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支教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650

    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绿皮火车前进的巨大声响,让楚恬一天都睡不好。

    此时已经是周一凌晨。

    他们先是坐飞机抵达了西斗乡隔壁市,然后再从西斗乡隔壁市坐了七八个小时的大巴车来到了西斗乡所在的城市,这还不够,据说还得坐上一个晚上的绿皮火车,他们才能够抵达西斗乡,而这一次他们支教的地方,是西斗乡下面一个叫做安贫村的小村子。

    这村子的名字倒是叫的很不错,安贫,安于贫困,所以这么些年一直都是国家级贫困乡西斗乡里最贫困的一个村,也算是扛起了整个西斗乡贫困大旗的村子了。

    楚恬是从东南沿海过来的,她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着绿皮火车这种只能出现在乡土小说里的东西。

    火车开的很慢,路上人声很嘈杂,哪怕是凌晨了,也有不少人在说话。

    “哎,怎么还没到啊!这路也太长了吧。”楚恬忍不住抱怨道

    “要不是路长,交通不便,这里也不至于会这么穷,这车还得再三个小时才能到西斗乡,也就是凌晨四点左右,然后我们还要从西斗乡坐四个小时的中巴车,才能到安贫村。”许太平说道。

    “那么远?!”楚恬震惊的问道。

    “不然呢?基本上穷的地方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交通不便,安贫村位于深山之中,那里地质松软,路都不好开,不然的话,国家这么多年的扶贫措施,早就让他脱贫致富了,但是,这路实在是不行,所以啊,安贫村只能一直挂着贫困村的名头。”许太平说道。

    “烦人。”楚恬恼火的嘀咕了一声,随后转过身躯,面朝着窗户。

    窗外一片漆黑,是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坐在楚恬旁边的一个女生已经睡了过去,这是一个教语文的女生,文文静静的,叫做林淑英,是江源大学中文系的一个学生。

    这一次支教队伍里,女生总共有三个,一个楚恬,一个林淑英,还有一个孙敏,孙敏是江源大学数学系的学生,自然就是来教数学的。

    火车上此起彼伏都是打呼噜的声音,另外还有很多鸡鸭鹅的臭味,很多人上火车把扯着牲口也给带上了,这让楚恬很不理解。

    楚恬辗转反侧半天,终究还是没能睡着,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这理竟然只有2g信号。

    在如今5g信号已经遍布全世界的情况下,这2g信号就如同大熊猫一般稀有。

    只有2g信号,那就注定了连微博微信都刷不了,一张图可能半天还加载不出来,更别提看看抖阴小视频啥的了。

    楚恬突然间很后悔来到这个地方。

    对于这些从小娇生惯养的人来说,支教这个词充满着新鲜时尚的味道,发朋友圈的时候多的是人称赞,可真的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楚恬才感觉到了难处。

    任何看似光鲜的事情其实都是这样,人前光鲜,人后的苦都没人知道,哪怕是那些明星啊,有钱人啊,其实也都这样,包括许太平。

    大家都知道许太平的那么多牛x的身份,可有谁知道,这些身份,都是他拼命去换来的呢?

    凌晨四点十五分。

    火车缓慢的开入了西斗乡站。

    按道理来说这里通火车了应该也不至于那么穷了,但是没办法,西斗乡要矿产没矿产,要特产没特产,啥都没有,当初这铁路也没打算从西斗乡走的,后来经过西斗乡人民的努力,这铁路才拐了个弯儿来了西斗乡,据说就拐这个弯,就亏损了不少钱。

    来西斗乡的人很少,除了许太平他们这一批人之外,也没啥其他人了。

    许太平他们下了火车,之后一同往火车站外走去。

    得亏是前段时间江源大学这边已经将要捐献的物资什么的都已经提前拉到了西斗乡,所以许太平他们此时都算是比较轻松的,大家带着各自的行李就可以了。

    因为已经到了初冬的关系,天气很凉,而且天还远远没有要亮的意思。

    前往安贫村的中巴车早已经等候在了火车站外头。

    西斗乡政府为了表示重视,派了个妇女主任过来跟许太平他们碰头。

    毕竟此时是凌晨四点,乡领导都要睡觉,能来一个妇女主任也算是很了不起了。

    这妇女主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长得一般般,就是皮肤很白,胸很大,单凭这两点,也足够她当个妇女主任了。

