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矢口否认

小说: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1935华夏武术协会常任理事秋水门的门主,是寒叶门的副门主,这样一个重磅消息,登时震的在座的人一片鸦雀无声。没有人能想到,寒叶门对华夏武术协会的渗透,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他们这一次没有直接跟华夏武术协会对着干,而是选择渗透进了华夏武术协会,如此的无声无息,如此的不留痕迹,如果这一次不是武当派抓到了苏有为,那保不准未来,秋水门会在常任理事这个位置上茁壮成长,甚至于未来有可能参与到华夏武术协会的一些重要决议之中。也许,到了那时候,寒叶门跟秋水门,会以另外一种方式,祸乱整个武林吧?“你说谎,我根本不是寒叶门的人!!”苏有为激动的大叫道。“不是寒叶门的人?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昨天晚上会出现在寒叶门的驻地?”张元德问道。“昨天的选拔赛结束之后,我对瞎子十分的仰慕,所以我就找到了他,我们进行了攀谈,之后他约我吃晚饭我就答应了,然后我们就去了所谓的寒叶门的驻地,我们饭刚吃到一半,结果武当派的人就来了,然后他们就说我是寒叶门的人,然后就把我还有瞎子等人全部给抓了起来!我根本不知道瞎子的身份是什么,我身为华夏武术协会的常任理事门派的门主,我理应为了协会服务,我也是听说瞎子没有加入咱们协会,我才会跟瞎子多交往,希望能够把他拉入协会的,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是什么寒叶门的门主啊!”苏有为叫道。“我根本不是寒叶门的门主。”瞎子忽然开口说道。“你不是寒叶门的门主?你当在座的武林豪杰都是三岁小孩么?”张元德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寒叶门的门主。张元德。”瞎子问道。听到瞎子喊自己的名字,张元德微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个感觉,这个瞎子,似乎认识他,不过,他仔细的看了一下这瞎子的脸,确信自己从未见过这样一个人。“我当然有证据。”张元德冷声喊道,“把证据拿上来!”随后,几个武当派弟子抬着一个箱子走入了会议室。这几个武当派弟子将箱子放到了地上,然后把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有许多的东西,刀枪棍棒啥的都有,也有衣服。这些东西无一例外,上面都有寒叶门的门派标记。“这些东西,都是在你们驻地找到的,你别告诉我,你们驻地里放这些东西,只是单纯的为了好玩?”张元德冷冷的说道。“那不是什么驻地,那是我的家,是我们几个人的家。”瞎子说着,那空洞的双眼里,竟然流出了泪水。“是的,那是我们的家!”周围几个寒叶门的高层也纷纷悲怆的喊了出来。“不用再演戏了,也不用再狡辩,根据我们当场抓到的一些人的口供,他们都证实了,你们就是寒叶门的人!”张元德大声说道。“你说我们是寒叶门的人,那我可问你,你见到过我,还是我身边的这些人,做过任何一件对武林不利的事情么?”瞎子问道。“我是没见过,但是不代表你们没做过。”张元德说道。“那我想请问你,你说我们做过,那我们做过什么?如果我们是寒叶门的人,那我请问你,作为寒叶门的人,我们最近这几年,都做过什么天妒人怨的事情?”瞎子问道。“你们…”张元德张了张嘴,本想说你们做了很多,但是,这一瞬间,张元德忽然发现,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寒叶门似乎真的一点动作都没有。“你们杀了我武当派的人!”张元德只能拿之前天下群雄大会上的事情出来说事。“可有任何证据证明,当时杀了你武当派的人,是寒叶门的人?”瞎子问道。“现场留下了寒叶门的标记!”张元德说道。“如果现场留下寒叶门的标记就能证明那是寒叶门所为,那我随便杀死一个人,现场留下武当的图案,是不是凶手就是武当派的人?”瞎子问道。瞎子这话,倒是一下子把张元德给问住了。“诸位武林同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是寒叶门的人,我听说过寒叶门,但是我知道这个门派很多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你们说最近寒叶门又出现了,但是,你们嘴里这个又出现的寒叶门,最近到底做过什么祸害武林的事情没有?原谅我孤陋寡闻,我是真的从未听说过寒叶门又做了什么祸事!”瞎子说道。瞎子这么一说,在座的委员们全部都回想了一下过去的一年多时间,结果他们发现,虽然一年多前武当派的人汇报说是寒叶门的人出现,但是,这一年多以来,寒叶门还真的没有做过什么祸乱武林的事情,似乎,在武当派那里出现了一下之后,寒叶门的人就销声匿迹了。“有人能说出一两件来么?”瞎子继续问道。