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622

    “最后一点,陈文,你跟南溪生的第一个男孩,必须姓林。”林泰说道。

    听到林泰的话,陈文都愣住了,他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朋友,然后又看向林泰,说道,“林叔叔,您这么说的意思,是要联姻么?可就算是联姻,也是第一个男孩跟我们姓才是啊。”

    “谁规定了联姻第一个男孩就要跟男方姓的?这姓氏,还不就那点意思么?我跟你说,陈文,如果你们的第一个儿子跟我们家姓,那好处是巨大的,首先,我是副县长,我的关系摆在那里,我的外孙跟我姓,那就不是外人了,到时候,他未来成长的道路,我足以帮他安排妥当,其次,你找了我女儿做老婆,那属于高攀了,于情于理,这外孙,都应该跟我姓!”林泰说道。

    林泰的话,让一直老实巴交的陈文的父亲脸都气的红了起来,他激动的说道,“亲家,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家就陈文一根独苗,就指着他传宗接代呢,怎么能第一个男娃就跟你们家姓呢?如果他就生一个男娃怎么办?那我们家岂不是就绝后了?”

    “咱们现在还不是亲家,所以你还是喊我林县长比较好,我们家南溪呢,按照相关规定,她可以生三胎,这生三胎生两个男娃,概率还是很高的不是?第一个跟我们家姓,第二个就跟你们家姓了,没差的。”林泰说道。

    “林叔叔,这南溪的哥哥不是还在么?你们家传宗接代的事情,交给他不就可以了?”陈文指着一旁斯斯文文的林南溪的哥哥说道。

    “我们家南怀,生了三个女娃,不能再生了。”林泰说道。

    “那这也不行啊,第一个男孩,肯定要跟我们家姓!”陈文说道。

    “陈文,这孩子是咱们两个人的,我爸妈到现在还没有个孙子,如果第一个生了男孩,跟我们家姓,也不算过分。”林南溪说道。

    “怎么就不过分了,你们家好歹还两个,我们家就我一根独苗,如果只剩一个男孩,还跟了你们姓,那我们家以后咋办?”陈文激动的说道。

    “生男生女不都是一样么?女儿也是传后人!”林泰说道。

    “那都一样了,你不是有三个孙女了么?干嘛还要打我未来孩子的主意!”陈文问道。

    “我这只是提出我的条件,不管怎么说,你娶了我女儿,都是高攀了,你就不应该多付出一些么?”林泰问道。

    “我确实是高攀了,但是,孩子的事情上,我不会有任何退步的,第一个男孩必须姓陈,第二个如果也生男孩,可以跟你们姓林!”陈文说道。

    “儿啊,话不能这么说,咱们老陈家,一脉单传到你这里,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如果你生了两个男娃,那也只能都姓陈,不能姓别的!第三个如果还生男的,那才可以姓林!”陈文的父亲说道。

    “叔叔,怎么能这样,孩子又不是陈文生的,还是我生的,我们家也希望能够有传后的。”林南溪说道。

    “南溪,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陈文,你怎么能这样…”

    整个包厢,随着一个孩子的问题而变的吵闹了起来。

    林泰这边以势压人,一定要第一个男孩姓林,陈文这边虽然条件不如人家,但是有骨气,也不肯退让,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无比紧张了起来。

    “陈文,要我说,你就听我爸的吧,我们家条件多好啊,你娶了我妹,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就知足吧,说的难听点,就我们家这条件,你入赘我们家都是应该的。”林南溪的哥哥林南怀面色傲然的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条件不好的,自然就应该让着点。”林淮南的老婆也跟着说道。

    “我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打一进来开始就瞧不起我们家的人,我们虽然是农民,但是我们也是正儿八经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的!”陈文的父亲激动的说道。

    “说的好像我们不是正儿八经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一样。”林淮南鄙夷的说道。

    包房里再一次的响起了争吵声。

    许太平跟赵比干对视了一眼。

    这两口子的爱情,如果参合进了两家的感情,那就很容易会变得混乱。

    许太平倒是想帮陈文撑腰,可这开口闭口生孩子的,许太平还真不知道他可以从哪里插入。

    林泰一家瞧不起陈文一家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一边是地道的农民,最有出息的儿子还只是一个保卫部副主任,而一边是官宦人家,林泰身居高位,一家人还都挺有出息的,所以,瞧不起,并不是故意瞧不起,而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那种天然的瞧不起。

    许太平是很牛逼,他大也可以站出来啪啪打那个高傲的林泰的脸,可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陈文是要跟林南溪结婚的,又不是跟林泰,打了林泰的脸,以后陈文跟林南溪两人还怎么结婚,怎么生活呢?

