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说汉语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861拉比国的领导人最近确实很烦,不仅仅是因为之前许太平发布的悬赏令对他们国家造成了一些影响,同时,他们发现,在悬赏令结束之后,他们国家的反对武装,忽然间多了一大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军火。本来只是小打小闹的反对武装,在多了这一大批的军火之后,动作变得越来越大,而且也越来越有底气,哪怕是在面对着拉比国的军队的时候,这些反对武装也丝毫不怵。这样的结果就是,拉比国的反对武装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成员,同时,他们的诉求也变得越来越大,一旦拉比国不同意他们的诉求,反对武装就会闹事,而一旦闹事,拉比国就非常不好镇压。尽管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些事情跟许太平有关,但是,目前许太平就在欧洲做军火生意,通过检查缴获的一些武器,拉比国可以肯定,这些武器绝对跟许太平有关,不过,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们完全无法去指证许太平,这让拉比国的领导人更加的烦了。如果任由反对武装这么闹下去,拉比国估计迟早会陷入严重的内战之中,到时候保不准国家就要变主人了,这一次的问询,最主要的问询国家,就是拉比国。许太平跟代表和大使等人聊到了深夜才结束。第二天一大早,许太平穿好西装,打好领结,抹好发蜡,准时离开了酒店。酒店楼下,依旧是一辆辆的护卫车辆。这一次许太平来米国接受咨询,是在联合国的要求下来的,许太平的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华夏,米国,还有联合国,三方都不允许许太平的安全出现问题,所以,许太平身边的防卫力量,已经完全达到了一些国家领导人出行的标准。道路戒严,警车开道。许太平一路急速前往了联合国总部。当许太平抵达联合国总部之后,透过车窗,他看到了不远处一群群的记者。这群记者全部被警戒线挡在了外面,距离他大概得有几十米远。许太平从车上下来,现场响起了一阵阵的拍照的声音,同时,远处的记者们也大声的喊叫了起来。“许太平先生,请问你作为华夏首富,来联合国接受质询,是否是受到了华夏政府的施压呢?”“许先生,请问最近拉比国国内紧张的形势,是否与你有关?”“许先生许先生,你为什么要颁布针对人数那么多的悬赏令呢?”“许先生…”“许先生!!”一个个的问题被记者抛了出来,不过,许太平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对着那些记者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之后,许太平就在联合国官员的陪同下,在警卫的护送下,进入了联合国大厦。经过安检之后,许太平顺利的进入了联合国大会议室。这巨大的会议室里,早已经来了许多国家的代表。整个会议室的布局呈现扇形,从里往外扩散。在扇形最核心的位置,是一排座位,坐着联合国的秘书长,以及一些高管,然后在秘书长的位置旁边有一个发言台,按照陪同许太平的官员所说,之后许太平的发言,将会在那里进行。此时会议还没开始,许太平被带到了一旁的旁听席位置。等到会议室开始之后,秘书长会主持会议,之后等秘书长叫道许太平的时候,许太平就会前往发言台做报告,并且接受问询。许太平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他没有玩手机,而是看着不远处的那些各个国家的代表。世界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两百零三个国家。这些国家有很多是最近一百年才成立的,基本上都是源自于分裂,一个国家分裂成两个,或者三个。这两百零三个国家,理论上来说地位都是一样的,不过,谁都知道,真正说话有用的,只有五个国家。几百年来,就是在眼前的大厅里,多国做出了许多影响人类进程的决议。有一些国家在这里被人强行的分割,也有一些国家在这里被蛮横的掠夺。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公平,也没有和平,有的地方通过打仗来分配利益,而有些地方则是通过会议,比如眼下这里。一群强大的国家通过制定各种各样对自己有利的规则然后来让别人服从规则,进而从中获取好处,这虽然比战争要和平,但是,其杀伤力,是远超过战争的,可能只是几个简单的举手投票,就能够决定一个国家的未来。从这一点上来看,许太平觉得没有谁是正义的,谁都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诉求。