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生来死去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493

    清晨,阳光普照。

    岳兔兔经过了尸检之后,作为她的朋友,许太平签下了答应火化的文件。

    这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官方找不到任何岳兔兔的资料,岳兔兔从哪里来,原来是干什么的,全部没有,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黑户,所以也只能让许太平来签字。

    早上八点半,岳兔兔就被送到了火葬场,九点多的时候,许太平就已经抱着岳兔兔的骨灰盒走出了火葬场。

    就在十二个小时前,岳兔兔还挽着许太平的手,还在跟许太平撒娇,而现在,岳兔兔却已经变成了许太平怀里的一盒骨灰。

    许太平的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在十一年前,走上这一条路开始,到现在,他目睹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了,很多前一刻还称兄道弟的人,下一秒就变成了尸体,甚至于连尸体都没有,这样的情景,许太平也不是没有见过。

    死人,在许太平这十几年里,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岳兔兔跟他关系并不亲,只是他收服的一个手下而已,而为了许太平而死的手下,这么些年下来,不计其数,所以,许太平表现的很平静,甚至于可以说平淡。

    走上这一条不归路,注定了很少有人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到最后,死亡,只是正常归宿罢了。

    许太平走出了火葬场,没多久就接到了赵太恒打来的电话。

    “找不到你想要的人,没有任何线索。很抱歉,我已经发动了我所能动用的一切力量。”赵太恒说道。

    “没事,那就不找了吧。”许太平说道。

    “嗯。”

    挂了电话,许太平给自己手下的人打去了电话。

    “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找出昆仑的辰龙,不管是一个月,还是一年,或者十年,一定要给我找出辰龙,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告诉昆仑的人,我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交出辰龙,一个月后,见不到辰龙,我就先灭了昆仑。”许太平拿着电话面色平静的说道。

    “是!”

    从火葬场离开,许太平让人买了最早一班回江源市的飞机的机票。

    京城的事情他已经办完,伏笔已经埋下,至于之后,那就等时机成熟吧。

    而现在,许太平想静一静。

    说不伤心,不难过,有可能么

    很多时候,所谓的冷血,只是假装坚强的面具罢了。

    早上十一点。

    许太平坐上了飞往江源市的飞机。

    与此同时,许太平与辰龙,或者说与昆仑的战争,也正式拉开序幕。

    没有谁能想到,这一场战争的,竟然会是一个背叛了昆仑,在许太平手下似乎无足轻重的岳兔兔。

    许太平在正面对上kbx,创世者之后,又多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昆仑。

    所有人都觉得许太平现在对上昆仑并不明智,但是,对于许太平而言…不管岳兔兔曾经做过什么,既然她已经投靠了他,那岳兔兔的生死,就只能由他来掌握,容不得别人染指半分。

    许太平见多了生离,看淡了死别,但是这不代表他就能无视自己的手下被杀。

    当岳兔兔从辰龙手上逃走的时候,岳兔兔就注定了死亡。

    当辰龙对岳兔兔出手的时候,也注定了辰龙…必死无疑。

    这个世界上,从没有血狼想杀,但是杀不死的人。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了江源市。

    许太平从机场走了出来,早已经有迈巴赫停在了门口。

    许太平坐进迈巴赫内,对司机说道,“去隐灵山。”

    “是!”

    隐灵山,位于江源市郊区,山上有一个很大的陵园,除此之外还有一座寺庙坐落其中。

    很多无家可归的人死后都会被政府同意将骨灰放在这里。

    许太平亲吻了一下岳兔兔的骨灰盒,而后将岳兔兔的骨灰放在了寺庙内专门放骨灰的地方,并且嘱托寺庙的师父每日为岳兔兔诵经。

    当然,为此许太平付出了一笔不菲的香火钱。

    做完这些,许太平让司机载着自己回到了夏家。

    推开夏家的门,许太平发现家里没有一个人在。

    这种感觉,让许太平一时之间有些发蒙,似乎,整个世界一下子就空了一样。

    许太平站在别墅的中央位置,看着空荡荡的别墅,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到了生死这个很严肃但是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人这一辈子,必须要经历的两件事情,一件是来,一件是走。

    很多人说看淡生死,可是,有谁真的能够看淡呢?

    许太平看过太多人离去,有手下,有朋友,有亲人,他们有的因为意外离去,有的被杀,有的病痛,也有的是自然离去。

    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意味着他有一天要死。

    许太平从来不怕死,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刻,许太平忽然变得恐慌了起来。

    什么是死?

