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我的老大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41

    兴隆酒楼,是港市非常古早的一家酒楼。

    虽然老,但是生意很不错,特别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吃夜宵的人非常多,有时候到了十二点还需要排队。

    很多老港人都已经习惯了晚上拖家带口的来这里吃点东西回去好睡觉。

    载着牛郎的车,来到了兴隆酒楼的楼下。

    牛郎从车上下来,在牛郎前后的两辆车上,牛郎的手下也从车上走了下来。

    牛郎往酒楼上走,他的七八个手下也跟着一起往楼上走。

    “你们在这里守着就是了,两个跟我上去就成,朱老是我以前的老大,不会害我的。”牛郎说道。

    几个手下互相看了看,随后,两个最能打的手下跟着牛郎往楼上走去。

    走到一半,牛郎忽然又转身走下了楼,然后走到了街对面的一家杂货店里。

    “老板,有云烟么?”牛郎问道。

    “云烟?这可不多见,不过我这还真有!”老板说着,打开抽屉说道,“要哪款?”

    “就这个,金色包装的。”牛郎说道。

    老板拿了一盒烟出来,递给了牛郎。

    牛郎付了钱,而后转身往兴隆酒楼走去。

    “老大,我记得你不抽这个烟吧?”一个手下好奇的问道。

    “朱老抽啊。”牛郎笑着说道。

    “老大您对朱老是真孝敬。”手下说道。

    “他是我的贵人,我当初入道的时候有两个贵人,一个许哥,还有一个就是朱老了,我刚入道的时候就进的鸿泰,当时就跟在朱老的手下,朱老对我颇为照顾,咱们江湖人,最讲究的就是道义,尽管咱们现在跟鸿泰争抢地盘,但是,朱老一天是我的老大,那就一辈子是我老大,对老大就要孝敬!”牛郎认真说道。

    身边的手下点了点头,一起说道,“我们明白了!”

    带着两个手下,牛郎上到了酒楼的三楼,然后来到了0包房外。

    牛郎敲了敲包房的门,门内传来了朱老的声音。

    “进来!”

    牛郎将门推开,随后带着两个手下走了进去。

    0包房内,不大的圆桌旁边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朱老,另外几个看着都三十几岁的人。

    除了这几个人,现场也就只有两个朱老的手下在。

    “牛郎!”

    “牛郎哥!”

    那几个人纷纷跟牛郎打招呼道。

    “你们还真的都来了!”牛郎笑着走到桌边,从口袋里拿出了烟,把包装撕开,然后抽出几根,先递了一根给朱老。

    “你小子,还记得我喜欢抽这个呢?算是有孝心!”朱老笑着接过了烟。

    “当然记得,您老人家的喜好,我一辈子都记得。”牛郎说着,把烟散给了在座的其他几个人。

    这一桌子的人,都是牛郎刚出道的时候就认识的,尽管很多现在已经各奔东西,但是彼此之间的感情还是有的。

    “坐吧!”朱老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牛郎笑着坐了下来,随后说道,“朱老,咱们这几乎都聚齐了,当年我们几个您手下的干将,哈哈!”

    “除去几个去见了关二爷的,其他的都来了,我让他们做了不少好吃的。都是当年你们喜欢的。”朱老笑道。

    “那可真好,我肚子饿得很!”牛郎说着,将烟盒放到了桌子上。

    “牛郎,作为你以前的老大,今天晚上让你过来,还是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朱老忽然说道。

    “哦?您说。”牛郎说道。

    “你让你的人,退出瑞丰吧。”朱老说道。

    “哦?”牛郎挑了挑眉毛

    瑞丰,是港市的一个区,算不上富庶,但是也还不错,牛郎最近跟鸿泰主要的矛盾点就在瑞丰这里,鸿泰跟牛郎都想拿下瑞丰,双方斗了好几次。

    “朱老,您不是已经不管鸿泰的事情了么?”牛郎说道。

    “虽然不管,但是架不住底下的人成天来说啊。”朱老淡淡的说道,“现在鸿泰管事的那几个人,成天来跟我说,说我养出了一只老虎来,天天跟他们打。”

    “朱老,按道理说,你是我的老大,你说的话,我应该听,但是,放到社团的层面上,我是我手底下的那些人的老大,那么多人指着我吃饭,地盘越多,兄弟们赚的也就越多,为了瑞丰,我们已经跟你们打了一个多月了,眼下占到了要让出瑞丰,那就算我愿意,我手底下的人也不会愿意不是?”牛郎认真说道。

    “手底下的人,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你是老大,你说什么,他们敢有什么意见么?”朱老问道。

    “朱老,当初是你跟我说,做老大就应该照顾好兄弟的,如果我这一次强压下所有人,那以后,大家谁还为我拼命?”牛郎说道。

    “那你就给我这个以前的老大一个面子!”朱老说道。

    “朱老,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但是这个事情,没法商量。”牛郎摇头道。

    “哈哈,那好吧。”朱老笑了笑,说道,“我其实也是帮下面的人问问,你知道的,我年内就会退休,现在虽然是话事人,但是管事的基本上不是我了。”

    “嗯!”牛郎点头道,“朱老,其他事情,但凡是你有需要的,跟我说,就可以!”

