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谁是凶手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738

    洛城医院。

    许太平抵达医院后被告知,凤栖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普通的看护病房,随后,许太平立马去了凤栖的病房。

    刚到凤栖的病房,许太平就看到了不少华夏人。

    这些人有的站在凤栖的病房外,有的则是在病房里头,许太平还看到了江晴,郭云鹏的老婆。

    “都来了?”许太平从门外走进来,脸色严肃的问道。

    江晴眼睛有些红,坐在床头,听到许太平的声音后,她看了一下许太平,随后眼泪就流了出来。

    郭云鹏站在一旁,叹了口气。

    “老江呢?”许太平问道。

    “在办理英雄尸体回国的手续,早上英雄的尸体接受尸检,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下午英雄就会由专机送回国内。我们都会跟着一起回国。”郭云鹏与其凝重的说道。

    “节哀。”许太平说道。

    “哎!”郭云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什么。

    床头,凤栖躺在那,一言不发。

    “看清楚袭击者的脸了么?”许太平走到凤栖的旁边问道。

    凤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许太平知道凤栖这些人的心情都不好,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在简短的停留过后,许太平就转身离开了。

    眼下的许太平,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疑惑,那就是为什么警方那里找到的凶手留下的衣服碎片上会有自己的皮肤碎屑,只不过,这个疑问,他暂时是得不到答案了,除非警方让他看那块衣服碎片。

    一想到衣服,许太平忽然想到,自己之前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似乎有不少衣物也跟着一起被带走了。

    许太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发现,江英雄被杀这件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当许太平返回酒店之后没多久,郭云鹏就打了电话过来,他已经跟随着江宏图他们一起去了机场,之后马上就会动身回国,至于电影团队的事情,郭云鹏全权交给了导演。

    “太平,我先跟他们回去,看看具体情况吧,你好好在洛城呆着,宣传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等到时候你再跟他们一起回来就可以了。”郭云鹏说道。

    “嗯,你放心吧。”许太平说道。

    “等回国再见了!”郭云鹏说着,挂断了电话。

    一个多小时后,一架专机从洛城机场起飞,飞往了华夏的哈市。

    飞机上,江宏图一张脸始终阴沉着。

    江宏图的妻子,还有女儿江晴,眼睛都红着,时不时的在抽泣着。

    对于江宏图而言,此时的他,已经接近于疯狂的边缘,虽然他并没有什么表现,但是,中年丧子的痛,让他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只不过,他一直在忍着而已,作为一个江湖上威望崇高的人,他见到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所以,此时的他,还能忍,不过,江宏图知道,他忍不了多久,因为,丧子之痛,正无时无刻的折磨折腾。

    “凤栖,你真的没有看到凶手的样子么?”江宏图红着眼睛盯着面前的凤栖问道。

    “没有。”凤栖摇了摇头,她确实没有看到凶手的脸。

    “不过,我撕下了他身上的一块衣服。”凤栖说道。

    “衣服…这能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用这衣服找到杀死我儿子的凶手不成!”江宏图愤怒的说道。

    “老大!咱们的人,在洛城那边调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个梳着中分的男人走到江宏图身边,低声说道。

    这个男人,是江宏图的一个得力手下,跟随了江宏图十几年,名字叫做谢龙。

    “调查到了什么事情?”江宏图问道。

    “就在少爷遇害后不久,洛城的警察,根据凤栖手上的衣服碎片上的皮屑dna,找到了一个人。”谢龙说道。

    “找到谁?!”江宏图连忙问道。

    “许太平!”谢龙说道。

    “许太平?!”江宏图愣了一下,随后说道,“你是说,杀死我儿子的凶手,是许太平?!”

