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生局死局破局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755

    许久之后,周小雨带着手下人离去了。

    没有了许太平这样一个稳赢不输的外挂在,周小雨肩膀上的重任大了许多,不过,对于周小雨而言,他本只是一个底层的混混,从底层爬上来的,大不了回到底层去,况且,有许太平为他铺路,或许,他真的可以通天,破天,也说不准。

    许家客厅内。

    关荷从门外走了进来。

    从头到尾,关荷都没有出现过,不过,关荷却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真打算彻底把周小雨推到台面上么”关荷走到许太平后面,抬起双手按在了许太平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揉搓着。

    “这是很早之前就想好了的。”许太平闭上眼睛,说道,“今天林宇晟的电话,已经把一切都说的很明白了,我不能上台面,只能让周小雨上,不过,这倒是跟我之前的设计一样,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了,最终站在台面上的,会是周小雨,哪怕我拿下了金旗。”

    “这局,可不好破啊。”关荷说道。

    “这是死局,但是又是生局!”许太平笑着说道。

    “哦?”关荷挑了挑眉毛。

    “等其他五旗意识到,上面要动他们的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当年赵家自立金旗,可不也是因为当时上面的打压么?因为有了打压,所以才需要有领头的人,我之前一直在思考,要怎么才能够让我们成为金旗?难道是灭掉其他五旗?还是说把他们打残?都不是,最靠谱的方式,就是让他们感觉到压力,让他们知道,只有我们成为了金旗,才能够让他们的五旗继续存在下去,我现在就像是一只母鸡,天空有老鹰飞过,小鸡们要想安全,那只能躲在我的羽翼之下,不管怎么说,这林宇晟,可算是帮了我大忙啊。哈哈!”许太平笑着说道。

    “你心思沉到让人感觉到恐怖。”关荷弯下腰,搂住许太平的脖子,将脸贴着许太平的脸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抬起手,轻轻的摸在关荷的脸上。

    “但是,破局之法,到底是什么?”关荷问道。

    “就是刚才跟周小雨说的,一个字,干。”许太平咧嘴笑道,“我有钱,有资本,有人脉,有地位,不怕干,先把这江湖打个支离破碎,等大家都觉得无法自保的时候,老子,再来当这个救世主。”

    “那你现在可以先干点别的么?”关荷贴着许太平的脸问道。

    许太平挑了挑眉毛,笑道,“当然可以…”

    随后,许太平转过头,吻住了关荷。

    无话~~~

    江湖的战争,早在陈三狗身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历经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酝酿到了眼下这样的一个局面。

    周小雨坐在回程的车上,努力回想着许太平之前所说的一切。

    “小雨哥,你怎么会那么尊重那个许哥呢?我看他除了有点钱之外,整个人好像有点神神道道的样子。”坐在周小雨身边的一个手下说道。

    “神神道道?一个神神道道的人,能够坐在家中就看透天下大势么?许哥不是神神道道,他是神,我要你们记住一点,我,包括你们,能够取得现在的的这一切东西,都是因为许哥,没有了许哥,我什么都不是,你们也什么都不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者是未来,我都要你们明白一点,哪怕你们背叛我,也绝对绝对,不能背叛许哥。”周小雨脸色异常严肃的说道。

    “背叛许哥?我们又不是他的手下,怎么会背叛他。”有人嘀咕道。

    “我,周小雨,永远是许哥的手下,不管我现在,未来,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我在许哥的面前,永远是小弟,我要你们记住这一点,如果你们记不住,那就不用跟我混了。”周小雨黑着脸说道。

    “是!”周围的小弟纷纷点头,他们可很少看到自己的老大会把脸摆的这么臭。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明白,许哥,到底有多么的英勇神武!”周小雨冷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周小雨回到了江源市,随后马上调兵遣将开始布局了起来,而与此同时,黄白两旗跟华谊会的人,也纷纷进行了人马的调动。

