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保释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705

    警察临走前的话,给了哈利莫大的暗示。

    哈利是一个聪明人,而且经常坐牢,所以他知道,那个警察的意思是什么。

    于是,哈利面对着许太平挥起了手中的拳头。

    砰的一声,哈利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许太平的脸上。

    许太平的脸歪到了一边,但是却一点事都没有。

    “哟呵,没想到脸上的肉还挺结实。”哈利缩回自己的手,活动了一下后,从另外一侧对着许太平的脸又打了一拳。

    许太平的脸,往另外一边歪了过去,但是依旧一点事都没有。

    “你没吃肉么?”许太平看了一眼哈利问道。

    “混蛋!”哈利登时就怒了,想他哈利,那也是江湖上远近驰名的混混,打起架来一点都不含糊,结果竟然被人这么看轻,他怎么能忍?

    于是,哈利双手抓在许太平的衣领上,猛的往上一拉。

    哈利的本意是将许太平提起来往旁边的墙壁上砸的,结果没想到,他这一拉,许太平整个人竟然弹射而起,然后朝着一旁天花板的位置飞了出去!

    许太平这一下来的十分自然,就好像是哈利用力将他甩向了旁边的天花板一样。

    要不是哈利知道自己压根就没有发什么力,保不准他也要觉得确实是自己把许太平给甩飞了出去。

    许太平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天花板跟墙壁的连接处。

    咔擦一声,那个位置的监控探头,直接被许太平给撞坏。

    与此同时,监控室内。

    羁押室的画面,陡然间黑了下来。

    “不好,摄像头被打坏了,赶紧让警员去羁押室!”一个警察大声的喊道。

    随后,那站在门口抽烟的警察接到了监控室这边发来的通知,他赶紧转身跑回到了羁押室。

    刚一进羁押室,这个警察就傻眼了。

    羁押室内,哈利整个人如同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

    他虽然一滴血都没有留,但是看他的样子就能知道他伤得很重。

    羁押室内的其他犯人躲在一个角落里,慑慑发抖。

    许太平坐在他之前坐的位置上,身体稍微前倾,双手放在双腿上面,默不作声。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警察冲到许太平的身边,激动的问道。

    “他刚才打我,自己摔倒了。”许太平说道。

    “自己摔倒了?!”警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摔倒能把自己摔成那样?而且,这羁押室里一片平地,哈利又不是脑瘫,怎么可能会自己摔倒?

    “确实是自己摔倒了!”许太平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当我瞎么,他明明是被人打成了这样,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打的!”警察大声问道。

    “我打的?”许太平错愕的举起自己的双手。

    他的双手上,那一副电子手铐还在。

    “混蛋!”警察掏出警棍,猛地一棍子打在许太平旁边的铁栅栏上,然后叫道,“你别给我耍花样,我知道你是一个武术高手,就算戴着手铐,你也可以轻轻松松的打倒普通人!”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去调监控吧,调了监控,事情应该就明了了。”许太平耸了耸肩说道。

    “混蛋!”警察恼怒的咒骂了一声,他已经知道监控被许太平给砸坏了,而且,在砸坏之前所记录的画面,都是许太平被打,如果要用这个来证明许太平打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咒骂一声之后,警察看了一下地上的哈利,咬了咬牙,叫来了医生,把哈利给带走,之后,警察转身走出了羁押室。

    “局长先生,许太平弄坏了监控,监控被弄坏前所记录的画面,都是许太平被打,现在没办法证明许太平打了哈利。”警察拿着手机说道。

    “知道了,我听人说了,这许太平很难搞定,算了,就不搞他了。”电话那头传来局长的声音。

    “好!”

