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砸车砸出的麻烦三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四百六十五章砸车砸出的麻烦!(三)

    姜叶和詹秀刚走进包厢没一会儿秦情就在服务员的带领走进了包厢,当看到坐在椅子上面的姜叶和詹秀的时候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咧嘴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姜叶笑了笑,“是我们来早了,过来坐吧。”

    秦情刚走下服务员就拿着菜单走了过来,“几位,请问需要点些什么?”

    谭家官府菜是清末民初谭宗浚父子创建,已经有百年历史,在三十年代初,谭家最驰名的燕翅席,当时吃过燕翅席的人发出过‘人类饮食文明,到此为一顶峰’的赞叹,谭家菜逐渐流入社会以后,越来越多的人被其独具一格的美味所吸引,于是众口赞扬,名声大噪,甚至有‘食界无口不夸谭’之说,建国后,由国家点名保护下来的著名官府菜,也是国宴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今已成为品位和荣耀的象征,谭家菜咸甜适口,南北适宜,烹调讲究原汁原味,制作讲究厚厚足,下料狠,菜肴软烂,因而味道鲜美,质地软嫩,口感醇厚,本色,谭家菜在用料上就是一个‘精’。

    来到这里,姜叶自然不会错过,连菜单都没看就直接说道,“上品佛跳墙,白花羊肚菌辽参王,羊肚菌虫草鱼翅,堂煎雪花牛肉,上品大鲵鱼,滋补炖大鲵鱼皮,养生大鲵鱼骨头汤,官府鱼翅捞饭,红烧极品官燕,官府红烧极品鲍,参杞竹笙汤,鲍鱼排骨炖土豆,上品水晶虾仁,香椿鲜桃仁,南极冰澡双脆,好了,就这些。”

    服务员不禁有些呆住的看着姜叶,这个年轻人竟然连菜单都不用看就能够一口气点了这么多菜出来,看来绝对是常客,只不过是在顺水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年轻人,看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外地人了,而且,还是来自京城的了。

    服务员出去之后,詹秀一脸笑意的看着姜叶,“好像没见你以前去吃过谭家菜啊,怎么如数家珍一般。”

    秦情也是掩嘴轻笑,“要是让人知道了非举报你不可,纪委就要请你去喝茶了,你知道你这一顿吃去多少钱吗?”

    姜叶看了二女一眼,然后缓缓说道,“我行得正坐得端,怕什么,我不偷不抢不贪污受贿,就算纪委的人来了我也不怕。”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寿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姜叶下手还有分寸并没有真正的伤到他,只不过是卸了他的一条胳膊,来到医院接上也就没事了,此刻,张寿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在顺水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而且还是在谭家菜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个面子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回来,“李凡,你给我找人盯着那个小子,他一出来马上告诉我,看老子不收拾了他。”

    李凡是一个矮小长相猥琐的男人,听到张寿的话点了点头,“张少,你就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来办就好了,保证让你满意。”

    张寿摆了摆手,“不行,这口气老子一定要亲自出了,不然,我心里气不顺,在顺水老子还没怕过谁。”

    秦情这次本来找姜叶是有点事要说的,但是看见詹秀在场也不好开口,只能低头吃饭,姜叶看了一眼秦情一副有心事的模样,也没有说话,既然秦情不说,那么自然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回头,詹秀不在的时候再问问看,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小姨子有事自己还是要帮的。

    就在这个时候,姜叶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是京城林妙打来的,这个时候林妙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事,歉意的看了秦情一眼,“你们先吃着,我去接个电话。”

    姜叶说完之后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小房间里面,接通电话,“林姐,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姜叶,听说你现在顺水对吗?”电话里面传来林妙的声音。

    “恩,是的,怎么了吗?”姜叶问道。

    “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件事吗?就是关于黑寡妇的事?”林妙说道。

    姜叶自然记得,林妙和黑寡妇陈杼看中了同一块地,但是陈杼在军方的关系要比林妙来得厚实,最后那块地还是落到了陈杼的手里面,林妙为了这个事当初还让姜叶帮忙,不过,后来秦涵出了事之后,林妙就没有再提起过,现在林妙提起,那么,很有可能是事情有了什么新的变化,“那块地不是在陈杼手里面吗?”

    “没错,不过,陈杼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了京城。”林妙说道。

    姜叶眉毛一挑,“你的意思是说陈杼来顺水了?”

    姜叶不傻,既然一开始林妙问自己是不是在顺水,那么,陈杼离开京城,那么就绝对是到顺水来了。

    “没错,陈杼去了顺水,而且,最近跟连漪接触很平凡,很有可能是在做什么交易,你是知道的,陈杼手里那块地对我来说十分的重要,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跟陈杼谈谈,钱不是问题。”林妙说道。

    姜叶沉吟了片刻,姜叶也一直想要见识一下这个能够让自己堂哥魂不守舍的黑寡妇陈杼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这事我会找个机会的,不过,陈杼未必会卖我面子啊。”

    “咯咯。”林妙一阵清脆的笑声,“你放心吧,陈杼一定会答应的,不然,她去顺水干什么,好了,先不说了,我这边还有点事。”

    挂断电话之后,姜叶并没有马上回到餐桌,而是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脑子里面思考着林妙最后那句话到底有着什么含义,难道说陈杼是专门为了自己才到顺水来的?可是自己跟她并没有任何交集,如果,黑寡妇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既然陈杼和连漪接触了,也就等于间接的和龙家接触,陈杼这绝对是舍近求远,她和龙家的关系本来就是

    姜叶怎么也想不明白,最后用力的摇了摇头,将手里的烟蒂熄灭,然后走出小房间。

    s:第一更,求红票,求收藏,求月票,求月票,兄弟姐妹们,手里还有月票的请投给听风吧,听风拜谢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