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风不停吹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739

    江宏图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会空穴来风的,所以,米国警方到现在还限制着许太平的人身自由,必然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很有可能就是米国警方认定了许太平就是杀死他儿子的凶手,但是并没有非常有力的证据。

    “在米国,发生过很多完美谋杀案,就是大家都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个人就是凶手,想想许太平在江源市这几年做过的一切,多少人莫名其妙的死去,我们都知道是许太平杀的,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杀的,这就表示,许太平非常善于伪装自己,老大,我实在是想不出有其他人有能力,有动机来杀少爷啊!”谢龙站在江宏图的面前,激动的说道。

    “许太平…许太平…”江宏图嘴里不断的念着许太平的名字。

    这几天时间里,许太平这三个字,至少被他念了上百遍,同时,许太平的身影,也始终出现在他的梦里,就如同梦魇一般。

    现在所有的有关于凶手的猜测,都直指许太平,哪怕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江宏图也觉得,许太平,或许真的就是杀死他儿子的凶手。

    “老大,必须为少爷报仇啊,少爷还那么年轻,就被人杀了,如果不能够为他报仇,那咱们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这江湖之中,兄弟们现在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要为少爷报仇啊!”谢龙激动的说道。

    “再等等吧。”江宏图咬着牙说道,“等米国那边的调查情况,只要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许太平杀了英雄,我一定跟许太平不死不休!”

    “如果有证据的话,这几天早就有了,这许太平手段太高明了,他肯定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的。”谢龙说道。

    “谢龙,你让兄弟们这几天都准备好。”江宏图低着头,红着眼睛说道。

    “兄弟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谢龙说道。

    “让他们等我命令。你…先回去吧。”江宏图说道。

    “是!”谢龙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老大。”凤栖从一旁走了过来。

    “你伤好了么?”江宏图问道。

    “好的差不多了。”凤栖点头道。

    “这几天多注意休息。”江宏图说道。

    “嗯…”凤栖点了点头,随后走到江宏图的面前,坐了下来。

    “怎么了?”江宏图看到凤栖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

    “老大…我这几天,一直在回想之前在米国,我跟少爷遇到的刺杀,我回想着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细节。”凤栖说道。

    “然后呢?你能确定袭击者是谁么?或者说,你能确定袭击者是许太平么?”江宏图问道。

    “之前咱们跟许太平关系紧张的时候,我特地研究过许太平,我发现,袭击者的进攻手段,武器,乃至身形,动作特点,都跟我研究过的许太平,几乎一模一样。”凤栖说道。

    “你的意思是,袭击者就是许太平?!”江宏图激动的问道。

    “如果单从这些来看的话,确实,袭击者就是许太平,毋庸置疑,但是…我想说的是,袭击者,并不是许太平。”凤栖说道。

    “为什么?你怎么肯定袭击者不是许太平?”江宏图问道。

    “因为…感觉。”凤栖说道。

    “感觉?”江宏图眉头皱了起来,恼怒的说道,“凤栖,这时候你跟我说什么感觉?难道你觉得单靠感觉,就能让我相信袭击者不是许太平么?”

    “老大,你先别着急,听我说…老大,你知道我的能力的,我对于危险的人,有独特的感知能力,我能从他们的气息中感知他们的危险程度,我跟随着您,见过很多人,而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许太平,许太平给我的感觉,是恐怖到极点的感觉,我每次看到许太平,我就好像看到了堆积成山的尸体,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危险的几个人之一,而那天晚上,那个人虽然也让我感觉到很危险,很恐怖,但是,他的恐怖程度,并不如我之前见到的许太平,所以,我敢肯定,那个人,绝对不是许太平!”凤栖认真说道。

    “真的?”江宏图问道。

    “是的,老大,那个人在模仿许太平的一切,包括他说话的语气,声音,还有出手的特点,甚至于他身上的衣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件衣服之前许太平穿过。”凤栖说道。

