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 狠招四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八百五十四章狠招!(四)

    中午时分,叶夏一行人来到姜叶的房间,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叶夏一脸笑意的看着姜叶,“你小子行啊,这么快就出手了。”

    姜叶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小叔,“小叔,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是什么都没做,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叶夏笑了笑,“现在秦华为和刘海林两个老狐狸可是都坐不住了,对外是宣布了高度重视张倩宁的案件,但是,私底下两人却是在互相算计,至于说最后这件事如何收场已经不重要了,或许把这两个老狐狸逼急了他们会直接推出一个替罪羊来也难说。”

    “这些对你们来说都不重要,难道不是吗?本来两个一把手并不和谐,这么一来,两人的分歧就会更大了,而且,之前的造势也是为了今天吧,两个不能完全信任对方的人就算是要合作也是走不到一块去的,夫妻都还有同床异梦的呢,更何况原本就是政敌的两人,而你们虽然到了杭江但是却什么事都不做无非就是要告诉他们,你们来了,看看谁先妥协合作然后来打压另外一个,这些把戏看起来并不高明,但是却是最有效的。”姜叶说道。

    叶夏笑了笑,“我早就知道你能看出来,没想到你看得这么彻底,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哦。”

    姜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然后看向白疯子,“疯子,我感觉你这次有点在玩火的味道,你确定你能掌握好局面?”

    白沐风没有回答姜叶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说道,“你怎么看现在的局面?”

    “一颗滚落的石子掉进了一潭死水里面荡起了微波。”姜叶说道。

    “却是惊动了潭里鱼虾。”白疯子接话说道。

    姜叶懒得和他们打哑谜,“你们要做什么我不关心,我也不想插手你们的事。”

    宋清这个时候挽着姜叶的胳膊,“就是,别掺和他们的事,有时间就陪陪我去游玩吧,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有到杭江来了。”

    宋清的话一出口,叶夏几个人一脸古怪的神色,白疯子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姜叶的胳膊抵在宋清饱满富有弹性的胸部上面,一脸的不自然,而宋清似乎也没有在意的模样,一旁的戴雪吟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只是微微一笑。

    江园柳招人的办公室里面,柳招人看着办公桌前站着的黄伯,“黄伯,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黄伯一脸平静的看着柳招人,“小姐,这不奇怪,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我们做的,我们都要背这个黑锅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下的手,但是,下手的那伙人肯定是冲着江园来的,最起码说如果不是白疯子那伙人干的话,他们必然会认为是我们干的,而相信用不了多久,秦华为和刘海林也会回过味来,到时候原本维持着的安稳恐怕是要打破了,秦华为和刘海林最怕什么?那就是江园要对他们动手,那么,他们一定会选择先下手为强,而且,联想一下,昨晚上那两个人为什么这么高调的砸出一千万,无疑就是在释放一个信号,他们和江园方面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这个时候秦华为和刘海林等人还做得住吗?而且,偏偏就那么巧,就在同一个晚上张倩宁这个原本无关紧要的人物死了,而最该死的是这个女人和秦羽和刘言都有牵扯,这些事情并不难调查,而且,张倩宁的死却又是在和刘言发生关系之后,小姐,这次我们不得不防啊,而且,也要尽快的选择站队了,否则的话水一搅动起来,想要再平静下来可就难了。”

    柳招人紧紧蹙着眉头,“黄伯,我觉得这件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您说的虽然说有道理,但是,我总是觉得我们在思考的时候忽略了什么,咱们现在来缕一缕,首先,白疯子高调出现在江南随后来到杭江,而在这之前,白疯子在江南挑起了一件事,而似乎那边的人最后已经妥协了,其次,白疯子又招来叶夏等人,然后南詹北戴入局,到江园一掷千金,张倩宁死亡直接牵扯到秦家和刘家,如果说下手的那伙人是要嫁祸于江园的话,其实说不过去,昨晚上戴雪吟和姜叶两人放出的烟雾弹目的就是想要让人怀疑和我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是,秦华为和刘海林心里也清楚,江园如果真的要动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去玩这么低级的手段,而且,凭借他们两人的能力,也是完全可以将张倩宁案件给平息下去的,最不济也就是推出一个替罪羊罢了,不至于说冒着危险和江园明面上撕破脸皮。”

