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除名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798“管事!”“管事!”周围的人看到赵立伟过来,纷纷恭敬的弯腰道。“管事。”赵香芦也弯下了腰,在赵家,管事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哪怕她曾经是管事,见到现在的管事,她也得问候,这是赵家的规矩。“赵香芦,你也承认你是一条狗了么?”赵立伟带着几个手下,走到赵香芦的面前,笑着说道。“我承认,我就是赵家的一条狗。”赵香芦面无表情的说道。“哈哈哈,这年头,敢承认自己是狗,也是够厉害,不过你说的也对,你就是一条狗,一条赵家的狗,而我就不同了,我是狗主人,哈哈哈,不过,赵香芦,你虽然是狗,但是,你也不能乱咬人啊对不?赵家是严禁内斗的,你怎么能拿石头砸人,还砸了人脑袋,这要是把人砸死了怎么办?”赵立伟问道。“他在这里私设赌局,按照赵家家规,赵家人严禁赌博,我只是在按着赵家的家规做事。”赵香芦说道。“按照赵家家规?赵家家规规定,赌博的人,应该有管事级别以上的人,按照赵家的家规处理,你现在是管事么?我记得不是吧?如果你不是管事,那我请问你,你有什么资格,来按照赵家家规做事?”赵立伟问道。“赵家人,如果看到有人违反家规,就可以站出来制止,我制止了他,但是他打了我,所以我反击了。不算违反赵家家规。”赵香芦说道。“他打了你?是嘛?你有证据吗?”赵立伟问道。“他们都看到了,是他先打的我。”赵香芦指着周围的人说道。“是嘛?你们看到了嘛?”赵立伟眯着眼看着周围的人问道。周围的人看到赵立伟这表情,哪里还不知道赵立伟的意思,所有人果断的都闭上了嘴。“你看吧,没有人说他们看到啊。”赵立伟说道。“刚才,在这里,这个人打了我,你们都没有看到?你们都是瞎子么?”赵香芦问道。听到赵香芦的质问,有的人看向了别处,有的人低下了头,就是没有人回答赵香芦的话。事实上,赵香芦的人缘并不是很好,因为她在赵家里一直是一个不怕事的人,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这赵立伟就曾经因为违反家规被赵香芦惩罚过,眼下赵立伟很明显是来找回以前的场子的,除非跟赵香芦是铁打的交情,不然谁愿意站出来给她作证呢?“看吧,大家都没有看到,赵香芦,我看你是越来越大胆了,赵家家规规定,严禁内斗,你呢,竟然拿石头砸人的脑袋,就你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留在赵家,我,赵立伟,以赵家管事的身份,收回你的赵家身份,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有资格姓赵,赵香芦,收拾一下你的行李,滚出赵家吧,赵家不需要你这样一条狗。”赵立伟说道。“你要收回我的身份?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收回我的身份?”赵香芦盯着赵立伟质问道。“凭什么?凭我现在是赵家管事,赵家管事有权处理任何一个没有赵家血脉的人,你没赵家血脉吧?那我就可以处理你,别说了,赵香芦,滚蛋吧!”赵立伟说道。“你们,没有人愿意为我作证?”赵香芦看向周围的人问道。周围的人照样不敢看赵香芦。“我…从小被带进赵家,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学习如何管理赵家,为了赵家,我可以付出我的所有,为了赵家的秩序,我不惜得罪那么多人,这么多年下来,赵家所有人都认真的遵守着家规,我没想到,只是换了家主,赵家竟然就变成了这样,赵家的家规成为了一纸空文,而你们这些身上带着赵姓的人,竟然也变成了现在这唯唯诺诺的样子,你们看看你们自己,哪里还有一点赵家人的样子?我真的很失望,赵家本已经风雨飘摇,而身处于赵家的你们,竟然还是这般作为,难怪许太平不愿意回来赵家,或许在他看来,赵家,应该已经完蛋了吧。”赵香芦惨笑道。“赵香芦,你说什么呢?!”赵立伟怒斥道,“许太平怎么跟我们有百年底蕴的赵家相提并论,他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而且,他还曾经涉嫌伪造过赵家人的身份,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回赵家?你屡次三番的提出让这样一个人回赵家,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想让赵家的百年基业,落在一个外人的手上?赵香芦,你真是其心可诛啊,赵家有你这样的人,难怪会衰败!”“其心可诛?我自问我在赵家做过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赵家好,而你们呢?