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凭什么给解释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661

    夜色深沉。

    林伟康三人坐在林伟康家的一楼大厅内,正在喝酒聊天。

    林伟康今年接近三十岁了,他的父母早年因病相继过世,现在他家里也就他一个人。

    林伟康家的房子位于村子的北边,算是比较偏的一个位置,此时已经是深夜,除了林伟康家,远处的房子一片漆黑。

    夜色之下,一个矮小瘦弱,又很坚定的身影,正朝着林伟康家走去。

    这个身影的右手要比左手长很多,似乎是因为右手拿着什么东西的关系。

    没多久,这身影来到了林伟康家门口。

    “你来干什么?!”喝的醉眼朦胧的林伟康盯着门口的人问道。

    酒精,让林伟康的行动跟思维能力变得异常缓慢,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影眼中所散发出来的杀机。

    轰隆。

    一声雷响。

    很难想像,冬日里竟然会有这样的雷声。

    雷声过后,大雨瓢泼。

    哗啦啦的雨声,将一切都给吞噬,淹没,也包括房子里的惨叫声。

    第二天天亮。

    林伟康的奶奶早早的拿着煮好的水煮蛋来到了林伟康家。

    林伟康的奶奶跟林伟康不住在一起,她已经八十多岁了,行动不便,林伟康嫌她麻烦,所以把她给赶走了。

    林伟康的奶奶现在住在距离林伟康家大概一百多米远的一个木棚里,一日三餐也在里头。

    虽然被自己孙子赶出了家门,但是老人家还是每天会给自己的孙子送点吃的,包括这水煮蛋。

    水煮蛋是自家母鸡生的,很新鲜,也很有营养。

    在林伟康奶奶眼里,那个把她赶出家门的孙子,还是他的孙子。

    林伟康家的门虚掩着。

    林伟康奶奶将门推开,然后按照往日一样的喊道,“阿康!”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林伟康家的大厅里,三具尸体倒在地上。

    他们的脖子上都可以看到深可见骨的伤口。

    鲜血流了一地,几乎将整个大厅都给染红了。

    林伟康的奶奶目瞪口呆,随后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村民们听到惨叫声,汇聚到了林伟康家门口。

    当他们看到大厅里的惨状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安贫村虽然是穷山恶水,虽然也有很多刁民,但是,死人的案子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人们纷纷呼朋引伴,来到了林伟康家门口。

    村长村支书也来了,还有村里的所有村委的干部。

    镇上的派出所已经接到了报警,正在往这边赶来。

    “到底是谁!”林书记看着地上已经不知道死了多久的林伟康等人,愤怒的咆哮着。

    在地上坐着好些个人正在哭喊,他们是被杀死的三个人的亲属。

    门外的村民们面面相觑。

    虽然林伟康他们平日里游手好闲的,也欺负了不少人,但是,还没有说到了那种要生要死的地步,到底会是下,为什么要下这么狠的手,把林伟康他们三个人都杀了?

    “会不会是那个城里人?”有人忽然说道。

    经由这人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猛地想到了许太平。

    在此之前,跟林伟康他们起冲突最多的,就是许太平啊!就在昨天晚上,他们还污蔑过林伟康!

    地上那些哭喊着的被害者的家属听到这些人的议论之后,也深以为然,随后,一波波的人一边哭喊着,一边朝着学校的方向冲去。

    对此林书记也完全无可奈何,因为谁让许太平昨天晚上才刚跟林伟康他们发生了冲突呢。

    与此同时,在小学里。

    早上的课程,一如既往的开始了。

    虽然来的学生加起来也就十个出头,但是许太平还是十分勤勉的站在学校的门口。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对于许太平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总不可能每一次都算无遗策,特别是在这样的地方,许太平失手了,而这一次失手让许太平看清楚了一些东西,所以,对于许太平来说,这一次失手亏的不大。

    学生们总算是准点来到了学校,这让许太平有些意外,因为在前一天,还有不少的学生迟到,今天这些学生竟然都能准点来,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来自于江源大学的这些学生,还是有能力的,如果这些学生没有能力,那学生也不可能会准点来上课。

    不过,让许太平有些意外的是,林军今天竟然又没来上课了。

    他之前跟林军都已经约好了的,上一次课一包烟,结果这小子竟然又没来,也不知道是烟对他的诱惑不够大呢,还是这小子是真讨厌念书。

    “还真得好好想个法子啊!”许太平站在门口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后,许太平走到门边上,将大门给拉上。