    另外一边,羁押室里。

    许太平平静的坐在那,似乎哈利被打真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许太平对面,好几个犯人聚在一起,龟缩在角落里,慑慑发抖的看着许太平。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就在一瞬间的时间,许太平的攻击就如同暴风骤雨一样落在了哈利的身上,哈利瞬间被秒,而且最恐怖的是,哈利的身上竟然没有流出任何一滴血。

    也就是说,哈利所受到的都是一些内伤,这样如果真的认定许太平打人,根据现代的检测手段,哈利也只是算极度轻微伤,根本影响不到许太平。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算是带着电子手铐,他出手的速度依旧快到令人发指,那电子手铐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挂饰一般。

    一个华夏首富,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这着实是超出了这些犯人的认知范围。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到了下午。

    外界早已经因为许太平性侵案而闹的沸沸扬扬。

    这时候,许太平被保释的消息,总算是传来了。

    律师带来了保释文件,随后,许太平被取掉了手铐,换掉了橙黄色的囚衣,跟在律师的身后,走出了警察局。

    警察局外早已经人山人海。

    记者,围观群众,示威人群,将整个警察局里三层外三层都给包围了起来。

    许太平的律师本来是要为许太平申请特殊通道的,但是警察局这边不允许,所以许太平只能从最前方走。

    一辆黑色的房车,早已经停在了警车局的院子里。

    郭云鹏站在车旁,脸色严肃的看着许太平。

    许太平走向了郭云鹏。

    院子外,示威人群高呼着强x犯几个字。

    闪光灯不断的闪现着,似乎要捕捉下许太平的每一个动作。

    郭云鹏将车门打开。

    许太平走进了车内,随后,郭云鹏跟律师一起也坐进了车内。

    车内,江英雄,凤栖,赵小花都在。

    “这么热闹呢?”许太平笑着问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呢!”赵小花愁苦着一张脸说道。

    “怎么就笑不出来了?我被保释了,不用继续在警察局里呆着,可以回去睡暖和的床,这不是好事么?”许太平问道。

    “你只是暂时被保释,这不代表着你就无罪了。”一旁的江英雄说道。

    “对于我来说,我没做过的事情,那我自然是无罪的。”许太平说道。

    “现在的关键不是你做没做,而是要让女方那边撤诉!”律师脸色严肃的说道,“我尝试过接近女方,但是对方似乎并不愿意跟我们谈。”

    “那是肯定的,她领了别人的命令来污蔑我,不把我搞黑,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许太平说道。

    “太平,到底是谁要故意污蔑你?”郭云鹏问道。

    “这还用得着多说么?谁是琳达的老板,就是谁在抹黑我。”许太平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莱因哈特?”郭云鹏问道。

    “要么就是莱因哈特,要么,就是莱因哈特的老板,莱因哈特对我有所求,所以应该不是莱因哈特,我在米国得罪的人不少,但是有能力做莱因哈特老板的,应该也不多,要说可能性最高的,或许,就只有kbx公司的那群人了。”许太平说道。

    “kbx公司的人?”郭云鹏等人面面相觑了一下。

    “kbx公司,在整个西方,都拥有着非常强大的势力,老板,如果真的是kbx公司的人要整你,那你…可就不好翻身了。”一旁的律师说道。

    “不好翻身就不好翻身吧。生活还得照样过,饭还得照样吃,先离开这里吧!”许太平说道。

    “好!”

    房车发动了起来,而后缓慢的往警察局外开。

    警察局外面的铁门周围早已经聚满了人群。

    当警察将铁门打开要给许太平的车通行的时候,人们疯狂的从铁门外涌了进来。

    一群群的人,把房车给包围住。

    那些愤怒的女权主义者用力的拍打着窗户,喊叫着一些粗言秽语。

    那些记者不断的把镜头压在窗户上,似乎是想要透过窗户拍到许太平。

    车外传来一阵阵砰砰砰的声音,为了不伤到人,车子只能以龟速慢慢的前进。

    许太平坐在车内,任凭外面的声音有多大,他都安静的坐在那。

    “对了,我的东西,带出来了么?”许太平忽然问道。

    “你的衣服什么的,目前还在警方那里,他们需要从中提取证物,至于电脑手机,已经拿回来了!”律师说道。

    “哦,衣服在他们那啊!”许太平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把手机给我。”

    “好!”律师点了点头,从旁边的一袋子里拿出了许太平的手机交给了许太平。

    许太平接过手机,发现有不少未接电话。

    许太平没有一一回复这些电话,他找出了其中夏瑾萱的号码打了过去。

    夏瑾萱在接到许太平的电话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许太平简单的解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然后给苏念慈回电话,给苏念慈回完电话之后,许太平又给周芝芸回了电话。

    周围的人就看着许太平给他的女人一个个的打过去电话,然后轻声细语的说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好像那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

    许太平如此镇定的模样,让在场众人的心,多少安稳了一些。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