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五十五章 众生相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255

    华夏,京城。

    烟雨蒙蒙。

    今天是赵老爷子出殡的日子,一大早,很多人就已经来到了赵家。

    虽然最近有很多对赵家不利的传闻,但是毕竟赵家积威已久,而且赵老爷子生平做人也算挺不错的,来送他的人自然是非常多的。

    一大早赵家的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送行的人很多,他们必须给这些送行的人划分级别,身份越尊贵的,级别越高,那就可以越靠近赵老爷子的棺柩。

    这些事情都有很多的说道在里头,并不是你来个人就可以站在赵老爷子的身边然后送赵老爷子最后一程,就如同请客吃饭一样,什么人坐在什么地方,那都是有讲究的。

    许太平开着一辆稀疏平常的别克,缓缓的停在了赵家门口的停车场里。

    停车场里车很多,但是这个停车场很大,足够停下许太平这辆车。

    将车停好,许太平从车上走了下来。

    从飞机上下来的许太平本来是穿着普通休闲衣服的,只不过这会儿却变成了黑色的西装,西装的手臂位置还缠绕上了一块白色的布。

    许太平安静的走向了赵家的大门口。

    赵家的大门敞开着,很多人站在门口排队,也有一些身份尊贵一些的人,可以走另外一边不用排队的通道。

    之前的许太平来的时候都是走的另外一边,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了赵家人的身份,赵太勋也已经不在赵家里了,所以,他只能走到队伍的最末尾,然后跟着所有人一起排队。

    看着面前长长的队列,许太平忽然间想到了赵钢。

    如果赵钢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在许太平眼里的赵钢,不拘小节,不看重尊卑,只要能交往,三教九流也无所谓,可是现在的赵家,却连一个进门,都要分三六九等。

    这或许就是一个家族跟一个人的最大区别吧,你是一个人的时候,你可以完全不去计较这些礼节性的东西,可如果你是一个大家族,你就不能不去计较这些,就如同罗什舒亚尔家族一样,贵族的那些繁文缛节就一定让他们过的舒坦么?不一定,但是,他们又必须走那一套,眼下的赵家也如此,家族做大了,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就会让人觉得你这个家族不够高贵,不过威严。

    而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赵钢不愿意在这里生活的原因吧,因为赵钢这人,生性洒脱,怕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么多的繁文缛节。

    许太平排在队伍里,很多人认出了他,毕竟,上一次赵老爷子过寿,许太平坐在主桌上,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很多人对许太平记忆十分的深刻,再加上前几天京城传闻京城四少之首李江山侮辱了许太平,许太平更是被很多人所熟知,一直到了昨天,赵家发表公开声明,说许太平涉嫌身份作假,赵家宗祠堂剥夺了许太平赵家的身份,一时之间,许太平直接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很多人都觉得,从几个月前赵老爷子做寿开始,许太平就给赵家下了一个套,先是用计披上了赵家后代的外衣,然后故意被李江山给,间接的让赵家也丢了脸,得亏是赵家发现的早,不然的话,这许太平不知道还得给赵家丢多少次的脸。

    周围的人看许太平的眼神并不是那么的友好,有的带着戏谑之色,有的则是赤果果的鄙夷,这与几个月之前的那种羡慕,敬畏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太平站在人群里,目视着前方,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就站在那,就如同一颗苍松一般。

    队伍一点点的往前进,许太平也跟着队伍一步步的往前走,身边不时有人被赵家的人带着穿过队伍,走进旁边的专属通道。

    有赵家人看到了许太平,有的人愤怒的盯着许太平看了许久,因为在他们看来,许太平这样一个假冒的赵家人,实在是阴险至极,他从赵家获得了那么大的好处,结果还被李江山给侮辱了,间接的丢了赵家人的脸。