    妇女主任名字叫周月娥,很普通的名字。

    “这一次我将跟大家一同前往安贫村,安贫村是我们西斗乡数一数二的贫困村,村里目前有学龄儿童十二人,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打工,一年也回不来一两次的。”周月娥对许太平说道。

    虽然许太平是保护大家的,但是这一次的支教队伍,还是以他为主,自然的,跟当地政府接洽的工作也就交给了许太平。

    “村里有小学么?”许太平问道。

    “当然有了,十几年前搞的一个希望小学,不过现在就校长一个人,教育资源严重不足啊!我听说这一次你们带来了不少东西,真是感谢你们!”周月娥说道。

    “除了一些学习用品之外,还带了一些牛奶之类的东西,希望能够有所帮助吧!”许太平说道。

    “那咱们事不宜迟,出发吧!”周月娥说道。

    “好!”

    一行人直接坐上了中巴车,这一次支教所带的物资,也早就放在了中巴车上。

    中巴车很久,车上弥漫着一股很恶心的味道,这是一种混合味道,牲口的味道,以及柴油之类的味道,反正很难闻。

    一行人上车之后各自找了位置坐。

    楚恬看着自己眼前的座位,有些奶疼,这座位破就不说了,关键还特别的脏,上面各种各样的污渍都有。

    不是楚恬矫情,是这座位真的让人没有坐下去的。

    其他人跟楚恬也差不多的想法,他们没想打,这中巴车,竟然比之前的绿皮火车还不如。

    “要不你坐我腿上?”许太平看到楚恬在犹豫,笑着坐在了位置上,对楚恬说道。

    “不用了。”楚恬摇了摇头,随后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纸巾扑在了椅子上,然后坐在了许太平的身边。

    “如果到了安贫村,你可就不能这么矫情呢,那可是有名的贫困村,硬件条件,保不准比这车还不如。”许太平低声说道。

    “真有那么苦么?”楚恬问道。

    “不然呢?这一次挑的安贫村,在全国都是排在前列的,你们这些大城市的人,刚开始肯定会适应不了。”许太平说道。

    “那也只能去努力适应了,来都来了,难不成还回去么。”楚恬说道。

    “说的对,出来支教,就得有个支教的样子!”许太平点了点头。

    “小许,一会儿车会有点颠簸,你们要有晕车药的,赶紧吃一下!”周月娥说道。

    对于周月娥而言,许太平看着就比她小,那自然就是小许了,要是让她知道她嘴里这个小许是华夏首富,那周月娥估计得傻掉。

    “好!”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让人将晕车药都发了下去。

    “你不吃么?”许太平问楚恬。

    “我坐车还没晕过,没必要吃,我有点累,肩膀能给我靠靠么?我要先睡一会儿。”楚恬说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楚恬靠在了许太平的肩膀上。

    中巴车发动了起来,乘着月色,往更偏远的地方开去。

    两个多小时后,车子开始颠簸了起来。

    地上的柏油路,变成了泥土路。

    此时,天边已经微微放晴。

    颠簸的路面,让人的身体一时往上,一时往下,所有人都紧张的抓住了椅子上的扶手,生怕从位置上颠到地上。

    这样的路面,楚恬自然是没有办法再继续睡下去了,她紧张的抓着许太平的手,身体随着中巴车的颠簸而上下波动。

    就这么颠了一个多小时,天终于亮了,而楚恬,还有车上的好些个人,也终于受不了了。

    “停车,停车一下!”楚恬脸色惨白,激动的喊道。

    中巴车吱呀一下停了下来。

    “把车门打开!”楚恬喊道。

    司机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立马就将车门给打开了。

    楚恬,还有另外几个支教的人全部冲下了车,之后,车外传来了一阵阵呕吐的声音。

    “这路啊,确实是有点破了。”周月娥说道。

    “我看这的地势,这也不像是不能修路的地势啊,怎么就没修个好点的路?”许太平问道。

    “哎!”周月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人家没说,许太平自然也就没多问,他起身走下了车,看了一下那些下车吐的人。

    楚恬蹲在路边,吐的稀里哗啦的,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这种地方,这种车,估计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遇到。

    许太平走到楚恬的身边,拍了拍楚恬的后背。

    “我,我不是矫情,只是,只是这,太,太颠了。”楚恬一边吐,一边解释道。

    “行了,我知道了,别解释了。”许太平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路边的草丛里,一个人,赶着一只羊,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