    “许太平穿过的衣服,怎么会出现在那个人身上?”江宏图问道。

    “我也不知道。”凤栖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跟我说?”江宏图问道。

    “我之前也不是很肯定,所以,这几天我认真的回想了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回想当时我所感受到的感觉,所以我才更加的肯定,那个人不是许太平,而且,这几天我也在观察,我发现,现在江湖上的风,在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吹,那就是…许太平是凶手,尽管没有证据,但是他就是凶手,这股风吹到了现在,就算是您,似乎也在心里认定了许太平就是凶手,所以,我觉得这时候,我有必要站出来,跟您说出我的想法,而且,我觉得,少爷遇刺这件事情,非常不简单。”凤栖认真说道。

    江宏图脸色变得比之前更加的阴沉,他是一个在江湖上闯荡了几十年的人,很多事情,他其实一点就明白。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杀死英雄的,只是一个假冒的许太平,那,这件事情背后,绝对,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有人,想要挑起我跟许太平之间的战争,如果我认定是许太平杀了英雄,那我跟许太平之间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江宏图沉声说道。

    “是的,我也觉得,有一股力量似乎在推动着整个事件的发展,我甚至于怀疑,这股力量,已经渗透到了我们身边,您回想一下,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我们耳边说…就是许太平杀了少爷,我们要为少爷报仇。”凤栖说道。

    “你是说,谢龙?”江宏图问道。

    “我无意去怀疑谢龙,有可能他是真的只是想给少爷报仇,但是,谢龙最近的做事说话风格,并不是他往日的风格,这有点古怪。”凤栖说道。

    “我明白了。”江宏图点了点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来,这是有人,把我,把许太平,都当做了棋子,而我那可怜的儿子,成为了引我们入棋局的诱饵!”

    “老大,小心为上。”凤栖说道。

    “我,要给许太平打个电话。”江宏图说着,站起身往旁边走去。

    与此同时,洛城。

    许太平这几天一直待在酒店里。

    对于华夏江湖生的风向,许太平起身比谁都清楚,所以,许太平也知道,现在有无数人坚定的认为,就是自己杀了江英雄。

    “是谁,在陷害老子!”许太平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黑屏的电视,陷入了沉思。

    华夏江湖上的风,吹的有点古怪,而这古怪,早已经被许太平所察觉。

    许太平知道,有人在陷害他,并且这个人还在华夏的江湖制造出了舆论。

    这样的话,就算他在米国这边警方说是无罪的,到了华夏,依旧会有人相信就是他杀了江英雄。

    “难道,是想让我跟老江开战?”许太平一边嘀咕着,一边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许太平的手机响了起来。

    许太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江宏图打来的。

    这个时候江宏图打电话过来,让许太平有些诧异。

    许太平沉默片刻后,将手机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了江宏图低沉的,压抑的,甚至于还带着一点点愤怒跟杀意的声音。

    “我儿子,到底是不是你杀的?”江宏图问道。

    “不是。”许太平淡淡的说道。

    “你要让我怎么相信你?”江宏图问道。

    “人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我不会拿出什么证据证明你儿子不是我杀的,我只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我杀不了的,包括你,如果我想拿江北的事情找你麻烦,你,还有江英雄,全部都活不了。”许太平说道。

    “好大的口气。”江宏图说道。

    “事实如此,你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就算了,如果你想跟我开战,我也随时奉陪到底。”许太平说道。

    电话那头的江宏图沉默了许久,随后,江宏图忽然颤抖着开口道,“太平,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就这么被人杀了,我希望你帮我,把那个躲在背后,想要陷害你的人找出来,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听到江宏图的话,许太平挑了挑眉毛,随后说道,“你相信我?”

    “凤栖说,那个人不是你,只不过是在模仿你而已。”江宏图说道。

    “为什么要模仿我”许太平问道。

    “或许,凶手想看到我们死拼。”江宏图说道。

    “我得先去查清楚一些事情,至于其他的,等我回国之后再说吧,你要记住,我不是在帮你,我只是不想自己莫名其妙的背这个黑锅,更不想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许太平说道。

    “我在国内等你。”江宏图说道。

    “嗯!”许太平说着,挂断了电话,随后,许太平起身走到了旁边的衣柜前头,将衣柜打开。

    衣柜里少了几件衣服,那几件衣服,是那天许太平因为性侵案被带进警察局的时候所穿的衣服。

    那几件衣服在许太平离开警局的时候并没有被许太平带走。

    “是时候找洛城的警察玩一玩了。”许太平嘴角露出一个冷笑,随后将衣柜门关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