    有的人看到许太平面露讥讽之意,在这些人看来,许太平狐假虎威的行为,实在是下作至极。

    还有一部分人看到许太平,面色怪异,有叹息,有愤怒,也有遗憾,这些人在许太平在赵家的时候跟许太平关系还行,只不过这会儿,他们也只能把许太平当做陌路人。

    就这样,一直排了得有半个小时左右的队,许太平才来到赵家的门口。

    因为是来给赵老爷子送行的,所以用不着什么邀请函,只需要对身份做一个简单的检查,然后再顺便过一下安检就可以了。

    站在门口的是几个赵家人,许太平来到门口,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对方。

    对方并没有接过身份证,而是直直的看着许太平。

    “你…还好意思来么?”一个中年人开口问道。

    许太平见过这个中年人,多亏了他的好记性,所以他知道,这个中年人的名字叫做赵盯。

    “我来送送老爷子。”许太平说道。

    “你一个假冒的赵家人,有什么脸面,来送老爷子?”赵盯问道。

    “我是以许太平的身份来的。”许太平解释道。

    “我们赵家,不欢迎你。”赵盯恶狠狠的说道,“你假冒我们赵家后代的身份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以赵家人的身份向李江山求饶?我们赵家,从来都只有站着死的战士,你以赵家人的身份向李江山乞怜,丢的是我赵家人的脸,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许太平点头道。

    “所以,请你离开这里,我们赵家,不欢迎你。”赵盯说道。

    “走吧,别站在那,看了心烦!”赵盯身边一个赵家人说道。

    “赶紧滚远点,我们赵家不是你这种小人可以来的。”另外一个赵家人说道。

    “许老板,回你的江源市吧,京城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涉足的。”一个站在许太平身后的人语气调侃的说道。

    “还以为是条过江猛龙,没想到,竟然只是一条披着虎皮的狐狸。”站在更远的一个人笑道。

    周围的人都是有文化的,哪里听不出这人是在说许太平狐假虎威,登时一群人就笑了出来。

    许太平站在那,面色不变,说道,“老爷子生前待我不薄,我想送送他,拜托了。”

    “你也知道老爷子待你不薄?那你知道老爷子这辈子最看重的是什么么?就是脸面,你丢了我们赵家人的脸,你还有什么脸送老爷子?”赵盯问道。

    “我的错。”许太平诚恳的说道。

    “别说了,你走吧,我们赵家不欢迎你。”赵盯摆手道。

    “走吧,赶紧走!”

    “走远点!”几个赵家人一起说道。

    许太平叹了口气,只能转身走出了队伍。

    就在这时,几个人从一旁走了过来。

    这几个人并没有排队,而是径直走向旁边的专属通道。

    许太平此时刚从队伍里走出来,刚好挡在了这些人的前头。

    这些人,带头的一个许太平认识,不是别人,正是赵香芦,而在赵香芦的身后跟着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许太平不认识,但是,他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因为,许太平不止一次在电视上,在报纸上看到过这两人。

    这两个人,那个老一点的,瘦瘦的那个,叫做李宝路,华夏首富,而那个年轻的,跟李宝路长得很像的男人,正是李江山。

    就是那个在电话里侮辱了许太平的李江山。

    李宝路的身上跟许太平一样穿着黑色的西装,至于李江山,则穿着一身很休闲的白色的衣服,虽然颜色上倒也算是比较严肃,但是以他的身份,出席赵老爷子的出殡仪式,还穿的这么休闲,着实是有些不太合适。

    许太平看了赵香芦一眼,随后往后退了半步,将路让开。

    赵香芦带着两人从不远处走来,一直走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赵香芦脸色为难的看了一下许太平,没有说什么,从许太平的身边擦身而过。

    李宝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也从许太平身边走过,李江山走的慢了一些,在经过许太平身边的时候,李江山忽然停下了脚步,随后看向了许太平,笑了笑,说道,“赵太平?”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后又听到李江山说道,“许太平!”

    许太平看向李江山,李江山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没有等他说话的意思,径直往前走去。

    虽然李江山只是说了六个字,但是话里侮辱的意思,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

    许太平站在那,并没有多说什么,而这样的表现在周围的人看来,那就是赤果果的认怂。

    “垃圾,我之前还以为他多牛逼了,什么狗屁执旗人,绝对是走关系拿到的。”

    “我也觉得,保不准这家伙至少个傀儡呢!不是说他的血液样本是赵太勋给伪造的么,保不准他就是赵太勋的傀儡。”

    “你这么一说,赵太勋的死我就觉得奇怪了,该不会是这家伙故意杀死了赵太勋,灭赵太勋的口吧?”

    “我觉得有可能!”

    周围的人一阵议论纷纷,许太平没有理会他们,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刚走几步,一个声音忽然想起。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