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水很深四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百八十七章水很深!(四)

    第二天姜叶起了一个大早,秦涵还在熟睡或许说秦涵昨晚上失眠了一直早凌晨才睡过去近乡情怯吧,又或许是说见到了一些还没有做好准备要面对的人,姜叶并没有吵醒秦涵,洗漱一番之后就出了房间,刚走出房间就看见和尚也走出了房间,姜叶对着和尚点了点头然后两人来到酒店餐厅随意的吃了一点早餐,和尚看着姜叶说道,“老板,顺水的清安寺很出名,咱们去看看吧。”

    姜叶闻言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也行,反正也没什么事。”

    和尚开着车子来到清安寺所在的国士山下把车停好,两人推开车门走下车来,姜叶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然后仰着头看着烟雾妖娆笼罩着主峰的国士山,和尚则是点上一根烟轻声说道,“国士山上国士峰,国士峰坐落清安寺,清安寺里一老僧,坐卧不移,不老不死。”

    姜叶闻言狐疑的看着和尚,“这是传说?”

    和尚憨厚的笑了笑,“人们给不老不死的定义太过于狭隘。”

    姜叶对于和尚的话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一百件事就有一百种看法这些都不值得去深究,“可知道国士山的由来?”

    和尚看了一眼姜叶然后讲目光落到了独秀一峰国士峰上面缓缓的开口说道,“国士无双,一骑绝尘,南詹北戴。”

    和尚没有细说,姜叶并不清楚和尚嘴里的南詹北戴所指的是什么,但是也可以猜测出一些来,想来应该是两个姓氏,而且应该是翘楚的那一类,两人开始迈开步伐上山。

    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来到国士山半山腰,两人停下脚步,姜叶随口说道,“果然还是站得高看得远。”

    和尚则是没了往日的那种随意,“只缘身在此山中。”

    姜叶笑了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人,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律己。”

    和尚诧异的看了一眼姜叶,这是人生的一种境界,或许知道这样说的人大有人在,但是能够了解其中含义的人那就少之又少了,虽然说姜叶的理解并不全面,但是这种境界出现在姜叶这个年纪上面确实能够证明了自己当初没有看走眼,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秀精美的女人声音从身后传来,“看山水终其一生还山水。”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姜叶和和尚两人转过身来,只见得一袭白衣的女子站在青石阶上脸上没有任何的神情但是却给人一种恬静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让人心静,“一生有灿漫山花,源远细水无所渴求。”

    女人听到姜叶的话,若有所思,“你姓姜?”

    看着身子微微前倾的白衣女子,姜叶愣了一下,她怎么知道自己姓氏?心里很是疑惑,“姑娘认识我?”

    女子摇了摇头,“只是视物知人罢了。”

    姜叶愣了一下,如果说自己身上有什么物品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话那么也就只有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了,但是知道这枚戒指的人那么来头绝对不简单,“姑娘识得这枚戒指?”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山风吹来,姜叶视线一阵模糊,紧紧眨眼间的功夫,当姜叶定睛细看的时候,面前却已经没有了女子的身影,姜叶心头一惊,姜叶下意识的往下山的方向看去,只见身子前倾的女子长发飘飘,脚下一双红色绣花鞋,行走的步伐很是缓慢但是行走速度却十分之快,仅仅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消失在了姜叶的视线之中,姜叶心里也很是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第一反应是往下山方向看去而不是往上山的方向看去。

    这个时候一旁一直一言不发的和尚突然开口说道,“老板,我不建议你继续去想你现在想的,今天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希望老板能够在下山之后就将这事给忘记。”

    姜叶闻言一愣,看来这个野和尚一定知道些什么,“你知道?”

