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小家族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770

    这是许太平在时隔非常多个月后,再一次的听到赵钢的名字。

    他没想到,他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赵钢的名字。

    首届华夏斗地主大赛?

    这是什么鬼?

    “那还是在十几年前,有人举办了首届华夏斗地主大赛,当时不少人报名参加了,端木赐也参加了,最终决赛的时候,在总分上输给了赵钢,我跟端木赐打了这么多年斗地主,在单一某些牌局上,我赢过端木赐,但是,总的打下来,最终的结果都是输的,能够在总分上打赢端木赐的,很少见。”王医说道。

    “确实!”许太平认同的点了点头,就像他今天下午,某些牌局,他的牌好到逆天,那是能够轻轻松松打赢的,可是,一整个下午,如果按分来算,他绝对是输给端木赐的,端木赐打牌,最强的地方就强在大局观上,从他打出第一根牌开始,整个牌局就基本上都是按着他的节奏在走,除非你牌真的太变态了,不然的话,你很难能够从他的节奏之中逃走。

    “不过,关于那一次斗地主大赛最后决赛的战况,我到现在都不得而知,据说前三名的决战是不对外公开的,他们仨人在一个单独的,封闭的房间里打,打了十二把,他们三人自己计分,最终赵钢拿到了总分第一名。后来我也询问过端木赐,对于当天的比赛,他一直缄口不提,真是让人好奇啊!”王医说道。

    “还真是会玩啊。”许太平感慨的说道。

    “你可以进去让她把药倒出来了。放着凉,然后咱们去吃饭。”王医说道。

    “好!”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走进了旁边楚恬煎药的房间。

    楚恬正拿着小扇子在给火炉里扇风,听到脚步声,楚恬转头看了一眼,等她看到是许太平的时候,她委屈的说道,“你倒是舒坦了,打了一个下午斗地主,我可累死了。”

    “这是你的病,又不是我的病。”许太平笑着说道,“自己的病,自己煎药给自己治,等之后治好了,那才有成就感不是?”

    “话是这么说,但是…好累啊。”楚恬说道。

    “王医说可以把药倒出来了,然后咱们去吃饭,把药晾在这里就可以了。”许太平说道。

    “真的嘛?”楚恬惊喜的问道。

    “当然,我还会拿这个骗你啊!”许太平说道。

    “好!”楚恬激动的伸出手去,一把抓在了药罐的把手上往上一提。

    “啊!”楚恬惊叫一声,连忙松开了抓着药罐的手,整个药罐直接往地上摔了下去。

    啪的一声,许太平单手接住了这个药罐。

    药罐上传来了灼热的感觉。

    “这药罐烧了不知道多久,你竟然直接用手去拿,是不是傻?”许太平一边说着,一边把药罐里的药倒在了旁边的一个碗里,对于他来说,这药罐虽然有些烫手,但是还不至于会伤到他。

    “疼!”楚恬看着自己红起来的右手,委屈的说道,“我这辈子都没有给自己煎过药,更没有被烫过。”

    “那你可爽了,一下子两件事都体验到了。”许太平笑着说道。

    “我可怜的手。”楚恬瘪着嘴,看着许太平。

    “别看了,走吧,烫这一下死不了人。”许太平说着,拉住了楚恬的手,将楚恬给拉了起来。

    被许太平的手这么一抓,楚恬竟然觉得,自己的手也不是很痛了。

    “吃饭去吧。”许太平松开手说道。

    “哎呀,我的手又疼了!”楚恬说道。

    “别作。”许太平笑骂道。

    “拉拉我。”楚恬可怜兮兮的伸出手看着许太平说道。

    “不拉。”许太平摇头道。

    “就拉拉嘛!看在人家这么可怜的份上。”楚恬撒娇道。

    “好吧…”许太平无奈的伸出手去,拉住了楚恬的手。

    “一点都不疼了。”楚恬开心的说道。

    “走吧,去吃饭吧。”许太平说着,拉着楚恬往外走去。

    端木赐家很大,上桌吃饭的人,也异常的多。

    许太平看到,这一顿晚饭,端木家竟然摆了六桌,坐了六七十个人,而且都是摆在院子里。

    刚开始许太平还以为这是不是为了欢迎他来,所以特地摆桌,后来他找端木华泽了解了一下,才知道,端木家每一顿饭竟然都是这样的。

    整个端木家大概得有一百人左右,每天上桌吃饭的人有六七十人,另外的一些人分散在山头的各处,有的在看鸡窝,有的在管猪圈,还有的在顾菜园啥的,这些人没法上桌吃饭,不过回头都会有人给他们带。