    死就是你的一切标记被清空,就是这个世界不管怎么样都与你无关,你所爱,所关心的人,你将再也见不到他们,你不会再有自我的意识,你什么都不会有,你的身体会被火焚烧成一堆灰烬,之后被放在某个地方供奉起来,或许有人还会挂念你,但是,你,终究是没了。

    许太平忽然间想到,为什么创世者会有生存的土壤?

    就因为创世者想要通过科技力量得到永生。

    永生,可以让多少人为之疯狂?

    许太平又想起了赵青衫那天说的话。

    他,想活下去。

    越是强大的人,对活的信念就越强,因为他们可以在现有的社会里干任何他们想干的事情,只要他们活着,而一旦死去,一切都将化为虚无。

    许太平坐在了沙发上。

    他想到了赵钢,甚至于还想到了赵铁柱。

    这两个人似乎已经超脱了生死之外,因为他们活的太久了,那他们对于生死,又是什么一个看法呢?

    许太平忽然很想见见这两个人,问问他们,他们到底怕不怕死。

    “怎么了你?”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即看向门口。

    宋佳伶,正在门口脱鞋子。

    许太平站起身,走向了宋佳伶。

    宋佳伶刚脱去脚上的鞋子,看到许太平一句话都不说的朝她走来,她有些诧异,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嘛。

    许太平走到了宋佳伶的面前,忽然张开手臂,将宋佳伶抱住。

    “你…你这是怎么了?出去几天回来,难道是太想我了么?”宋佳伶有些不适应的开了个玩笑,试图缓解一下有些尴尬的清晰。

    “没什么,只是忽然间觉得好像离开了很久一样。”许太平说道。

    “也就去了几天而已,怎么叫离开了很久?”宋佳伶笑了笑,随后张开手臂,抱了一下许太平,说道,“你的身体很凉。”

    “空调吹的吧。”许太平说道。

    宋佳伶将许太平推开,看着许太平,笑了笑,说道,“瑾萱他们出去接徐美娜出院了,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徐美娜出院了?”许太平问道。

    “嗯,今天出院,我们晚上打算开个派对给她庆祝一下,我还寻思着给徐美娜安排个男模呢,让她开开荤。”宋佳伶说道。

    “你玩的真开。”许太平说道。

    “生命苦短,及时行乐。”宋佳伶笑道。

    “那你回来干什么?”许太平问道。

    “回来拿点东西,没想到碰到你回来了,而且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宋佳伶笑道。

    “我没事,你们去接徐美娜吧,我上楼睡一觉就好了。”许太平说道。

    “真没事?”宋佳伶问道。

    “嗯,没事!”许太平点头道。

    “那好吧,你去休息吧,我们出去玩去,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宋佳伶说着,往客厅走去。

    许太平转身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到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已经快黑了。

    许太平起身下了楼,喝了杯水,之后进入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内,硝烟的味道很重。

    “排风系统没开么?”许太平问道。

    “好像又堵住了。”正在炼丹的华白鹭说道。

    “又堵住了?怎么回事?”许太平问道。

    “我最近炼丹炼的多,烟尘大,所以排风系统前段时间就堵了一次,现在看来应该是又堵了,你赶紧让人来清理一下吧,不然我这肺就要完蛋了。”华白鹭说道。

    许太平走到了华白鹭的身边。

    在华白鹭的面前摆放着一排的炼丹炉,每一个炼丹炉内都有火焰燃烧着。

    “你同时炼这么多,没问题么?”许太平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成功改良了洗髓丹。”华白鹭得意的说道。

    “改良了?”许太平诧异的说道,“怎么改良了?”

    “我用一些特殊的药材中和掉了洗髓丹的某些药性,这样改良过后的洗髓丹,不用洗髓经也能被身体吸收了,洗髓丹变成了十全大补丹,不过,有一个缺点就是,药效衰弱了非常多,但是,这一份新的药方,你完全可以让人去批量化生产,然后拿去卖,服用一枚改良过的洗髓丹,大概可以得到原来百分之一的效果,我让人试过,基本上吃一颗改良过的洗髓丹,体表就会出不少汗,汗的颜色有些浑浊,并不是黑的,这让人完全看不出来这原来是洗髓丹!我厉害吧?”华白鹭说道。

    “嗯,对了,跟你说一件事。”许太平说道。

    “什么事?”华白鹭问道。

    “兔兔死了。”许太平说道。

    “啊?”华白鹭错愕的看着许太平。

    “兔兔死了。”许太平又说了一遍。

    “怎么会死?她不是去京城找你去了么?怎么就死了?”华白鹭不敢置信的说道。

    “被人杀了。”许太平看着炼丹炉里的火焰,淡淡的说道,“不过没关系,我会帮她报仇的。”

    火焰的光芒照在许太平的脸上,让许太平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狰狞。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