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死亡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姜叶看着停下来没有接着说的钱菲菲,只见此刻的钱菲菲脸上没有任何伤心的神色,姜叶已经有些开始相信钱菲菲的话了,但是尽管如此姜叶还是不会选择信任钱菲菲,毕竟钱菲菲所说事关重大,如果一切都是莫须有的话,那么会给自己和夏卫国招来麻烦的。

    至于说姜叶为什么有些相信钱菲菲,因为钱菲菲没有露出伤心的神色,当然这并不代表说她不伤心,反而是这么长一段时间在蒋前进身边这么久,什么泪水都已经流干了,也早就已经认命了,已经过了那一段时期了,现在该有的也只有麻木了。

    “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不但蒋前进占有了,就连,就连他的儿子蒋云也强暴了我,还扬言我要是敢张扬出去就杀了我,于是我就成为了他们父子两的情人,在他们父子两人之间”钱菲菲说道这的时候,开始哽咽起来,可以想象,本来就是不幸了,还要在一对父子之间,这就变成的悲哀,在权势面前,小人物永远是无法蹦的,要么乖乖听话认命,要么就是反抗然后没有好结果,古人有云,不与官斗,古人诚不欺我。

    钱菲菲知道要想让姜叶完全相信自己是不可能的,毕竟姜叶也有自己的顾虑,“我不要求你马上相信我,但是我希望东西交到你手上,有一天能够用得上。”

    姜叶掏出一包中南海然后取出一根,对着钱菲菲示意了一下,钱菲菲笑了笑,“随意。”

    姜叶这才点上深吸了一口,脑子里面却在想着,如果真如钱菲菲所说,那么钱菲菲又是如何掌握蒋前进的犯罪证据的呢,她只不过是一个情人而已,说好听点是情人,说难听点就是一个玩物,蒋前进怎么可能会让钱菲菲接触到这些东西。

    钱菲菲似乎知道姜叶在想什么一般,“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这样的人手里会有蒋前进的犯罪证据。”

    姜叶看了一眼钱菲菲,没有表态,也是不能表态,事情并不明朗,姜叶每说一句话都需要深思熟虑。

    “呵呵,其实我手里的证据并不是通过蒋前进得到的,而是他的儿子蒋云,因为我是蒋前进的女人,所以蒋云对我有着一种特殊的爱,或者说是一种病态的爱,原因就是因为我是他老子的女人,在我身上蒋云能够得到一些在其他女人身上所得不到的,而蒋前进的事一般都是由蒋云经手的,蒋前进并不会直接参合,所以说我手里的证据都是从蒋云那里得来的。”

    “我也知道你心里有顾虑。”钱菲菲说完之后然后站起身来走回自己的房间从里面取出一个包包,然后拉开包包递过一张卡给姜叶,“这是我手里的东西存放的地方,我不敢放在家里,因为蒋云经常会过来。”

    姜叶接过钱菲菲手里的卡瞄了一眼,竟然是一张超市储物柜的钥匙,心里不禁一阵苦笑,如果这个东西真的存在,那么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种地方估计也只有钱菲菲做得出来,不过这也是十分安全的,最起码蒋云看到这个卡就不会起疑心,如果是银行储物柜,那么就难说了。

    “至于能不能帮到你,我不能保证什么,现在也不早了,我要离开了。”说完,姜叶就站了起来。

    刚走到门口,钱菲菲突然叫住姜叶,“等一下。”

    姜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钱菲菲,只见到钱菲菲快速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落,姜叶连忙大声说道,“你干什么?”

    钱菲菲笑道,“我没有什么能够作为回报,你就要了我吧。”

    “把衣服给老子穿上,我不是那种人。”姜叶怒喝道。

    钱菲菲并没有穿衣服,而是将身上仅剩下的内衣和内裤脱掉,顿时,一大片的诱惑直接映入姜叶眼帘,钱菲菲确实是一个极品女人,不然蒋前进也不会用如此手段,看着洁白无瑕的肌肤,以及那。”

    “我知道你嫌弃我,我知道我很肮脏,但是我从来没有主动过这样对一个男人,姜叶,我知道你和他们不同,你是一个好人。”钱菲菲说道。

    姜叶扭过头不去看赤裸着的钱菲菲,“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但是结果我不能保证。”

    话说完之后,姜叶突然被钱菲菲一把从后面抱住,“姜叶,要我一次好吗?”