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的,秘书长就宣布会议开始了,之后就是今天的一整套的议程。今天会议的内容很多,而许太平的报告跟接受问询,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许太平的身边还坐着不少人,有一些知名度很高的明星,有贫困地区的小孩,有某个国家学校的青年才俊等等,这些人都是来联合国大会发言的。许太平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说某某某到联合国大会上发言,眼下亲身经历了之后,发现其实也就那样,据说每一个有自己主张的人,都有机会可以来这里发言,美其名曰言论自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个现场官员的提醒下,许太平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靠近发言台的位置。之后,随着秘书长的介绍,许太平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走上了发言台。之前有人发言,现场都是一阵阵的掌声,到了许太平的时候,现场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许太平倒也不以为意,之前发言的人跟他可不同,人家是来发言,阐述自己的想法的,而自己是来被质询的。许太平没有拿稿子,因为以他的记忆力,那篇稿子看了一遍就记住了。“许先生,请开始您的报告!”秘书长说道。“好的!”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开始了自己的报告。许太平的报告很简单,他就是报告了一下屠汉在华夏境内做的那些事情,以及之后屠汉在《向往的客栈》节目组里放的事,基本上这一份报告没有提到许太平自己太多,全部都是在阐述屠汉所发下的罪孽。报告结束之后,就是质询环节了,而这,也是这一次许太平米国之行的重中之重。所谓的质询,就是一方提问一方回答,问的好的话,有可能落实许太平的罪责,回答的好的话,有可能把许太平的罪责推的一干二净。联合国是有制裁某个人,某个组织,甚至于某个国家的权力的,如果许太平回答不好被落实了罪责,那联合国就有可能在某些国家的推动之下发起针对许太平制裁的投票,虽然华夏有一票否决权,不过,如果许太平被落实罪责,哪怕华夏再想包庇许太平,也不可能违背基本事实,这样的话,华夏的公信度必然会下降,所以,今天许太平到底是安然离开,还是带着制裁离开,就看他现场的发挥了。许太平一般情况下跟人玩对话,不怎么会准备,因为他学富五车,想说什么信手拈来,反正大脑里记得东西太多了,不过这一次,许太平还真的认真的准备了一下,特别是昨天晚上大使给的一些已经准备好答案的问题,许太平都特别认真的记了下来。“接下来,就请有需要的国家,对许太平进行质询。”秘书长说道。随着秘书长的一声令下,许多国家的人都举起了手。许太平简单的扫视了一眼,发现竟然有多大四十多个国家。看来哥们还是不怎么招人待见啊!许太平暗暗的感慨了一下。第一个发言的,没有任何意外,是拉比国的人。“许太平,我是拉比国的代表,我想问你,是否在你们国家,雇凶杀人,并不是一件违法的事情?”拉比国代表用英语问道。“说汉语。”许太平淡淡的说道。“英语是我们的母语!”拉比国代表说道。“汉语是联合国官方语言,五十年前就确定了,所有国家驻联合国代表,都必须说汉语,不用我教你吧?”许太平问道。现场不少国家代表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虽说五十多年前联合国确实规定了各国代表都必须说汉语,但是事实上,还是有不少国家说英语,因为现在的人基本上汉语跟英语都是精通的,一般也很少有人会特地去强调一定非得用哪种语言,正常是哪种语言说的顺嘴,就说那种语言。一般第一次来联合国的人是不可能会知道这个事情的,而且也不会有人跟他说,没想到,许太平这第一次来,竟然就把这事儿给拧出来了,所有人都明白,许太平为这一次的质询,绝对是做足了功课。“当然,如果你不会说汉语的话也无所谓,但是很抱歉,我这人听不懂英语。所以没法回答你的问题。”许太平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操!”周围代表的心里同时忍不住咒骂了一声,你听不懂英语,那你眼下跟拉比国代表怎么对话交流的?做人,不能这么睁眼说瞎话吧?把大家伙都当弱智呢?(网站推出了一个活动,红包打赏,你打赏给作者,然后打赏的金额随机翻倍,最低11倍,最高据说可以到五倍,那啥,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一两块也是爱~活动随意,不强求,反正也没存稿,也暴更不了,打赏就看大家心情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