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生死局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844

    生死局,顾名思义,就是必须得有人死的局。

    这种局,原则上是被禁止的,但是,武林算的上是一个灰色地带,武林人讲究快意恩仇,如果有人彼此的仇怨已经积累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地步的时候,为了避免因为两个人的仇怨而伤害到更多的人,所以就有了生死局。

    一旦进入生死局,两人必有一人要死,除非最后败者跪地求饶,而胜者又愿意饶他一命,这才有可能会出现无人死亡的生死局,之所以说生死局是为了避免伤害到更多人,主要也是因为,在生死局之中,一切恩怨都会在生死局内了断,了断之后,双方再无恩怨,而双方的亲朋好友,更不可以再对彼此寻仇。

    一旦有人去寻仇,华夏武术协会就会站出来为被寻仇的一方做后盾,一旦你敢跟华夏武术协会对着干,那迎接你的,可就不是你三两个人灭亡的事情,到时候保不准你的整个家族,宗派都会被你拖累,所以,生死局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个人矛盾的决斗方法。

    从出现生死局开始到现在,华夏武术协会有过不少的生死局,不过,大部分的生死局都局限于普通成员,到了华夏武术协会的高层,那基本上就没有出现过生死局,至于说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跟人生死斗,那就更是史无前例了,毕竟,会长的位置至关重要,坐在这个位置上谁也不会随便的就跟人签订生死局,至于赵青衫的时代,那除非你找死,不然也不会有人找会长签订生死局。

    许太平提出生死局这三个字,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听到许太平提出这三个字,天宝上人有一种被大奖砸中的感觉。

    他其实本意只是跟许太平切磋一下,然后把许太平打败,再侮辱一下许太平,让许太平颜面扫地,仅此而已,毕竟,许太平身份摆在那,他要在切磋的时候干掉许太平不切实际,一旦他对许太平真的下死手,那整个华夏武术协会都不会绕过他,甚至于武当派也会跟着倒霉,而现在,许太平竟然提出了生死局的请求,这对于天宝上人来说可真是太好了,因为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干掉许太平了!

    生死局内,无关身份,也无关地位,任何人在生死局里都是普通的一个人,哪怕这个人的身份地位有多牛逼都没有用。

    生死局必须双方都同意才可签订,之前天宝上人也不是没想过邀请许太平进行生死局,不过,在天宝上人看来,许太平这人阴险狡诈,而且非常小心谨慎,要让他签订生死局那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天宝上人也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哪想到,许太平竟然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请求,那可真是老天爷开了眼了,武当派重新拿到话语权的机会就这样到来了,如果许太平真的被他干死了,那华夏武术协会必然要选新的会长,到了那时候,协会震动,以武当派这么多年的积累,完完全全可以扶植一个高手独行侠出来当会长,那样的话,华夏武术协会就将迎来属于武当派的时代!

    一想到这,天宝上人整个人都激动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许会长?”天宝上人问道。

    “不这样的话,没有什么意思。”许太平似笑非笑的说道。

    “会长,这生死局可不是开玩笑的啊!”周卫道跑到许太平的身边,激动的说道,“您身为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更是华夏首富,怎么能参加这种以生死做赌注的比试呢?”

    “如果连死亡的觉悟都没有,那我还怎么成为一个站在最巅峰的武者?”许太平问道。

    许太平的话,让在场的武者全部眼睛一亮。

    这话说的太漂亮了,在很多武林中人眼里,武林人就应该不断的在危险之中磨砺成长,许太平地位高身份尊贵,本不用置身于这种危险当中,可是,他偏偏又要让自己置身于这种危险中,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作风,那就完完全全是最正统的武林人的作风。

    许多人之前觉得许太平其实更像是一个商人,而现在,许太平在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很多人都完全认可了许太平武林人的身份!

