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詹怀民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四百五十八章詹怀民!

    屋子里。

    姜叶坐在一张木头椅子上面打量着这个属于南詹北戴的詹家的家,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詹家的权势,姜叶根本就不会想到詹家竟然会居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从屋子外面看,很普通很简单,就是普通农民的家一般无二,原本姜叶心里还对屋子里面很抱希望,但是当进到屋里之后,姜叶才发现并没有任何出彩特别的地方,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农户的家,要是一定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客厅墙壁上挂着的那几幅不知道出自何人手笔的字画,姜叶对字画没什么研究,不过,却也能够感受到字画中那种隐藏着气势,第一眼看上去很平凡一点都不出奇,甚至可以说是下品,但是当你去仔细一看的时候,似乎,能够感受到一种被隐藏起来的磅礴气势,第一幅画姜叶看着的时候还有这种感觉,但是越往后面看,这种磅礴的感觉就变得越发的稀疏起来,到了第三幅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感受不到了这种感觉,不过,却又给了姜叶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第三幅是一幅山水画,姜叶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这副山水画,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坐在姜叶身边的詹秀咧嘴笑了笑,“你能看懂?”

    姜叶笑着摇了摇头,“不懂。”

    詹秀站起身来对着姜叶招了招手,两人走到字画面前,詹秀指着这副画说道,“这是我父亲画的,这些字画都是出自他的手笔,相信你已经感觉到了这其中的变化。”

    姜叶闻言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么就是,在第一幅字画的时候,还能够让人感受到锋芒,第二幅的时候,虽然说锋芒已经有所隐藏,但是却还是没能做到收发自如的境地,至于说这第三幅,恐怕”

    姜叶的话还没说完,从后屋走出来的詹怀民就开口说道,“这第三幅也是我前两年画的,前面两幅则是在年轻一些的时候画的,不过,你能够看得出来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说这第三幅,我倒是要听听你的这个恐怕后面的话。”

    姜叶有些拘谨的看着詹怀民,恭谨的说道,“詹伯伯,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我对字画一窍不通啊,还望詹伯伯见谅。”

    詹怀民憨厚的笑了笑,“年轻人不要妄自菲薄,有什么就说什么好了,家里平时也没什么外人来。”

    三人到沙发上坐下之后,詹怀民掏出一个小袋子,然后从里面掏出烟丝然后用一张白纸卷了起来,卷好一根之后,然后将小袋子递给姜叶,姜叶连忙摆了摆手,“詹伯伯,我抽不惯这种,太呛了。”

    詹怀民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点上自己卷的烟深吸了一口,然后才是一脸享受的模样说道,“说说你对第三幅画的看法吧,我很好奇。”

    姜叶笑了笑,虽然说姜叶想要放松自己,但是脸上的拘谨还是一览无遗,这一点在姜叶的身上是极少出现的,或许说,如果詹怀民不是詹秀的父亲,或许,姜叶面对他的时候也不会如此的拘谨了,说到权势大的人物姜叶也不是没见过,老人的权势够大吧,姜叶见到他也不会紧张,但是,见到詹怀民姜叶之所以会显得拘束可能还是因为这个朴素的中年男人是自己未来岳父的缘由吧,“说得不好还请詹伯伯见谅。”

    “说吧。”

    姜叶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说道,“这第三幅山水画初一看,并不出色,相反,还很是普通,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比起前面两幅而言略显不足,一般的普通画家也能够画得出来。”

    詹秀坐在那听到姜叶的话,不禁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詹怀民,“爸,看到没,你老是吹嘘你那幅画有多么的好,现在让人说穿了吧,平时我和妈那是顾及到你面子,你还沾沾自喜的。”

    詹怀民瞪了一眼詹秀,“那是你们不懂的欣赏。”

    詹秀嘟着嘴,“姜叶,你有什么就直说,千万不要给这个老头子面子。”

    姜叶讪讪的笑了笑,“詹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只是说这第三幅初一看上去确实不出色,但是,这第三幅画绝对是一副难得的好作品。”

    詹秀听到姜叶有些矛盾的话,不禁白了他一眼,“你就驶进的拍马屁吧,哼哼!”

    而詹怀民则是很认真的看着姜叶,“哦?那你倒是说说看,这第三幅画你也说了没有出色的地方,那么为何还要说是难得的好作品呢?你的话不是自相矛盾吗?”

    姜叶笑了笑,“詹伯伯,我想你这三幅画分别代表了一种境界吧,这第一幅画显然詹伯伯您当时是在追求一种境界,画下的山水很亮眼,山和水的意境也很真实,山和水都是气势磅礴,给人一种威严,而到了第二幅画的时候,我想当时的詹伯伯有了新的体验,开始隐藏锋芒,山和水就显得柔和下来,但是,却又是给人一种山水非山水的感觉,至于说到这第三幅画,这是一种境界的顶端,有山有水,山和水十分的真实,没有了盛气凌人,也没有那种故作高深,一切都回归到了平淡,真实。”

    詹怀民笑了笑,“哦?你倒是细说看看?”

    姜叶笑了笑,“这三种境界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詹秀看着姜叶一脸自信满满的侃侃而谈,同时也少了先前的拘束,不禁咧嘴笑了笑,而詹怀民则是点了点头,“姜叶啊,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然能够领悟到这些,实属难得,二子和南芳跟你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啊。”

    姜叶知道詹怀民口中的二子很有可能就是詹秀称呼二哥的那个男人,至于说那个南芳是谁姜叶不得而知。

    詹秀笑了笑,“爸,二哥和小芳和姜叶不能放到一块比的嘛,二哥和小芳就像是有着二十岁的身子但是却只有十岁的城府,城府对他们没什么用,而姜叶却是不同,有着二十岁的身子,却有着五十岁的城府。”

    詹秀说的确实没错,二子和詹南芳那种人真不需要多深的城府,他们只需要听命做事就行了,有城府也并不是一件好事,特别还是在这样一种很是复杂的家庭里面。

    s求月票!求月票!有月票的请把月票投给听风吧!拜谢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