“就算寒叶门现在不做祸乱武林的事,那也不能表示,他不会去做,就如同你们一样,你们一个代表了华夏出战世界最强者武道会亚洲区选拔赛,一个是常任理事秋水门的门主,你们完全可以以另外的方式来危害武林,危害我们协会,根本就不用像以前一样打打杀杀!”张元德说道。“张掌门,很抱歉打扰你,不过,我觉得,你这话说的有问题…我们谁也不能去指责一个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以前的寒叶门,那肯定是十恶不赦的,但是,如果按照你说的,现在出现了新的寒叶门,那在我看来,这个寒叶门也不是什么邪恶的门派,因为他还什么事都没有做,我们不能因为他什么事情都没做就去说他是邪恶的,或许,这个所谓的新的寒叶门,只是一群怀念寒叶门的人弄出来的,他们对武林并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是单纯的怀念寒叶门而已,甚至于,这所谓的新的寒叶门只是一个恶搞,只是栽赃,这都有可能…就算寒叶门是真的想要继续祸乱江湖,你也不能因此就去指责别人就是寒叶门的人,单靠这些衣服,刀棍什么的,我不觉得这能代表眼前这些人就是寒叶门的人,张掌门,我希望你能够拿出更多的证据。”许太平认真的看着张元德说道。“证据,我当然有证据!来人,把寒叶门的成员带上来!”张元德喊道。随后,几个武当派弟子压着好几个人走进了会议室。“这些人,都是寒叶门的人,他们自然知道这个瞎子的身份,来,你们告诉大家,这个瞎子,在你们寒叶门里是什么身份!”张元德说道。“我们不是寒叶门的人,我们只是一群跟随瞎子学习的人啊!”有人激动的大声喊道。“是啊,我们根本不是寒叶门的人!张掌门,我不想说谎,也不想要你的钱,我只希望你能够放了瞎子吧,瞎子他无偿传授我们武术,我们真的不想污蔑他!”又有人跟着叫了起来。“你们这些人!”张元德愤怒的看着那些大声嚷嚷着的人说道,“你们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张掌门,昨天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办法,不得不按着您想听的说,如果我们不说,那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可今天不同了,今天有这么多人在场,我们根本就不怕把事实说出来!”有人激动的喊道。“混账,你们这些混账,你们竟然敢当着这么多豪杰的面前说谎,来人,把他们全部带下去!”张元德大叫道。“慢着。”许太平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许太平,只见许太平从自己的位置上缓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往下走,走到了那些寒叶门的成员面前。“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不是寒叶门的人?”许太平问道。“我们不是寒叶门的人,如果我们是的话,天打雷劈!”有人大声叫道。“是啊,如果我们是寒叶门的人的话,天打雷劈!”立马有人附和着说道。“张掌门,现在你怎么说?你所谓的证人,根本无法支撑你所说的这些事情,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寒叶门的人?还是说只是被你扣上了一个寒叶门的帽子?亦或者,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寒叶门,一切都是假的?”许太平盯着张元德问道。“许太平,你别以为你能够瞒得住所有人,谁都知道,苏有为的秋水门是你捧起来的,而且,秋水门会成为五大常任理事中的一个,你也花了不少力气,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紧张,因为一旦证明苏有为是寒叶门的人,那你也会受到牵连,所以,你必然会跟他们一样来反驳我,但是没关系,他们是不是寒叶门的人,我们可以继续去查,我相信,他们的驻地,他们的身上,一定有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只要给我们武当派时间,我们就一定会证明他们就是寒叶门的人!”张元德大声的说道。“张掌门,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始终要纠结于他们是不是寒叶门的人呢?就算他们是寒叶门的人,可是,他们不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么?”许太平问道。“寒叶门祸乱江湖,如果他们是寒叶门的人,那就应当剿灭!而任何跟寒叶门有关联的人,也要严惩!”张元德说道。“哎,你这是着相了!”许太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就在这时,瞎子忽然开口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