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前尘往事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446

    “你…可以先听我的故事。”福叔说道。

    “洗耳恭听。”许太平说道。

    “进我房间吧。”福叔叹了口气,随后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许太平赶紧跟在福叔的身后,一旁的徐美娜此时也放弃了继续改车,跟着许太平一起走进了福叔的房间。

    虽然她此时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她对福叔的故事,还是很感兴趣的。

    三个人走进了福叔的房间。

    福叔的房间很小,摆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书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福叔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然后坐到了床上,他努力的将自己那瘸了的腿给搬到了床上,然后用手拍了拍,说道,“知道怎么瘸的么?”

    “怎么瘸的?”许太平问道。

    “被李宝路打断的。”福叔说道。

    “哦?”许太平挑了挑眉毛,说道,“我记得,你们以前是一起搞走私的?”

    “是!”福叔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说道,“二十多年前,我们两个就认识了,当时我们关系非常好,一起搞货运公司,后来,有走私犯找到了我们,说让我们帮忙带东西,给我们很高的回报,刚开始我不打算干的,不过后来,在李宝路的怂恿下,我还是干了,没想到的是,干了没多久,就出事了,我们走私的车子被边检给查了,我作为货运公司的法人代表,直接被抓了进去。当时,李宝路托人找到了我,他让我把所有罪责都一个人承担下来,因为我是法人,如果我不供出他的话,他是不会有事的,当时李宝路答应我,只要我把罪责都承担下来,货运公司里他的股份他全部不要,给我妻子,当时我刚有了孩子,家里缺钱,我反正是一定要坐牢的,如果我妻子能够拿到李宝路的股份,再加上我的股份,那还是可以运作整个货运公司的,到时候赚点钱养孩子没什么问题,所以我就答应了下来,并且托人把我在货运公司的所有股份都交给了我老婆,最终,我被判了刑,在监狱里服刑,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在监狱里服刑,我老婆,却跟李宝路搞到了一起。”

    说到这的时候,福叔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他咬牙说道,“我最爱的女人,刚为我生了儿子,就背叛了我,她明面上是货运公司的老板,但是实际上,她全部听命于李宝路,而李宝路在我进去之后,依旧控制着货运公司在边境走私,很奇怪的是,那时候他的走私,一点事都没有,我到现在都在怀疑,那一次我被人抓,是不是就是李宝路通风报信的。”

    “没想到,这首富,竟然这么黑,把你送进监狱,吞了你的家产,然后还顺便把你老婆给抢走了!”许太平惊叹道。

    “这还没完。”福叔面露杀意,说道,“后来,我终于出狱了,回到了家,当时我并没有察觉到异常,李宝路那时候拿着货运公司的第一桶金去省城发展了,当时我寻思着,要好好的做我的货运公司,结果没想到,在我出狱没多久,李宝路来到了我家,他说是来看我,给我带了好酒好烟,那天晚上我记得很清楚,下着很大的雨,我,他,还有春梅,我们三个人一起喝酒,我喝了很多家,因为当时我还把他当兄弟,我兄弟给我带好酒来,我肯定要多喝,结果,我喝醉了,等我一觉惊醒的时候,李宝路正跟春梅一起,将枕头死死的压在我的头上,当时我拼命的挣扎,李宝路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朝着我身上打,把我腿给打断了,后来,我挣扎不过,渐渐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正倒在距离我们家上百公里的一个镇子的河岸边。我估计,当时我昏厥了过去,他们以为我死了,所以把我丢进了河里,没想到我福大命大,没有被闷死,也没有被淹死,最终被大水给冲到了一百多公里外。”

    说到这,福叔深深的叹了几口气,一边叹气还一边摇头,似乎是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最后的兄弟跟自己老婆一起害自己。

    “然后呢?你报警了么?”许太平问道。

    “没有…”福叔摇了摇头,说道,“那时候,我脑子因为太长时间缺氧的关系,出现了失忆的情况,我连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而且还瘸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流浪了,流浪了许多年,一直到后来某一天,我摔了一跤,撞到了脑袋,我才想起来所有的事情,可那时候,李宝路,已经是华夏首富了。”

