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真正的詹秀二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四百五十七章真正的詹秀!(二)

    对于此刻的这个詹秀,姜叶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极为强烈的陌生感,甚至姜叶心里有一种错觉,那就是眼前这个詹秀到底是不是自己先前所知的那个詹秀,虽然说很早以前,姜叶心里就有想过,詹家出来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那般的不知世事,但是长久以来和那个与世无争,不食人间烟火,但是触动了她的逆鳞就会爆发出来守护自己在乎的人的女人相处,这一刻,姜叶竟然有点迷失了,詹秀只是淡淡的看了姜叶一眼,没有再说话。

    飞机缓缓的降落,姜叶和詹秀走下飞机,走出机场,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已经等候在那里,车旁站着一个男人,姜叶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是在姜叶昏迷的时候,詹秀就是带着他去对付马老头子的,男人见到詹秀和姜叶走出机场,连忙迎了上去,“小姐。”

    詹秀笑着点了点头,“二哥,辛苦你了,还让你亲自跑一趟。”

    二哥笑了笑,“这都是我该做的。”

    “小姐,请上车吧,老爷还在家里等着呢!”二哥说道,詹秀和姜叶坐进了奥迪车的后座,车子缓缓启动,然后驶离。

    在车上,姜叶没有再和詹秀交谈,脑子里面想的全部是詹秀在飞机上说的话,詹开国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还有,詹秀说,她上过一次山,但是,那一次上山显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但是下山的却只有她一个人,姜叶心里很是费解,那么,那些跟詹秀一块上山的詹家孙辈去哪里了?难道说都被詹开国留在了国士山上?按说,没道理,想到这,姜叶的身子不禁猛的一颤,难道说这才是詹开国的可怕之处,为了家族的兴衰,他能够如此果断的杀伐?

    詹秀明显的感受到了姜叶脸色有些不自在,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姜叶的手,没有说话,但是却是在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别想那么多,我始终是你的人。

    姜叶报以一个有些不自然的微笑,然后摇下车窗掏出烟取出一根点上。

    车子一路疾驰了将近四个小时,经过顺水市区但是却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驶出了郊区,车子是在国士山下停下的,三人走下车来,然后步行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一个村庄,村庄不大,就是一个很普通一点都不起眼的普通村庄,清一色的黄土瓦房,詹秀看着姜叶一脸惊讶的神色,咧嘴笑了笑,“这里就是詹家村了,也就是我的家,我长大的地方。”

    姜叶笑了笑,“真是很出乎我的意料。”

    詹秀看了姜叶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

    说完之后,詹秀伸出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一座屋子门口正在弯着腰劈柴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看到没有,那个就是我的父亲。”

    姜叶顺着詹秀指着的地方放去,看到那个劈柴的中年男子,姜叶就有些不明白了,这詹家的权势如此之大,任谁都想不到,詹家会在这么一个地方过着这种朴质的生活,姜叶又想起一句话,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那么,詹家这到底是属于哪一种呢?没等姜叶想明白,詹秀就拉着姜叶的手走了过去,来到屋子前,詹秀轻轻的叫了一句,“爸,我回来了。”

    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劈柴用的斧头,看向詹秀和姜叶,然后露出一个憨厚的笑脸,“回来就好,这个就是叶家的小子吧?”

    姜叶恭谨的说道,“詹伯伯好,我是姜叶。”

    詹怀民点了点头,就像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一般,从他身上姜叶感受不到任何那种权势滔天的感觉,很是平易近人,“来,快屋里请。”

    詹秀和姜叶跟在詹怀民身后走进了屋子里面,而二哥却并没有进去,只是看着詹秀和姜叶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但也是一闪而逝,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事,自己管不着,毕竟说,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虽然说生活在詹家村,但是,詹家决定的事就不是自己能够反对的,自己也没那个资格,双手紧紧握拳,二哥一直都把詹秀当初自己的亲妹妹对待,而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心里十分的着急,但是,詹秀的父母到底会怎么样做,这才是事情的关键。

    看着詹秀三人的背影消失之后,二哥的身形猛的动了,一个靠山贴就靠上了不远处的一个碗口粗的树上,树猛的一阵摇晃,二哥并没有停下来,连续几次,直到树噼啪的一声断掉才停下来,这个时候,一个长得极其俊秀干净得有点过分的年轻男子拍了拍手,笑着说道,“二哥,功夫见长啊。”

    二哥这个时候才发现有人靠近,不禁收起思绪看了一眼说话的漂亮男人,叹了一口气,“小芳,你怎么回来了?”

    詹南芳漂亮的脸蛋猛的一沉,“二子,我说过多少次不准叫我小芳。”

    二哥笑了笑,“这个时候你不该回来,老爷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詹南芳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大前门取出两根,一根抛给二哥,自己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二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碗口粗的树你三次绝对不可能撞断的,但是今天足以看出你心里的不甘,我又何尝不是,我和你一样把小姐当做是我的亲妹妹来看待,但是,难道你忍心看着她离开我们”

    “闭嘴。”二哥脸色一沉目光一凛。

    詹南芳不以为意的看着二哥,“二子,要是你还记得小姐六岁那一年是如何从山上下来的,那么,你就还应该当初我们两个当着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小姐发过的誓,如果,你忘了,那么,就由我去完成。”

    二哥听到詹南芳的话,脸色垮了下去,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但是,小姐的路是由她自己选择的,我无权干涉。”

    詹南芳冷笑一声,“做一条忠实的狗还是做一条护主的狗,你自己选择吧,我言尽于此。”

    詹南芳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留下的是他的话在二哥脑海里面不断的徘徊,是做一条忠实的狗还是做一条护主的狗!

    s第二更,求月票!手里还有月票的兄弟姐妹们请把月票投给《风流仕途》吧,听风拜谢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