    “钱菲菲,我希望你能够尊重你自己,也尊重我,我不否认你现在很漂亮,我也很动心,但是我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要了你,不然我跟蒋前进他们父子又有什么区别?”姜叶说道。

    钱菲菲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最起码姜叶的话里的意思他已经相信了自己所说的,“你说你愿意要我,只不过不是现在吗?”

    姜叶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这个我没有说,我只是想说一切随缘。”

    “那是什么时候呢?”钱菲菲似乎没有听到姜叶的回答一般继续问道。

    “等你做回你自己再说吧,我要走了。”说完,姜叶挣脱出钱菲菲的怀抱来开门走出去,关上门之后姜叶深呼了一口气,相信方才那一幕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得住诱惑。

    坐上宝马车,发动车子离开财富单身公寓,钱菲菲站在窗前看着姜叶的车子离开,小声的自言自语道,“我还能够做回自己吗?”

    姜叶开着宝马车离开钱菲菲家之后并没有就去取钱菲菲口中所谓的证据,而是直接回到了天台阁,叶天此时正和两个女人喝着酒,而林繁盛也是两只手在刘静的身上胡乱揩油,姜叶也是见怪不怪走了进来之后笑了笑,然后坐到位置上去,林繁盛凑了过来,“姜老弟,这么好的艳福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难道小钱还达不到老弟你的眼光?”

    姜叶笑着摆了摆手,“林哥,你可别瞎说啊,我可是五好青年啊。”

    林繁盛笑得很是暧昧,一副大家心照不宣的模样,姜叶也没有说什么,脑子里面此刻满满的都是钱菲菲所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和林繁盛喝了几杯之后姜叶意兴阑珊,见到叶天玩得不亦乐乎也就没有打扰他们,而是自己先行离开,姜叶并没有回医院,而是直接开着车子回家,打开门的时候,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只看见秦涵坐在沙发上,见到姜叶回来连忙站了起来,“姜叶,你不在医院你跑回来干什么,你身上还有伤呢!”

    听到秦涵关切的声音,姜叶全身一暖,“医院里的味道太难闻了,受不了就回来了,反正也只是点小伤罢了。”

    秦涵连忙让姜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给姜叶倒了一杯开水,姜叶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嫂子,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秦涵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就是睡不着。”

    姜叶看着秦涵脸上写满了有事的样子,有些担忧,“嫂子,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有点不习惯。”秦涵小声地说道。

    “嫂子,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姜叶说道。

    “恩,我知道的,你早点休息吧,我回房了。”秦涵说完就站起身来朝着房间走去,姜叶看着秦涵的背影给人的感觉有一丝落寞,姜叶叹了口气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将衣服换下,然后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姜叶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给吵醒,“喂,我是姜叶。”

    “姜老弟啊,有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电话里面传来方志胜的声音。

    “方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咱们也都不是外人了。”姜叶心里也有些疑惑,这么早方志胜打电话给自己到底所谓何事。

    “事情是这样的,市政府接待办的钱菲菲跳楼自杀了,有人说昨天晚上看到叶天的车从她家里离开,您看?”方志胜说道。

    姜叶闻言,脑袋猛地嗡的一下就炸了,钱菲菲死了,自杀?

    “方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姜叶连忙开口问。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接到报案的时候,警察赶了过去,不过钱菲菲已经当场身亡了,在她的家里找到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方志胜说道。

    姜叶也知道这种案件用不着方志胜出面的,但是看到叶天的车晚上从那里离开那么性质就不一样了,高度也就不一样了,难怪方志胜会打这个电话,“上面写了什么?”

    “这辈子再也无法做好自己了,那么就下辈子吧。”方志胜将钱菲菲临死前写下的话告诉了姜叶。

    姜叶脑袋里面此刻一片空白,“方哥,这事我知道了,昨晚开车的是我,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吧,我一定会协助调查的。”

    姜叶挂断电话之后,脸色难看地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自己到底是不是做错了。

    s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