    吃饭的时候许太平跟端木赐坐在一起,同桌的有大人,也有小孩,而且彼此身份都不是很高的样子。

    这一点跟赵家完全不同,赵家等级森严,每一张桌子坐什么身份的人都安排的非常准确,而且在饭桌上也是有着严格的规矩的,长辈没有动筷子,晚辈就不能动筷子,长辈站起来,晚辈也都必须在站起来,整个端木家,晚饭时分的随意,就好像是一大群普通朋友,然后聚集起来一起做饭吃一样,在饭桌上谁也没有贵贱高低之分。

    这让许太平十分的意外,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一个大家族,如果没有足够的家规的话,那这个大家族是很难走的远的,如果所有人对家族主脉的人都是很随意的,没有敬畏之心,那以后家族也是迟早会散的。

    一顿饭吃完,端木赐对许太平说道,“走吧,出去溜达两圈。”

    “走!”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跟端木赐一起走出了院子,然后往山下的小路走去。

    “这一条小路,是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跟我们家请来的那些工人一起修起来的,可着实是花了不少功夫!”端木赐指着脚下的路说道。

    “你自己修路?”许太平错愕的问道。

    “是啊,在这里,很多事情我能做都愿意做,多做事,才能够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废人。”端木赐笑着说道。

    “说实话,我在你们家看到了一些跟赵家不同的东西。”许太平说道。

    “规矩么?”端木赐问道。

    “是,你们家似乎没有那么多规矩,就算是一个最普通的打扫卫生的人,也能让你帮忙做事。”许太平说道。

    “因为我们家不是赵家。”端木赐说道。

    “但是要想发展起来,就必须得有规矩。”许太平说道。

    “如果不想发展起来呢?”端木赐笑着问道。

    “不想发展起来?”许太平微微皱眉。

    “并不是谁都想把自己的家族打造成下一个赵家,甚至于,就算是赵家人,其实也不想赵家,变成现在的赵家,现在的赵家,是一个没有太多人情味的赵家,因为等级太森严了。”端木赐说道。

    “必须如此罢了。”许太平说道。

    “是啊,一个家族要有执行力,要真的强大,就必须得有等级,必须得有制度,但是我不想让我们端木家也变成那样,我更向往的是现在这样的生活,而且,当年我参加第一届斗地主大赛的时候,赵家的老祖宗赵钢他也这么跟我说过,他告诉我,他最后悔的,就是让赵家,成为了一个那么强大的家族,如果可以给他重新选择的话,他宁愿赵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端木赐说道。

    “这或许就是他一直不愿意回赵家生活的另外一个原因吧。”许太平感叹的说道,之前他知道赵钢不想回赵家的一个原因是赵家里有太多的生离死别,而赵钢一直活着,每次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赵钢不愿在赵家里呆着。

    “所以啊,也是在那时候,我听了他的建议,放弃了让我们端木家成为一个超级大家族的打算,一直到现在,我才深切的明白,当年他说的那句话是有多么的正确,现在的端木家,很好,我们家没什么钱,但是大家自食其力,我们每个月整个家族的支出超不过一万块钱,基本上能够自给自足,再加上我年轻时候打拼下来的一些家业,我们所有人都能够过的很幸福。”端木赐笑着说道。

    “对了,我听王医说,当初你跟赵钢一起参加了第一届华夏斗地主大赛?”许太平问道。

    “他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啊。”端木赐笑着说道。

    “你输了,拿到了第二,是么?”许太平问道。

    “嗯,赵钢第一,我第二。”端木赐说道。

    “那天牌局打的怎么样,我很好奇,如果你回忆不起来,简单的跟我说一下也可以。”许太平说道。

    “还是算了吧,等后面有机会了再跟你说,那是我打到现在最为神奇的一次牌,所以,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一切,包括我的牌,他们的牌。”端木赐说道。

    “什么时候有机会?”许太平问道。

    “等有机会的时候,他自然就有机会了。”端木赐说着,忽然站住脚,说道,“好了,到我们家的练武场了,怎么样,来打一场吧?”

    “你不是不喜欢打架么?”许太平问道。

    “饭后消食,按着王医说的,饭后百步走,病魔远离我,打一场,也一样。”端木赐笑着跟许太平拉开距离,然后说道,“准备吧。”

    “来!”许太平笑着做了个起手式。

    风,渐起。

    这简陋的,泥土地面的练武场上,华夏武林至尊榜排名前三的两个人,即将开始战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