    家务事是最难处理的,古话不是说了么?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许太平跟赵比干两人,只能沉默。

    两家人吵了许久也没吵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林南溪在那边红着眼睛哭,陈文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这才是生活真正的样子啊,生活从来不会像小说那样清新脱俗,他更多的都是各种泥泞不堪的挣扎。

    许太平觉得,很多人之所以不想成为市井小民,估计也是不想在这样的泥潭中挣扎吧,如果陈文换做是他,或许今天就不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了。

    最终,大家还是停止了争吵,因为林南溪都哭了,那再吵下去也没意义了。

    所有人还是平心静气了下来,之后,陈文还是让人把酒菜都给送上来了。

    许太平看了一下手表。

    本来七点开始的晚宴,拖到了八点半。

    他都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尽管酒菜都送上来了,但是现场的气氛并不好,林泰板着一张脸,沉默的吃着东西,倒也没有走,也不知道是给陈文面子还是怎么的。

    林南溪眼睛通红,已经哭过了。

    一旁林南溪的大哥跟大嫂两人满脸的幸灾乐祸,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幸灾乐祸个啥。

    “来来来,林县长,我敬您一杯!”许太平看气氛有些僵硬,主动的拿起了酒杯。

    “我很少喝酒,抱歉。”林泰摇了摇头,似乎不给许太平面子。

    “那我自饮,您喝水。”许太平笑着把杯子里的白酒喝了下去,随后,许太平又倒了一杯酒,敬了陈文的父母一杯。

    陈文的父母倒是很给面子,跟许太平干了一杯,毕竟,他们在他儿子的嘴里已经知道了,这许主任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

    许太平喝完这第二杯,左右看了看,看到了陈文未来的大舅哥林南怀,他拿起杯子倒了杯酒,然后举杯说道,“来,陈文未来的大舅哥,敬你一杯。”

    “话可别说那么早,现在什么事都还没定呢。”林南怀说着,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许太平又是将酒一饮而尽。

    这连喝三杯酒之后,许太平看了一下陈文,使了个颜色。

    陈文虽然心里恼火不已,但是还是知道要拿起酒杯,开始给人敬酒。

    虽然林泰始终不肯拿起酒杯,但是,现场的气氛,多少还是缓和了下来。

    就在这时,林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林泰拿起手机看了一下,随后拿着手机往包厢外走去。

    林泰一走,包厢的气氛似乎就轻松了许多。

    “陈文,如果你真打算跟这个女朋友结婚,就不能得罪你老丈人,有些底线,坚持住就好,但是,不一定需要表现在面上。”许太平低声对陈文说道。

    “但是,孩子的事情没法让步啊。”陈文低声说道。

    “没法让步,那就不让步,也不去谈,这时候,打个哈哈过去,先把女人娶回家再说,在这里争,你能争出什么东西来?现在大家的面上都挂着放不下来,关系搞僵了,影响的还是你们俩的感情。”许太平说道。

    “哎,找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呢?”陈文问道。

    “之后还要谈彩礼,还要酒宴,七七八八的事情,多了去了,结婚很麻烦的。”许太平说道。

    “许主任你结过婚啊?”陈文问道。

    “这叫什么话,我怎么可能结过婚!”许太平摇了摇头。

    “许主任,以你的聪明才智,加上身份,以后你娶媳妇肯定很简单,你这样的女婿,那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陈文说道。

    “老赵,听听陈文说的,我这样的女婿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呢!”许太平得意的说道。

    赵比干白了许太平一眼,说道,“我可没你这样的女婿。”

    “我去上个厕所!”许太平说着,起身走进了一旁的厕所。

    就在许太平走进厕所的时候,包厢门被人打开。

    林泰笑容满面的跟一个中年人一起从门外走了进来。

    “老同学,要请你一次可真是难啊,太难了!”林泰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

    林泰嘴里的老同学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一边走一边说道,“工作比较忙,一直没办法,就连咱们上次同学聚会我都没法参加呢,不过晚上刚好有空,就出来见见你,哎,太难得了!不过,老林,我晚上还有事情要忙,就不喝酒了。”

    “不喝酒,就聊天,来,坐坐!”林泰拉着他的老同学,直接坐到了主座上。

    这个林泰的老同学笑着环顾了一下在场的人,看到陈文的时候,他愣了一下,随后问道,“陈文,你怎么也在这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