    “好!”朱老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拍了拍手,说道,“上菜吧,吃点东西回去好睡觉!”

    “有点水晶粉么?这家的水晶粉是一绝!”牛郎笑道。

    “你觉得呢?怎么可能没点。就知道你小子喜欢这口。”朱老笑着说道。

    “我还记得,有一回,您带我们出去跟人谈判去,也是在饭桌上,当时有一道菜就是水晶粉,然后我就低头一直吃,后来谈完了您还骂我了,说那种场合,吃饭只是一个由头,不能真的吃,哈哈!”牛郎说道。

    “我想起来了。”朱老点了点头说道,“那一次你小子,一个人把一盆水晶粉都吃了。”

    “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很多时候,咱们道上的人,约吃饭根本不是为了吃饭,而是有事要说。”牛郎说道。

    朱老笑了笑,说道,“不过我们这一次,是真的吃饭。”

    “那是!你可是我的老大,咱们能有什么事要说。”牛郎笑道。

    就在这时,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几个服务生从门外走了进来。

    牛郎坐的位置刚好背对着门口,所以他没看到,在他的身后总共有四个的服务员往里走。

    其中一个服务员走到了牛郎的身后,他的手里端着的就是一盆水晶粉。

    服务员脸色冷漠,看着面前的牛郎,一只手的手指头插进了水晶粉内,而后陡然往外一拉。

    一条晶莹剔透的水晶粉一样的东西被服务员给拉了出来,而后服务员双手抓住这条水晶粉一样的东西,猛地勒在了牛郎的脖子上!

    这水晶粉一样的东西并没有断,而是直接勒进了牛郎的脖子里!

    这,竟然不是水晶粉,而是鱼线!

    这边异变突起,另外一边,牛郎的两个手下注意到了这的情况,激动的就要冲过来,可就在这时,两把枪顶在了这两个人的脑门上。

    那几个端菜进来的服务员,竟然从他们的菜盘中抽出了手枪!

    牛郎的两个手下猛地僵住了身子,不敢妄动,而此时,在桌子边上的牛郎,因为突然被勒住脖子,他整个人猛地挣扎了起来。

    “干,干什么!”牛郎的嘴里艰难的冒出了这几个字,那细细的鱼线紧紧的勒进了他的脖子里,甚至于还勒出了血来!

    牛郎的双手不断的挥动着,试图去抓身后的人,而且,他的双脚也同时发力,将身子往后顶。

    就在这时,那坐在牛郎对面的他的几个老兄弟全部站了起来,冲到了牛郎的身边,有的人抓住了牛郎的手,有的人抓住了牛郎的脚。

    几个人,将牛郎给完全控制了起来。

    牛郎的身体奋力的扭曲着,挣扎着,一张脸因为缺氧已经变得通红无比,可是,不管他再怎么挣扎都没有用,那鱼线已经紧紧的勒进了他的脖子,他的四肢就算挣扎的已经脱臼了,也无法从他的那些老兄弟的手中挣脱。

    朱来坐在椅子上,淡淡的看着牛郎,说道,“牛郎,我给过你机会了。”

    牛郎眼睛瞪得硕大,直视着朱老。

    朱老的面前,还放着他刚才敬的一根烟。

    “啊,唔…”牛郎的嘴里只能发出几个意味不明的音来,根本无法说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话,他的脸也开始从红色,一点点的往青色变。

    那几个控制着牛郎的老兄弟,忍不住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牛郎还在挣扎,濒死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甚至于一度让牛郎把其中一个人给踢飞了出去。

    那人撞在了牛郎身后的桌子上,把桌子上牛郎买的那包云烟都给撞的掉到了地上,不过,这刚踹开一个人,立马就有人再扑上来,抱住了牛郎的脚,让牛郎无法动弹。

    牛郎身上的力量慢慢的越来越小,随后,牛郎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朱老站起身,走到了牛郎的面前。

    牛郎的一张脸已经完全变成了青色,他瞪大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曾经的老大。

    朱老叹了口气,抬起手,轻轻的捂住了牛郎的眼睛。

    下一刻,牛郎彻底停止了挣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