    “既然许会长都提出了请求,那本上人,自然不可能退却,不然的话,本上人也妄称武林中人了。”天宝上人说道。

    “那就好,秘长,着人制作生死状。”许太平说道。

    “会长,真的要么?”周卫道紧张的问道。

    “去做吧。”许太平摆了摆手,随后脚踩栏杆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从二楼的栏杆处飞出,而后平稳的落在了一楼的地面上。

    许太平本人长得帅气无比,这动作又是潇洒的很,看起来就给人非常赏心悦目的感觉。

    现场响起了一阵阵欢呼声跟掌声。

    天宝上人不屑的撇了撇嘴,许太平的动作他也做的到,而且一般武者也做的到,真不知道这些人瞎激动个什么劲儿。

    许太平平静的走到了比武场上,站在天宝上人的面前,开口说道,“为什么要杀了赖振?”

    “因为他是你的人,所以他该死,而且,他还不知死活的想要跟我切磋两下,这不是更该死么?”天宝上人用只有他跟许太平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许太平说道。

    “你饶过灭欲那个老家伙么?你好意思跟我说这句话?”天宝上人鄙夷的问道。

    “你我不同。”许太平说道。

    “有何不同?”天宝上人问道。

    “有些话,我能说,别人说不得,有些事,我能做,别人做不得。”许太平说道。

    “凭什么?”天宝上人问道。

    “凭我是这片大体上最有钱的人,凭我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我能不饶人,而你,不能不饶人,我不饶人,没事,你不饶人,只有死路一条。”许太平说道。

    “那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让我死路一条。”天宝上人不屑的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呢,周卫道郑重其事的用双手端着一张纸就从比武场外走了进来。

    这张纸大概有两张a4纸那么大,纸是灰黄色的,周围还有一些花边,在纸最上面的位置盖着华夏武术协会的徽章,而在徽章的下面,则是写着三个字生死状。

    生死状上用毛笔写着几个字,大概内容就是,签下生死状的两人将进行生死局的决斗,只有一方死,或者说胜方愿意饶输方一条命,生死局才能够结束。

    从有生死局开始,还没有出现过输方求饶的情况,哪怕其中一方死到临头了也是如此,因为进入生死局的人,都有着属于他们的骨气,属于他们的傲骨,这种傲骨,来源于华夏几千年的武林文化。

    在武林之中,苟且偷生是最被人看不起的,你既然签订了生死局,那就必须决出生死,求饶算什么本事?

    “请两位看一下生死状,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在生死状上写下你们的名字,并且按下你们的手印!”裁判拿着生死状,脸色凝重的说道。

    整个会场内的气氛就如同裁判的脸色一样凝重。

    所有人都注视着许太平跟天宝上人。

    这一场生死局,难道,真的会上演么?

    “我没有问题。”天宝上人傲然的说道。

    “我也没有问题。”许太平面无表情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签字按手印吧!”裁判说着,将生死状先给了许太平。

    许太平签字按手印之后,马上又交给了天宝上人。

    天宝上人也很快的在上面签字按上了手印。

    “生死状已经签押,生死局成立,请双方约定决斗时间,地点。”裁判大声喊道。

    “就在这里了,就是现在,别浪费时间。”天宝上人说道。

    “这里,现在。”许太平说道。

    “双方均已同意在此时,在此地进行生死局,请双方彼此拉开十米距离。”裁判说道。

    许太平跟天宝上人两人各自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同时停了下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十米刚好,不多不少。

    “生死局,生死各安天命,参加生死局者,若技不如人落败,其亲朋好友,不准为其复仇,但凡有报仇之举,将由华夏武术协会对其进行制裁,生死局后,一切仇怨一切购销,现在,我宣布,许太平与天宝上人的生死局,正式开始!”裁判高声喊道。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这一场前所未有的生死局,就此开始。

    比武场中,许太平跟天宝上人两人相对而站。

    “这一场,我可不会给你机会像抱住我师兄一样抱住我。”天宝上人冷冷的说道。

    “对付你,我不会用那么温柔的方法的。”许太平说道。

    “狂妄,今天我本上人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宝上人冷喝一声,朝着许太平冲了过去。

    许太平面无表情的看着冲击而来的天宝上人,浑身的肌肉,一点点的蠕动了起来。

    恐怖的力量,随着肌肉的蠕动,传遍了许太平的身体。

    “好久,没有全力一战过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