    就在大门即将被拉上的时候,许太平看到,远处,正有一群人火急火燎的赶向了许太平这边。

    许太平诧异的看着那些人,那些人有的手上拿着镰刀,有的拿着锄头,有的人红着眼睛,有的人还不断的怒吼着,似乎是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许太平走到门外,然后反手将铁门给关上,免得这些人冲进学校。

    转眼间,这群人就已经冲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打死这个杀人犯!”有人激动的大叫着,然后挥舞着手里的镰刀朝着许太平砍来。

    许太平其实很不愿意跟这些村民一般计较,从前几天的东西没了,之后再到哄抢东西,再到冤枉他,许太平都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这里的人穷,穷就代表着他们的思想层词不够,简单点说就是比较蠢,所以跟蠢人是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不过,他不计较,不代表就能任由这些人乱来,所以,当第一个人挥舞着镰刀,一点都不迟疑的砍向他的时候,许太平出手了。

    许太平直接抬起一记扫腿,啪的一下重重的打在了对方的手腕上,直接把对方手中的镰刀给踢飞了出去。

    作为一个江源市十大杰出青年,许太平并没有顺便一脚把对方人给踢飞,因为在他看来,踢飞对方手里的镰刀已经足够震慑住一部分人了,所以也没必要非得把人给打飞。

    不过,让许太平意外的是,在他把对方手里的镰刀踢飞的时候,另外一个拿着锄头的人竟然一点都不客气的将锄头朝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这一下如果砸瓷实了,那基本上脑袋就得被砸破,运气不好一点直接被砸死都有可能!

    这可是要人命的一下啊!

    许太平脸上杀机一闪,随后,许太平原地一个转身,陡然一个上踢腿。

    啪!

    一声脆响。

    那一把锄头还没落到许太平的头上呢,整个锄头的头部,竟然就直接被许太平给踢断了。

    那巨大的铁疙瘩直接就往天上飞了出去,之后,许太平没有再客气,将脚往前一踹。

    砰的一声,那拿着锄头的村民直接被许太平一脚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几个人身上。

    这还没完,又有人拿着菜刀朝着许太平身上砍来。

    许太平身上杀意更盛,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他只知道,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此时可能根本一句话都没有办法为自己解释,就得死在这些人的手上。

    对于想杀他的人,许太平从来不会手软!

    一个漂亮的回身,许太平一记重拳重重的轰在了菜刀的刀面上。

    铿的一声,那菜刀被许太平一拳给轰飞了出去,随后,许太平单手抓在了之前拿着菜刀的那只受伤,往下一拉。

    那菜刀的主人整个身体被许太平拉动着往下倾斜,之后,许太平直接屈肘,重重的往对方的脸上轰了过去。

    砰!

    一声脆响,这人的鼻子直接被许太平给轰歪,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许太平这几下动作,如雷霆暴雨一般,轻而易举的就将几个冲在最前头的人给放倒了,这下那后面陆陆续续来的一些人可就被镇住了,所有人都站在了距离许太平四五米开外的地方,不敢动弹。

    许太平从口袋里摸出烟,叼了一根在嘴上点燃,随后淡淡的看向面前的人,说道,“不想死的,可以往前走走看。”

    “你杀人犯还有理了你?”

    “你还我家孩子的命来!”

    有人大声的叫喊着。

    许太平眉头皱了起来,他有点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这时候,林书记总算是跟着大队伍来了。

    许太平看了一下,这一拨人过来,怎么着也得有上百人了,一个个的,都义愤填膺的样子。

    “别动手,大家都别动手!”林书记大声喊道。

    现场其实也没人动手,因为都被许太平之前的举动给镇住了。

    “林书记,这是什么情况?”许太平皱眉问道。

    “许主任,大事不好了,林伟康他们,昨天晚上被人给杀了,就在林伟康他家里头。”林书记激动的说道。

    “什么?”许太平愣了一下,问道,“谁干的?”

    “我们也不知道是谁,但是,大家都怀疑是你干的,毕竟你之前跟他们有过一些嫌隙,而且,看你的样子,你好像也会功夫,许主任,我们也不是故意要怀疑你,只是目前来看你的嫌疑最大,我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解释。”林书记说道。

    “解释?”许太平冷笑了一声,说道,“我没做过的事情,我凭什么给你们解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