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欺负人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427

    “许桑,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也很高兴你安然无恙。”宫本樱站在许太平的面前,笑着对许太平鞠了个躬说道。

    “我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看你的样子,似乎在华夏有所收获!”许太平笑道。

    “是的,没有来到华夏之前,我对华夏武术并没有一个直观的了解,总觉得我们天皇宫就已经是武学圣殿,可到了华夏我才知道,天皇宫之于华夏武林,是何其的渺小!”宫本樱认真说道。

    “作为一个神官,你这么说,不怕被天神打么?”许太平笑道。

    “天神师父告诉过我,只有正视自己的渺小,你才能变得更伟大。”宫本樱说道。

    “天神这一点可比他的师弟强多了。”许太平笑道。

    “许桑,其实我很好奇一点。”宫本樱说道。

    “好奇什么?”许太平问道。

    “天神师父曾经说过,赵青衫,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几个人,就算天神师父也不是他的对手,那你又是如何从他的手中死里逃生的呢?”宫本樱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命比较好吧。”许太平笑着说道,他并没有去提他母亲的事,事实上,知道他母亲还活着的人,就只有他跟刘克仇两人,就算岳兔兔他们都不知道。

    “或许真的是如此!”宫本樱认同的点了点头。

    “对了,你那天偷听到赵青衫要去找我,然后呢?你跟谁说了么?”许太平问道。

    “我跟我天神师父说了。我在华夏没有什么朋友,我也不能保证华夏武术协会里没有赵青衫的人,所以,我不敢告诉其他任何人。”宫本樱说道。

    “你跟天神说了?”许太平愣了一下。

    其实,在许太平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很疑惑的地方,那就是那日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按道理来说,就算自己被抓去当人质,她也不太可能会出现,因为自己的实力摆在那,反叛军想要对他不利几乎是不可能的,她的出现,似乎就是直奔赵青衫而去,也就是说,她很可能知道赵青衫要去杀自己,而赵青衫要杀自己的事情,知道的人相当少,是谁告诉她的?

    许太平之前想了许久都没有想明白,眼下听到宫本樱这么一说,许太平忽然间想到,该不会是天神跟自己母亲说的吧?

    可是,天神又怎么可能认识他的母亲呢?

    “我跟天神师父说了。”宫本樱点头道。

    “天神有说什么么?”许太平问道。

    “天神师父说,一切皆有天定。”宫本樱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说道,“或许还真如你师父所说,一切皆由天定,老天爷不让我死,所以我就活下来了。樱子,好久不见了,一切去吃个饭吧?”

    “好的!”

    许太平带着刘克仇他们跟宫本樱一起吃了顿午饭,之后,宫本樱因为要继续修行的关系,跟许太平道了个别之后就离去了。

    下午五点半。

    周卫道独自一人走出了华夏武术协会。

    他是华夏武术协会的工作人员,华夏武术协会之于他,就如同是公司之于员工一样,他跟五大常任理事不同,五大常任理事相当于股东,而他更像是ceo。

    走出华夏武术协会的周卫道走进了一旁的停车场,然后上了自己的那辆特斯拉轿车。

    “带我去益源酒楼。”周卫道说道。

    “好的。”特斯拉的人工智能系统回复道。

    随后,车子自动开出了停车场,然后往下海市益源酒楼而去。

    一个小时后,车子抵达了益源酒楼。

    周卫道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许太平刘克仇等人。

    “秘书长,你可算是来了!”许太平笑着握住了周卫道的手。

    “许会长的邀请,我怎么敢不来,不过华夏武术协会那五点半才下班,所以来的晚了些,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周卫道笑着回道,他今天下午来这个酒楼,就是因为许太平之前给他打了电话,说要在这里单独请他吃饭。

    单独两个字,带给周卫道太多的联想,所以周卫道下班后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来到了这里。

    益源酒楼算不得非常高档的酒楼,位置有点偏,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在这里吃饭很少会碰到熟人,算是一个比较好的谈事情的地方。

    许太平挽着周卫道的手,十分热情的带着周卫道走进酒楼,然后上了三楼的338包房。

    包房并不大,中间放着个圆桌,大概可以坐的下七八个人的样子。

    “服务员,可以上菜了!”许太平对一旁的服务员吩咐了一声,随后拉着周卫道走到主位边上,说道,“来,坐坐坐。”

