点着熏香,整个房间里飘荡着十分好闻的味道。

    房间正前方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一个老头,许太平见过这老头,应该就是当代的天皇。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房间的一侧传了出来。

    许太平赶紧正襟危坐,双手放在两腿的膝盖上,摆出一副老子很认真的姿态。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重,一个穿着大红色神官袍的人,出现在了许太平的面前。

    这个人首先引起许太平注意的,是他脑袋上的那一定长长的白色的帽子。

    这帽子大概得有半米长,有点类似于厨师的帽子,但是又不同,厨师的帽子上面是一个圆口,而这个白色的帽子越往上就越窄,最终在半米高的位置口子完全收了起来,从外形上看有点像笋。

    这白色的帽子下,是一张略显苍老的脸,这张脸…许太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有点像是男人,但是又有点像是女人,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这张脸看起来,都让人很舒服,他并不是那种非常好看到脸,可是,这脸上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就能让你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许太平本以为天神应该是一个很威严的人,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张温暖的脸庞,在之后就是天神身上那一套大红色的神袍了,神袍十分宽松,像是在里面吹了气一样,让天神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十分的庞大,可是许太平知道,天神的身体应该是偏瘦的,这一点从他裸露在外的手脚就可以看的出来。

    天神走到天皇的画像下面,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您好,许桑。”天神开口道,他的声音跟他的样子一样,也完全是中性的。

    “您好,天神先生。”许太平认真的回应道,眼前这个天神虽然没有给他任何威压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太平觉得,自己的一切似乎都被天神所看透了一样,而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许太平知道,那肯定是因为自己的气机已经被完全锁死的关系,只要一个人的气机被完全锁死,那就会有一种被完全看透的感觉。

    “放轻松一些。”天神微微笑了笑,说道,“虽说我是脚盆国的天神,但是,在我幼年的时候,我曾经在华夏游学过非常长的时间,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算是半个华夏人。”

    “哦?”许太平挑了挑眉毛,如果是一个普通脚盆国人这么说,那没什么,可如果是身居高位的天神这么说,那这话可就有点言重了,一个在天皇宫内仅次于天皇的人物说他是半个华夏人,这就相当于米国的副总统说他是半个华夏人一样,这在政治上是巨大的错误。

    “你不用想太多,我这人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天神笑道。

    “天神先生在我华夏游历,都去过什么地方?”许太平好奇的问道。

    “武当,少林,都去过,还有很多隐世的家族,也曾经拜访过,我在华夏认识了很多人,结交了很多的朋友,到现在,还有师兄弟在华夏。”天神说道。

    “师兄弟?!”许太平震惊的看着天神,说道,“您在华夏拜师了?!”

    “嗯。”天神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师父,就是华夏人。”

    “我操!”许太平忍不住惊叹了一声,这整个脚盆国最能打的一个人,竟然是拜师华夏人,这要说出去,谁能信啊。

    “我有一个最小的师弟,或许你会认识。”天神说道。

    “谁?”许太平问道。

    “赵青衫…”

    整个房间内,一片死寂。

    许太平从来脚盆国到现在,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震惊过,哪怕昨天明日花姐姐说她是雏儿,许太平估计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震惊。

    赵青衫竟然是天神的师弟,这…这尼玛许太平有再丰富的想象力也绝对不可能想到这个啊。

    一旁的宫本樱也愣住了,似乎她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情。

    “你不认识我师弟么?”天神问道。

    “认,认识。”许太平面色为难的点了点头,说道,“但是我没想到,尼玛竟然会是师兄弟…这个,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你们两个的年纪应该差了不少岁吧?”

    “我大了他二十岁,我是第一个拜入师父门下的,而他则是在我即将出师的时候才进来的。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天神说道。

    “师父?你们的师父是谁?能够教出你们这样的人物,你们的师父,一定不简单吧?”许太平问道。

    “师父,他没有名讳。”天神摇了摇头,说道,“我在师父门下学艺多年,从未听过师父名讳,而似乎,似乎也没有任何的朋友亲人,他一人活于世间,潇洒来去。”

    “有意思,没想打华夏竟然有这么一号人物!”许太平忍不住感叹道,能够教出天神跟赵青衫这种绝顶高手的人物,那得风华绝代到何种程度啊!

    许太平完全难以想象。

    “那你们师父是什么流派的呢?”许太平问道。

    “师父说他无门无派,所学斑驳杂乱,但是却能够取长补短,自行对所学进行修改融合,要说人杰,师父,算的上是我此生所见,第一人杰。”天神说道。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