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透支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424

    “你洗漱吧,先这样了,对了,月底,杀手大会就要开始了,你要去看看么?”夜莺问道。

    “你参加么?”许太平问道。

    “杀手之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我不去,但是可能会去看看,当年你就是因为杀手大会成了世界第一杀手,我想看看,在你之后,是否会出现如你一般让人惊艳的人。”夜莺说道。

    “希望会有吧。先这样了。”许太平说道。

    “嗯!”

    许太平挂断了电话,然后盯着面前的景致。

    镜子里的他,头发有些散乱,也有些长,已经盖住了额头。

    在额头前头的那些头发上,有一小撮的白毛,隐藏在了里头,如果不注意看的话还真的很难注意到。

    许太平小心翼翼的将头发拨开,那一小撮的白毛,更加明显了。

    这一小撮白毛并不多,准确来说应该是一缕。

    许太平看着自己的这一缕白发,陷入了沉默。

    似乎,体内生机的流逝,已经超出了许太平的预估,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会出现白发。

    许太平抓住那一缕的白发,然后用力往下一。

    那一缕白发直接被许太平给了下来。

    许太平看了一下这一缕白发,随后把白发扔进了一旁的马桶,然后按下了冲水键。

    看着那一缕白发在马桶里转了好几个圈,然后被冲走,许太平莫名的叹了口气。

    当他知道他几乎有不死身的时候,他似乎慢慢的形成了一种惯性,那就是拼命。

    以前的他也拼命,但是却没有现在这么拼,现在,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他可以用喉咙去迎接人家的利剑,可以用身体去面对别人的子弹,他什么都敢干,而生机的流逝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似乎根本不算什么。

    就如同是花信用卡的钱一样,他不断的透支着信用卡,然后再以卡养卡,似乎所有钱都不用还一样,就这样日积月累,直到某一天,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你发现,你所欠的钱,已经到了一个你根本无法还清的程度。

    透支,就是现在的许太平。

    许太平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头发依旧很多,很浓密,那一小撮没掉的头发对于整个脑袋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可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许太平估计,迟早有一天,他的头上会长满白发。

    到那时候,难道他能把所有头发都拔了么?

    不能!

    “看来还是得珍惜一下生命,不能太拼了!”许太平自语了一声,随后转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在港市,许太平基本上已经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所以,许太平买了最早的一般下午三点飞下海市的飞机的机票,之所以直接飞下海市而不是江源市,是因为刘克仇之前打来了电话,告诉许太平欣悦顺利的通过了江源市私立中学的高三的测试,明天就会正式在私立中学入学,成为私立中学的一名高三学生,这个事情刘克仇都帮他搞定了,那江源市许太平就暂时没什么事了,所以,他选择直飞下海市,然后去接受自己的华夏武术协会会长的位置。

    一想到这,许太平还有点小激动。

    当然,许太平激动并非是因为要当官了,而是因为这位置是赵青衫的。

    赵青衫现在跟许太平已经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了,许太平能坐上赵青衫的位置,那对于许太平来说,这也算是变相的复仇了。

    从港市飞下海市很快,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飞机就降落在了下海市机场。

    许太平从机场出来,刘克仇等人已经等在了机场外头。

    这一波人格外的引人注目,刘克仇本人很深沉,身上一股子阴郁的气息,岳兔兔长的很好,身材更是爆炸的那种,绝对的性感尤物,阿九看着是个小孩,至于华白鹭,样子一点不比岳兔兔差,而身上的气质跟岳兔兔却形成了完美的两个极端,一个性感,一个传统朴素。

    “太平!”

    “老大。”

    众人看到许太平出来,纷纷打招呼。

    “走吧,去华夏武术协会总部!”许太平说道。

    “好!”

    一行人坐进车内,刘克仇开车,阿九坐副驾驶,岳兔兔,许太平,华白鹭三人坐后排,刚好坐满一辆车。

    “你喷香水了?”许太平看向一旁的岳兔兔问道。

    “怎么样,好闻么?这是我让白鹭特地为我调的香水哦!”岳兔兔笑眯眯的说道。

    “你还会弄香水啊?”许太平看向华白鹭,惊讶的问道。

    “华夏古法做的香水,也算是中药的一种,有的可以提神,有的可以驱蚊,有的甚至于可以崔情。”华白鹭说道。

    “那兔兔这个呢?”许太平问道。

    “你觉得呢?”华白鹭问道。

    “当然是崔情的咯!”岳兔兔笑眯眯的挽住许太平的手,用自己的胸压在许太平的手上,笑嘻嘻的说道,“老大,是不是现在感觉心里砰砰砰直跳”