    江湖两大阵营的第一次大战,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到来。

    第二天,天气晴朗。

    许太平站在保卫室的门口,双手背在身后。

    阳光照耀在身上,格外的温暖。

    “许主任,泡好了,枸杞加西洋参!”陈文拿着个保温杯,递给了许太平。

    “多谢了!”许太平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对陈文点了点头,随后接过保温杯。

    杯子里,枸杞飘在水面上,冒着热气。

    许太平喝了一口水,随后看向街对面。

    学校街对面,一辆车已经在那里停了半个小时了。

    车上坐着一个正在看报纸的人,半个小时的时间,那报纸都没有动过。

    车前头,多了一个摆煎饼果子的摊子,摊子的老板人高马大,皮肤黝黑,摊煎饼的动作有点生硬。

    “真是越来越不行了。”许太平摇了摇头,这来盯梢自己的人,专业水准堪忧啊。

    自从昨天接了林宇晟的电话之后,许太平就有预感会有人会来盯梢自己,目的自然就是防止自己加入到江湖斗争当中,让许太平没想到的是,盯梢自己的,竟然会是这几个菜鸟。

    当然了,许太平明白,估计林宇晟跟他上头的人都清楚,如果自己真想做点什么,他们派谁来盯梢都没用,所以那几个人就是表个态而已,意思就是我们在看着你,你别乱动。

    “许哥…跟你说个事儿。”陈文忽然有些腼腆的对许太平说道。

    “借钱么?”许太平问道。

    “哪儿啊,我哪能找您借钱啊!”陈文摇头道。

    “我看你这劲儿就好像是要找我借钱。”许太平说道。

    “不不不,这肯定不是,是这样的,我之前不是订婚了么?然后我们很快就确定了日子,这周六就要结婚了,不过婚礼要在我媳妇儿那办,我就寻思着,我在咱们学校也有不少朋友,要不,我包辆车,载大家伙过去一块热闹一下。”陈文说道。

    “在你媳妇那办酒?为什么?不是回门才回去办的么?”许太平问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那老丈人执意要求我们的婚礼去他那办,我也没办法,而且,我老丈人再三要求,一定要把你给请去。”陈文有些尴尬的说道。

    “一定要把我请去?你老丈人,这是打算干什么?”许太平似笑非笑的问道。

    “还能是干什么?说粗俗点,肯定是为了装逼啊,自从上次见了你,知道了你的身份之后,我老丈人就迫不及待的让我们俩定下了结婚的日子,而且还成天给我打电话,让我要多跟你接触,有事没事要打电话给你问候,你知道许主任你是最不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的,所以就没打,但是我老丈人,这人在官场混了一辈子了,思想观念就是这样的,他就跟我说,他女儿跟我结婚行,但是第一场婚礼在他们那举行,然后你要也要去,这事儿其实没啥,我是农村来的,在江源市亲戚朋友也不多,坐一辆大巴车过去也很简单,最主要是看你有没有空,许主任,不瞒您说,我那老丈人,对我可是下了死命令了!我知道许主任您日理万机,不一定有空,但是,死命令我又不能不执行,我很无奈啊!”陈文感慨的说道。

    “什么狗屁日理万机,现在我闲的很呢,公司有人管理,学校这边呢,又有你们这些得力助手在,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很闲!”许太平说道。

    “那,许哥您的意思是说,有空么?”陈文激动的问道。

    “有。”许太平点头道,“你那老丈人不是要装逼么,咱们就把这逼给他装足够了,回头我再拉几个人过去参加你的婚礼去。”

    “哎呀,如果真的能这样的话就太好了!”陈文感激的说道,“许主任,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对自己人我当然是好的了。”许太平说着,拿着保温杯往街对面走去。

    没一会儿,许太平走到了煎饼摊前头。

    “给我来一份煎饼!”许太平说道。

    “好嘞,要加什么?”老板笑着问道。

    “给我加一百个蛋。”许太平说道。

    “一,一百个蛋?!”老板愣住了,错愕的看着许太平。

    “我给钱。”许太平说道。

    “真的,真的加一百个蛋?”老板问道。

    “不然呢?上面的人没教你们怎么做一百个蛋的煎饼么?”许太平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位老板。”煎饼摊老板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

    “给我做,做好了我让人来拿。”许太平笑了笑,随即走到那辆轿车的旁边,敲了敲车窗。

    “干什么?”驾驶座看报纸的人放下了车窗,皱眉问道。

    “看到那个没有。”许太平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探头,说道,“这里禁止停车,会被拍的,你停了这么久,罚单上头会帮你交吗?”

    “你…”驾驶员紧张的看着许太平。

    “警校刚毕业的?”许太平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驾驶员说了一句刚才煎饼摊老板说的话。

    “你们的模式,太落后了,你们的教官是谁?要拉出来打屁股。”许太平笑着说道。

    “太平,别欺负我的人。”一个许太平熟悉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

    许太平转头一看,笑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