    “那时候你也可以报警啊!”许太平说道。

    “报警又有什么用呢?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我报警怎么说?我说华夏首富跟我老婆要杀我?我有证据么?没有,我没有任何的证据,我只是一个流浪的瘸子,我跟华夏首富的距离是十万八千里,如果我报警,我肯定会被当成一个疯了的瘸子,甚至于,警察有可能会帮我联系到我的老婆,让她来找我,到了那时候,李宝路必然也会知道我还活着,以他华夏首富的能耐,你觉得我还有活命的可能么?所以,我选择了隐忍,我选择了隐姓埋名,我甚至于选择忘记了我的儿子…我几经辗转,来到了江源市,最终在这里住了下来,我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复仇的可能了,谁想到,你来了。”福叔说着,看向了许太平,说道,“你要搞李宝路,我支持,但是,还是我刚才说的,我没有任何的证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的任何指证,都会被人当成是疯子乱说话。”

    “太可怕了!”徐美娜听了福叔所说的故事之后,忍不住感叹道。

    “证据,无外乎证言,证物。”许太平笑着说道,“你的话,就是证言,段春梅的话,也是证言,所以,只要能够让段春梅承认,她当初跟李宝路一起对你下了死手,那你的话,就可以成为证言!”

    “如果没有证物支撑,就算段春梅承认了也没用。“福叔说道。

    “证物这种东西,是要去找的。”许太平笑着说道,“你没有证物,不代表段春梅没有啊,你想想看,段春梅跟你,都代表着李宝路肮脏的过去,段春梅比你更厉害,她知道的东西肯定比你更多,比如走私,这必然会有账目的往来,段春梅作为货运公司的老板不可能不知道,再比如杀你这件事,李宝路当了华夏首富,这件事就是一颗雷,按照我的行为习惯,但凡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得死,李宝路这人行事果断,且心狠手辣,这么多年,段春梅作为唯一知情人,竟然能够活的好好的,这代表着,段春梅的手上,有可能掌握着李宝路的把柄,所以,我们的突破口,就在段春梅这里。”

    “继续说,我想听听看,你到底打算怎么做。”福叔说道。

    “既然我们的突破口在段春梅这里,那就很简单了,找到段春梅,撬开她的嘴就可以了!”许太平说道。

    “这很难。”福叔摇头道,“我认识春梅那么多年,知道她的性格,要撬开她的嘴,不太可能。”

    “这种事情,我们比较专业!让人把她抓了,有的是办法撬开她的嘴。”许太平笑着说道。

    “既然段春梅有可能掌握着李宝路的把柄,那我如果是李宝路的话,我必然会安排人盯着段春梅,一方面是保护,一方面也是预防段春梅这边不小心泄露点什么出去,如果贸然抓段春梅的话,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一旦让李宝路提前警觉,让他有所准备,那要扳倒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福叔摇头道。

    “这倒也是,那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许太平问道。

    “我也不知道。”福叔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个破瘸子,我能有什么法子?”

    “那个什么段春梅,她有什么害怕的东西么?”一旁的徐美娜忽然问道。

    “害怕的东西?这个,我想想…”福叔皱眉想了好一会儿,随后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个东西来了,她,怕鬼。”

    “怕鬼?”许太平愣了一下,说道,“真怕鬼?”

    “嗯,她很怕鬼的,我跟她刚在一起的时候,晚上她从来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她非常怕鬼,怕到不行的那种!”福叔说道。

    “既然他怕鬼,那就好办了!”许太平咧嘴笑道,“福叔,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福叔摇了摇头。

    “我也这么觉得的,可是,如果有一个你以为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你的面前,那你会不会觉得他就是鬼?”许太平问道。

    “这个,应该会吧…你的意思是?”福叔惊讶的看向了许太平。

    “在她的眼里,你是一个死人,而你如果出现的话,那你就是鬼,当一个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她会说出很多她以前不会说的话。”许太平说道。

    “所以…你是想我装鬼,去吓唬她?”福叔问道。

    “答对!”许太平打了个响指,说道,“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福叔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如果答应许太平的要求,那就意味着,他,要去见段春梅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