你们赌博,你们偷卖赵家的东西,你们还私吞赵家的公款,赵立伟,你真以为你跟赵应龙做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么?赵立伟啊赵立伟,我一定会去找家主,将这些事情一一禀报给家主,你等着吧,你想拿走我赵家人的身份,你还不够格!”赵香芦冷冷的说着,径直往旁边走去。赵立伟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他没想到,赵香芦竟然如石头一般硬。“给我把赵香芦拿下,我怀疑这个女人勾结咱们的仇人,不然咱们赵家人怎么会屡次三番的被人给刺杀!”赵立伟大叫道。赵立伟的几个手下立马冲向了赵香芦,直接将正打算离去的赵香芦给抓住了。“赵立伟,你干什么?!”赵香芦怒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疯了不成?你真以为这赵家没人治得了你了?”“赵香芦,我的怀疑不无道理,这半年多以来,赵家多少人被杀了,为什么对方会知道那些赵家人的位置,我怀疑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了!你也别担心,我们赵家不是不讲道理的,只要查明你是情报的,自然就会放你走!”赵立伟说道。“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放开我!”赵香芦激动的大叫道。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开口劝说道,“管事,香芦这么些年也是为家族做了不少事情…”“给我闭嘴!”赵立伟呵斥道。那人果断的闭上了嘴。“带走!”赵立伟说道。一群人刚打算把赵香芦带走,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忽然从旁边走了出来。一看到这男人,所有人都弯下了腰去。“家主!!”众人高呼道。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太极。赵太极本来也没注意到这边,听到声音后往这边看了一下,结果就看到了被人抓住的赵香芦。“怎么回事?”赵太极停下脚步问道。“家主,赵立伟公报私仇,我举报他跟赵应龙侵吞赵家公款,还有在赵家内部纵容他人违反赵家家规!”赵香芦激动的叫道。“我没有,家主,这赵香芦刚才打人,被我看到了,我要惩治她,结果她就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对了,您看那个,就是被赵香芦打的,脑袋都流血了!”赵立伟指着还倒在地上的那个庄家说道。“打人?赵香芦,谁给你的胆子打人的?”赵太极问道。“他私设赌局被我抓到,然后先动手打了我,我才还手的!”赵香芦解释道。“有人可以作证么?”赵太极问道。周围的人还是一片沉寂。“没人可以作证…赵香芦,我知道你的脾气一直很倔,也很臭,但是现在赵家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你这样的脾气,只能给这个家族带来更多的负面情绪…上一次你提出让许太平回来,我撤了你管事的职务,没想到你却依旧不知悔改,既然这样,那你就离开赵家吧,我以赵家家主的身份宣布,将赵香芦的名字,从赵家家谱之中去除,从今往后,赵家,无赵香芦此人。”赵太极淡淡的说道。“家主,不要!!”赵香芦激动的叫道,“不要收回我的姓氏,不要啊!”“把她送出赵家。”赵太极说着,径直往前走去。“家主,不要啊,家主,我求求你了,我从小没有父母,是赵家养育了我,我这辈子都是属于赵家的,家主,我求求你了,我认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家主,求求你放过我吧!”赵香芦激动的哭喊道。赵太极置若罔闻,一直往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听到了没?扔出赵家。”赵立伟得意的说道。一群人架着赵香芦,直接往赵家外走去。“不要,别,求求你们了,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别让我离开赵家,别啊!”赵香芦激动的哭喊着,挣扎着,路过的人纷纷停下脚步,错愕的看着他。赵立伟的手下根本就不管赵香芦的挣扎哭喊,直接将赵香芦架到了门外,然后往外一丢。砰的一声,赵香芦从台阶上滚落,摔在了门口。“不要啊!”赵香芦的哭喊声,从门外传进了赵家,虽然只是一个人的声音,但是却给人一众震耳欲聋,声嘶力竭的感觉。砰!赵家门重重的关上,可是,就算这样,依旧挡不住这哭喊的声音。就在这时,哭喊声忽然戛然而止。有人好奇的打开了赵家的家门,结果这一开,那人傻眼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