    “一会儿到了华夏武术协会,收敛一些。”许太平淡定的说道。

    “白鹭,你不是说我身上的香水对男人很有效的么?”岳兔兔皱眉问道。

    “这毕竟不是崔情药,有效果的前提,必须得是那个男人对你有兴趣,现在看来,太平似乎对你没有一点兴趣,对了,包括克仇。”华白鹭说道。

    “你们这些人,很讨厌也,人家这么漂亮!”岳兔兔恼火的说道。

    “好了,别作了,这种香水很容易让你暴露位置,也容易留下线索,所以,以后出门的话,尽量不要用香水。”许太平说道。

    “好吧,知道了,老大。”岳兔兔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对了,老大,我已经跟昆仑的人联系过了,他们…似乎也有意思要见你,所以,你们可以约时间跟地点了。”

    “就选在京城吧。”许太平说道,“过几天京城会有一个拍卖会,我可能会去一趟京城,到时候顺便跟昆仑的人见个面。”

    “那行,那我就跟他们说了!”岳兔兔说道。

    “嗯,你自己注意着点,毕竟,你是他们的叛徒。”许太平说道。

    “还不都是为了老大你么?”岳兔兔委屈的看着许太平说道,“为了老大,我连我过去的同伴都杀了,老大,你可不能辜负人家!”

    一旁的华白鹭听到岳兔兔的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倒是没想到,岳兔兔竟然还杀过自己的同伴,之前她只是觉得岳兔兔是一个比较浪荡,但是又确实挺有能力的人,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还特别的狠辣,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同伴?

    许太平没有说话,静静的坐着,对于岳兔兔,许太平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不过,岳兔兔的能力还是有的,用起来也蛮顺手,所以许太平顺便把她带在了身边。

    这种女人,在很多时候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一行人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抵达了华夏武术协会的总部。

    提前得到消息的华夏武术协会的人早已经等候在了门口。

    看着许太平的车缓慢停下,华夏武术协会的人真心觉得世事无常。

    原来高高在上只能高山仰止的赵青衫,一下子变成了通缉犯,而勉强这个刚加入华夏武术协会不超过半年的新人,突然间一举成为了华夏武术协会的新会长,这放在一个月前,有谁敢这么想么

    几个华夏武术协会的官员殷勤的来帮许太平开门。

    许太平从车上走了下来。

    “许先生,您好,我是华夏武术协会官方秘书处的秘书长,我叫周卫道。”一个中年男人面带着笑容看着许太平自我介绍道。

    “哦,你就是主理华夏武术协会日常事务的周秘书长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许太平笑容满面的跟眼前这个叫做周卫道的人握手道。

    许太平的热切让周卫道都有些不适应,以往赵青衫的时代,赵青衫那都整个人都是云淡风轻轻描淡写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就是飘在天上的人,哪里能有许太平这么热络,也不可能有许太平这么有人情味。

    “许先生,因为您现在还没有完成上任典礼,所以您还不是会长,所以,对于我的称呼,请您见谅。”周卫道说道。

    “没事没事,就算我当了会长,你也可以叫我许先生,或者叫我小许也成,咱们谁跟谁呢是吧?大家都是为华夏武术协会工作,大家也都是为了华夏武术的未来啊!”许太平笑着说道。

    “许先生,您真是客气,许先生,咱们就不在这站着了,赶紧进去吧,常任理事的代表们都在等您呢!”周卫道说道。

    “好好好,周秘书长,咱们走!”许太平笑着挽着周卫道的手,走进了华夏武术协会的总部。

    刘克仇等人跟在许太平的身后,也走了进去。

    “至于么,跟一个秘书长都这么热络?”华白鹭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老大初来乍到,什么权利都没有,他的位置还是五大常任理事给的,按照华夏武术协会的规定,会长是没有实权的,老大又不像赵青衫那样君临华夏武术协会那么多年,说穿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傀儡,一个华夏武术协会拿出去吓唬人的傀儡,什么事情都没有决策权,华夏武术协会出了事他还得背锅,要想不当傀儡,他就必须跟这些华夏武术协会的实权官员搞好关系,老大之所以是老大,就因为他想的永远比咱们想的多的多!”岳兔兔在一旁轻笑着说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