    “洛城警方之前传唤了许太平,据说调查了许太平的一些行踪轨迹,但是发现许太平没有作案时间,所以在今天早上的时候释放了许太平。”谢龙说道。

    “…许太平?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他为什么要杀英雄,难道就因为之前的那些事情么?”江宏图的脸色阴晴不定。

    “目前还不确定,不过,不排除有这种可能,许太平在江北的事情上吃了大亏,而且,是您跟其他几位执旗人一起罢免了他蓝旗执旗人的身份,就冲着这些,许太平也有可能怀恨在心,而且,我觉得,许太平的不在场证明,实在是太完整了,完整到让人怀疑这一些不在场证据都是伪造出来的,以许太平的能力,他如果想伪造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也不是不可能的!”谢龙说道。

    “许太平…会是他么?难道真的是他?!”江宏图紧握着拳头自语道。

    “对了,老大,我们检查了少爷的伤口,发现少爷是被短刃刺破了心脏,而那许太平…最习惯用的武器,似乎,就是短刃。”谢龙说道。

    “许太平…许太平…”江宏图脸色不断的变化,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许太平的名字。

    “一定是那个许太平,除了他,谁能把凤栖伤的那么重,他肯定是记着之前的仇,所以才杀了英雄来报仇的!”江宏图的妻子哭喊道。

    “许太平,如果真的是你的话,我江宏图就算拼了我的老命,我也一定要你为我儿子陪葬,一定要!”江宏图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凤栖站在江宏图的对面,刚想说点什么,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之后,凤栖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十几个小时后,飞机抵达了哈市。

    江宏图亲自跟手下一起将装有江英雄的尸体扛下了飞机,每走一步,江英雄的身体都在发抖。

    随着江宏图抵达哈市,他儿子江英雄被杀的消息,也在整个华夏江湖之中迅速的传播开来,之后,许太平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很多人将这两个消息一结合,立马就得出了他们的结论。

    “肯定是许太平找机会干掉了江英雄,想要断老江家的后,之前江宏图可是让许太平在江北吃了大亏,而在这件事情上,许太平一直没有什么行动,甚至于给人的感觉偏向于懦弱了,这根本不是许太平的做事风格,我想,许太平肯定就是在等这样的机会,干掉江宏图的儿子,为之前江北的事情报仇!”

    一个江湖人士如此猜想道,而他的猜想,也是很多华夏江湖人士的猜想,虽然洛城警方那边说许太平有不在场证据,但是,很多人都相信,以许太平的能耐,想要搞到不在场证据,那实在是太简单了,所以,这不在场证据,完全没有说服力。

    江宏图亲自带着江英雄的棺材回到了他们江家的老宅,然后请了当地最好的法师来给江英雄做了法事,之后又组织手底下的人为江英雄举办了声势浩荡的出殡仪式。

    整个哈市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除此之外,其他几旗的执旗人也都派出了各自的代表参加了江英雄的出殡仪式。

    等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距离江英雄身死,已经过去了三天。

    整个江家,死气沉沉。

    江宏图的妻子因为太过伤心的关系,已经昏厥过去了好多次,现在随时时刻都有医生跟在江宏图妻子的旁边。

    江宏图在江英雄出殡之后,就没有出过门了,他每天都待在家里,头发在几天内几乎全部白了。

    整个华夏江湖上,关于江英雄之死的猜测,越来越多,而谁是杀死江英雄的凶手,很多人都已经认定了是许太平,因为,据说许太平在米国那边已经被限制出境了,米国警方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抓捕许太平,只是因为没有找到证据而已。

    米国警方这样的举动让更多人相信,许太平就是凶手,只不过,许太平的手段太过高明了,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以至于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是他杀了江英雄。

    在很多华夏江湖人看来,能够重伤凤栖,并且迅速杀死江英雄的人并不多,而以江英雄的层次,他完全没有机会得罪到那些超级高手,所以,不太可能是一些其他的超级高手去找江英雄寻仇,最有可能的就是许太平了,许太平在江北的事情上吃了大亏,然后杀了江英雄报仇,这逻辑上完全是说得通的。

    三天时间,许太平尽管还没有被定罪,但是,很多人早已经认定了许太平就是凶手,而这些人的猜测,也传入到了江宏图的耳朵里。

    “绝对就是特么许太平干的!”谢龙激动的说道,“老大,你看那许太平,现在还被米国警方限制自由,如果他真的是无辜的,米国警方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江宏图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双手合十。

    他的头发已经全部发白,那张微微富态的脸上,此时充满了杀机。

    就连他,也怀疑,凶手,就是许太平,因为,除了许太平之外,他找不到任何人有动机,有能力去杀自己的儿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