    和尚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老板,咱们国家有着五千年的悠远历史,不见过并不代表不存在。”

    “你认识刚才那个女人?”姜叶不和和尚绕圈子,直接直白的问道,和尚依旧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不够资格。”

    “说说你知道的。”姜叶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

    和尚坐到一块大石头上面,目光看着远方天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方才那个女子应该就是南詹北戴南詹家的詹秀。”

    “詹家?”姜叶还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和尚,和尚知道姜叶自然不知道这个南詹北戴代表着什么,“老板,你的干爹在你看来势力已经极大了吧,但是在南詹北戴面前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简单来说,南詹北戴的存在就是守护,守护这片国土,说守护不够准确,准确的来说应该说是监督。”

    姜叶愣愣的看着和尚,“你是说他们已经凌驾在一些某些特定之上?”

    和尚点了点头,“所以说,我才会让你忘记今天所见到的一切。”

    姜叶不是傻子,目光审视着和尚,“和尚,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傻子,或者我不够聪明?”

    和尚愣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老板,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没有那个能力安排这一切,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巧合。”

    “巧合吗?”姜叶自言自语的说道。

    和尚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或许也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只缘身在此山中吗?”姜叶说道。

    和尚缄默,姜叶站到护栏前双手撑在护栏上面眺望着远方,“一切的神秘只是因为它神秘,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那么还神秘吗?”

    和尚愣了一下,“老板,你的内心很强大。”

    和尚的话并没有说完,不是你用普通眼光去看他们就会因此变得普通,和尚之所以不说也是这对姜叶的这种心态来说的话,这是一件好事,姜叶还需要成长,还需要磨练,不然的话是达不到老爷子所期盼的,“老板,还登顶吗?”

    姜叶摇了摇头,“没有这个必要了。”

    和尚脸上有些疑惑,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这个时候更应该上山才是,这个时候姜叶开口说道,“我会登顶的,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完之后,姜叶转身下山,和尚看着姜叶的背影,嘴角泛出一抹笑意,登顶吗?呵呵,但愿!

    下山用的时间比上山的所用的时间还要多上一半,当然不是因为道路问题,完全是因为姜叶的心态问题。

    和尚开着车子回城,姜叶则是坐在后座上面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南詹北戴,詹秀吗?无独有偶。

    如果真的如和尚说的那么玄乎,那么说,詹秀的出现就绝对不是偶然,姜叶不知道的是,今天的这个小小的插曲却是完全的改变了他的一生,一颗小石子扔进一潭死水里面荡起千层波,当然这是后话。

    姜叶并不会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如何解决好秦涵家里的事,按照秦情所说,秦刚之所以被纪委的人带走是因为贪污受贿,而具体的原因则是在顺水市建造城市广场的时候秦刚利用自己的职位权利徇私舞弊收受好处。

    而在姜叶问道秦刚是不是在某块大蛋糕上妨碍到他人的时候,秦情则是说了一件事,那就是顺水市老城区的改造,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绝对算不上是大蛋糕,但是秦情还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改造老城区的同时还空出了一大块的土地,这才是这件事的根本,秦刚这个人太过于耿直,做事上纲上线,让一些人想要操作的空间都没有,而且在秦刚出事之前还去了一趟省城,想来,这才是让那些人动作的根本,这关键时刻他秦刚去省城为何?就算秦刚不是因为这件事,但是在他人眼里就是,这就已经足够了。

    姜叶在心里盘算着该从什么地方着手,毕竟说顺水不是自己的地盘,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有什么作为是十分困难的,而一旦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那么自己到时候不但会处处遭到阻挠反而还会加快那些人对秦刚的动作,那么到时候可就是得不偿失了,看来想要有所动作还是得先找人了。

    姜叶拿出电话给文静打了个电话,“文市长,您好,我是姜叶。”

    “姜叶,有什么事吗?”文静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面似乎早就知道姜叶会打这个电话一般。

    “呵呵,这是求助文市长来了。”姜叶说道。

    “顺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张伟这个人不错。”文静说道。

    姜叶自然不会惊讶为何文静会知道自己是找她要人,记下张伟的联系电话之后,姜叶就挂断了电话。

    回到酒店,姜叶回到房间就看见秦涵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见姜叶走进来,秦涵回过头看了姜叶一眼,“回来了。”

    姜叶点了点头,“嗯,去烧香拜佛求保佑来。”

    秦涵露出一个微笑,“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