    “小姐,您说的这些都没错,但是,这只是在平时,你别忘记了,此时的杭江可不消停,那么多人齐聚杭江,这玩的是心理战啊,秦华为和刘海林再怎么能耐也不可能忽视这伙人的,心理战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这了,而且,江园手里可是有着他们的把柄,您觉得他们还能冷静的去思考吗?”黄伯说道。

    柳招人闻言,黄伯的话也没有错,但是,柳招人却还是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些什么东西,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然后认真的思索起来,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黄伯,您说有没有可能整件事都是我们多心了,而是有另外一伙人在背后捣鬼,就是想让我们都坐不住,也包括白疯子那一伙人。”

    “小姐,您的意思是说,有人想要破而后立?”黄伯说道。

    柳招人看了一眼黄伯,然后继续说道,“现在秦华为和刘海林肯定是在想江园到底是什么态度,并且迫切的希望解决掉张倩宁案件,我们是不是可以透露一下我们的态度?”

    “小姐,这个您可要想好了,一旦咱们松口,白疯子那伙人会怎么想?”黄伯说道。

    “现在我们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柳招人说道。

    “小姐,我觉得我们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动不如一静,我相信秦华为和刘海林等人在事态没有明朗的时候不敢贸然动手的,我很担心这个局根本就不是针对秦华为和刘海林的,而根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黄伯说道。

    柳招人目光一凛,“黄伯,您的意思是说……”

    黄伯离开之后,柳招人拿出电话直接拨打了一个已经很多年没有拨打过的号码,电话没一会就接通了,柳招人轻声说道,“我想我们该谈谈了。”

    “我知道你会给我打这个电话的,一个小时之后老地方。”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柳招人放下电话之后,离开办公室独自开着车子朝着郊区而去。

    大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一座农庄院子里面停了下来,柳招人走进农庄。

    “看来你还是没能放下。”一个声音传来。

    柳招人苦笑道,“你又何尝不是,我们之间没有输赢,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慕知秋笑了笑,“你这次选择见我,想来江园的情况并不乐观吧?”

    柳招人笑了笑坐到沙发上面,“你又何尝不是,而且,看来你的处境似乎要比江园更难吧?”

    慕知秋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我们都在面临做选择难道不是吗?”

    “当年他就给我们说过,我们两人是貌合神离,其实这不对,我们是相辅相成,你需要江园的势力网,而江园需要你的地下执行,这是缺一不可的,平常还好,没有出现危机,一旦出现危机我们之间必须要互相拉一把,而如今的局面就是这样。”柳招人说道。

    “我想你应该见过姜叶了,或许你并不是很了解他,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他的味道,而且还要强烈。”慕知秋说道。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是吗?”柳招人直接开口问道。

    “你也知道,有些人很不安分,一直以来我们都太念旧,但是,这次我不打算在容忍,我必须要将他留下的产业看管好,谁要分家我就把谁分尸。”慕知秋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你那摊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柳招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柳招人莞尔一笑,“你需要江园的援手对吧?”

    “不,我只是需要你的支持,这就足够了。”慕知秋说道。

    “难道你就甘心将他打下来的基业交给那个姜叶吗?”柳招人反问道。

    “我们都没得选,不然只会覆灭。”慕知秋说道。

    柳招人掏出烟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我没有想到你对姜叶的评价会这么高。”

    “只能说你还不了解他。”

    就在慕知秋的话音刚落下,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慕知秋拿出电话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姜叶打来的,慕知秋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到姜叶的声音传来,“你很聪明,但是,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

    姜叶说完之后就一把挂断了电话,但是,慕知秋的心头却是猛的一颤。

    柳招人看着慕知秋神色的变化,“看来你好不到哪去啊。”

    慕知秋收回思绪,“只要能够保住这份基业我可以做任何事。”

    “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威胁我呢?”柳招人笑着说道。

    “你可以这样想,以前我们之间的不合那也是内部的,但是,现在我们都在面临着同样的危机,怎么选择我等你答复。”慕知秋说完之后就起身离开。

    柳招人看着慕知秋离去的背影,收起脸上的笑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会说我比不了你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