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威怒江水七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七百六十一章威怒江水!(七)

    张信党给郭大远和钱立伟两人各倒了一杯茶,脸色很是难看的看着两人,“你们所说的都是真的?”

    “老师,虽然我们也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是,这确实真真切切的发生着的。”郭大远说道。

    钱立伟也点头附和着,“是啊,老师,之前我们也想过要将事态给压下去,但是,现在连市委副书记都遭人枪击了,这件事我们实在是捂不住了。”

    张信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浑浊的目光里面闪现出浓厚的失望,伸出手指指了指两人,叹了一声气说道,“你们俩啊,让我说你们什么好,我知道你们是念及我这点旧情,但是,你们这样做却是在害新恒啊。”

    郭大远和钱立伟两人都不吭声,张信党最后叹了一口气,“也罢,我也知道这事怪不得你们,但愿我这老头子还能有点说话的份量吧。”

    “老师,您的意思是?”郭大远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信党。

    张信党摆了摆手,“我就老张家现在就新恒这一根独苗了,他父亲去得早,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完了啊。”

    “老师有什么我们能够做的,您尽管开口。”郭大远和钱立伟都同时表态说道。

    张信党摆了摆手,“这事你们就别管了,你们俩也快下去了,明哲保身吧,你们所拥有的已经足够你们富余下半生了。”

    郭大远和钱立伟虽然坏事没少干,但是此刻心里却是突然升起一股敢动,老师都在这个时候还能够为自己着想,“老师,谢谢您。”

    张信党摆了摆手,“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们,老百姓是很容易满足的,他们不会给你们做了什么,他们只会记住你们为他们做了什么,你们俩啊,却还是想不透啊,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郭大远和钱立伟两人走出张信党的家,钱立伟叫住郭大远,“老郭,这事你怎么看?”

    郭大远掏出烟递过一根给钱立伟,然后自己点上一根,“老师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我们先看看情况吧,到时候再做决定。”

    两人分别上了自己的车离开。

    当天晚上,华伟强就带着人把正在酒店里面的张新恒给抓捕了,没有给任何的说法,也不让他向外界联系,就把人带回了江水县公安局,并且由市局的人看守,不让人靠近一步,华伟强知道这次事态的严重性,并且将事情汇报回了市里面,海明华和章怀民两人的态度都很强硬,就是必须要彻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任何的人和事,当然了,华伟强也知道,有些时候听话不能听全,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姜叶是一个极有自己想法的人,所以,这事最后还是得姜叶拍板。

    姜叶刚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站在门口,姜叶楞了一下,于是开口说道,“老人家,您有什么事吗?”

    张信党定睛看着姜叶,“您就是姜书记吧?”

    姜叶点了点头,“请问老先生是来找我的吗?”

    张信党点了点头,“姜书记,可否借一步说话。”

    姜叶点了点头,让过身子,“老人家您请进。”

    姜叶重新将门给关上,然后给张信党到了一杯茶,张信党说了声谢谢,然后看着姜叶,“姜书记,我叫张信党,是张新恒的爷爷,想必你已经猜到我的来意了吧?”

    姜叶打量着张信党,“张先生,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姜书记,我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放我家新恒一马,我一定会让他离开湘南的,甚至是出国。”张信党看着姜叶说道。

    姜叶脸色一沉,“张先生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并没有对张新恒也就是您的孙子做什么,这何来高抬贵手一说。”

    张信党脸色有些难堪,“姜书记,我知道新恒做得太过,但是请您看在他父亲为国捐躯的份上,给我们老张家留个根吧。”

    姜叶之前也有调查过,虽然说资料里面有些含糊,但是,也是知道张新恒的父亲是一个烈士,“张先生,张新恒有没有违法犯罪,什么罪,怎么判,这些都不是我能做主的,您也是老党员了,您也应该知道,不错怪一个好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不然,这个世界就乱套了,无规矩不成方圆,国家法律也不是摆设。”

    张信党没有想到姜叶会如此的难说话,“姜书记,我知道你心里有火,但是,我这个孙子绝对不能出事,我会豁出我这条老命不顾一切的抱住他。”

    姜叶也来了火气,“你最好注意你的说辞,如果昨天晚上枪手得手了,那么,现在躺在冷冰冰的停尸间的那个人是我,你维护你孙子的心情我能明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这是在他父亲脸上抹黑,他父亲为了人民群众能够不顾自己的安慰,可是,张新恒他呢?他都做了些什么?要不要我现在带着你去医院看看那个还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还有那具已经冷透僵硬的尸体,你孙子的命就值钱,别人的命就不值钱了?还是你觉得因为他是烈士的孩子就可以无法无天为非作歹了,全国上下有多少为过捐躯的烈士,难道他们就没有后代,要是所有人都这样,那么,你觉得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你是个老党员,难道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张信党被姜叶问得无言以对,只能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得逞?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是谁犯下的错?是谁让一个孩子没了父亲?让一对双胞胎失去了父亲?让他们阴阳相隔,做人做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算今天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你,就算是省委书记,我也不会有半分妥协,既然你孙子敢做,那么,我就敢让他绳之于法,不管谁敢插手,我就收拾谁。”姜叶大声喝道。

    张信党没有再说话,沉默的走出了姜叶的房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