    “不不不,这怎么是我坐的,许会长,您坐!”周卫道赶紧说道。

    “别客气了,坐吧!”许太平笑着将周卫道按在了主座上。

    周卫道挣扎了几下,发现根本无法从许太平的手上挣脱,只得无奈的坐在了主位上。

    许太平坐在了周卫道的身边,之后刘克仇等人也分别入座。

    “我其实很早就听说了周秘书长您的一些事迹啊,说实话,我很惊讶,也很感慨!”许太平说道。

    “哦?我的事迹?我什么事迹?”周卫道惊讶的问道。

    “周秘书长您可以说是整个华夏武术协会的大管家了,那些武林中人,他们哪里懂运营什么协会?他们也就打打架厉害,其他的真心不行,华夏武术协会如果没有周秘书长,是绝对不可能发展到现在这地步的,你看看,现在的华夏武术协会多厉害,就算是kbx公司也不敢正面与之对抗,这些,难道是靠打架就能做到的么?不可能的,华夏武术协会能有如今的体量,可以说完全是周秘书长您的功劳,我还听说,那个实力评测系统,当初就是主要由周秘书长与中科院那边接洽的,最终在周秘书长的主持之下确定了合作,这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啊,周秘书长,可以这么说,你是整个华夏武术协会发展到现在,最最最重要的一个人!”许太平认真的说道。

    听了许太平的话,坐在许太平对面的华白鹭等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他们觉得许太平这夸的真特么有些没有下限了,像他们这么正直的人,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与许太平这么谄媚的人为伍。

    “许会长,您别这么说,我拿着华夏武术协会给我的工资,我就必须得为他做事,这都是应该的,谈不上什么功劳,而且,华夏武术协会有五大常任理事,有会长在,主要是他们做的决策,然后我去做事就可以了!”周卫道摇头道。

    听到周卫道的话,许太平挑了挑眉毛,随后笑着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再好的决策,没有做事的人,那就是空谈!”

    “许会长,你太抬举我咯。”周卫道摇头道。

    “哈哈哈,先不说这些,菜都上来了,咱们吃菜,喝酒,我今天一看到周秘书长就觉得跟你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咱们今天晚上必须得多喝点酒!”许太平说道。

    “哈哈,能够跟许会长喝酒是我的荣幸,没的说,今晚你觉得该怎么喝,咱们就怎么喝!”周卫道笑道。

    “周秘书长,我给您倒酒!”岳兔兔非常懂事的拿着一瓶酒走到了周卫道的身边,给周卫道倒上了酒。

    周卫道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岳兔兔,这岳兔兔的身材跟样貌实在是太撩人了,任何一个难惹都无法抵挡岳兔兔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魅力,当然,许太平除外。

    岳兔兔拿着酒瓶,又给许太平加上了酒,之后再给刘克仇也加了一杯酒。

    “来,这第一杯酒,敬周秘书长!”许太平拿起酒杯说道。

    “不不不,这第一杯酒,必须得敬许会长!”周卫道赶紧说道。

    “那我们就互敬,敬我们在今天才认识,在今天才成为朋友!”许太平说道。

    “哈哈,好,敬我们的友谊!”

    随着第一杯酒的下肚,今天晚上的晚宴就算正式开席了。

    酒桌上,觥筹交错,许太平跟周卫道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白酒,两个人互相吹捧,那彼此都是相当的开心。

    一顿酒喝到了九点多,许太平跟周卫道两人每个人至少都喝了一斤半的白酒。

    周卫道就是个普通人,一斤半白酒下去,似乎已经上头了,一张脸红红的,眼神有些迷离。

    “许会长,咱们今天成为了朋友,我作为朋友,就有一句话要说一下!”周卫道语气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周秘书长,您说!”许太平说道。

    “这五大常任理事,太不地道了,他们是请你来当会长,还给你弄了个临时会长的名头,这不是欺负人么?临时会长,那算什么?按照华夏武术协会的规章制度,临时会长,只要五大常任理事有三人同意,就可以直接罢免,他们这是把你当什么人了?我真看不过去,要不是我一点发言权都没有,我今天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这么欺负人!”周卫道激动的说道。

    听到周卫道的话,许太平眉头微微一挑,随后说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