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开锣唱大戏三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开锣唱大戏。(三)

    s第一更。

    周良方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无论自己在这次的事件里面,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对自己来说都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白梨花现在又给自己丢下一个大难题,龙宫要是可以一直安然无事的话涂悠然又怎么会出手,而且,周良方心里同样的也有自己的疑惑,那就是白梨花不可能不知道龙宫最后的下场,但是,还要接手,涂悠然和姜叶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对于盛长海的事,周良方脸色极度的阴沉,胡春华这个老狐狸最后还是摆了自己一道,这事绝对不能让他如愿,但是,周良方最想不明白的还是涂悠然的那番话。

    周盛炜一肚子郁闷的离开家之后,开着车子来到会所,坐在包厢里面闷闷不乐的喝着酒,身边坐着一个极为妖艳的女人,“周少,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出来喝闷酒。”

    周盛炜看了女人一眼,然后沉声说道,“少打听。”

    女人倒也是识趣的闭嘴,像这种在风月场所打混的女人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只能陪着周盛炜喝酒。

    周盛炜越想越是愤怒,一口将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将女人压在身下就开始撩起女人的短裙将黑色蕾丝内裤给扯了下来,女人自然是没有反抗,反而是十分的配合着周盛炜的动作,可是就在最后一刻,周盛炜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何耀辉打来的,周盛炜腰身一沉就直接进入,女人娇呼一声,周盛炜则是接通了电话,“有什么事吗?”

    “周少,老三他们还是没有消息,会不会出什么事?”何耀辉说道。

    何耀辉说到这个就让周盛炜来气,“这事回头在说,你现在哪?”

    “我在明海谈点事,周少有什么吩咐吗?”何耀辉问道。

    “没事,那就先这样吧。”周盛炜说完之后就一把挂断了电话,然后开始加快身下的动作,十多分钟之后就完事了,周盛炜甩下一沓钱然后就离开了包厢,周盛炜离开会所之后开着车子直接前往何耀辉的家,来到何耀辉家门口,周盛炜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

    “我。”周盛炜说道。

    门立即打开,只见一个丰韵的少妇满脸笑意的看着周盛炜,“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不怕我家汉子在家啊?”

    周盛炜直接跨进屋子里面就一把抱住了少妇,手就直接攀上了那对饱满之上,女人急忙用脚将门给关上,“死鬼,也不怕给人看见。”

    少妇十分配合周盛炜的动作,周盛炜将少妇抵在墙壁上,吻住了女人性感的红唇,两只不安分的手在少妇身上游走,上下其手,少妇没一会儿就娇喘吁吁。

    少妇蹲下身子解开周盛炜的皮带,将裤子往下拉,周盛炜则是按住少妇的脑袋……

    从玄关到沙发上面,两人始终都没有离开彼此……

    激情过后,少妇看着周盛炜,“今天这么猛,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周盛炜点上一颗烟深吸了一口然后把事情和少妇说了一遍,少妇闻言,看着周盛炜,“你心里不是有答案吗?要么就是咽下这口气,要么就是出掉这口气。”

    “出掉这口气?怎么出?”周盛炜看着少妇问道。

    “这里是南粤,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只要你抓住了人的把柄,那么到时候还是不任由你宰割。”少妇说道。

    少妇的话确实是让周盛炜心动了,先不说是不是为了自己出掉这口恶气,一旦自己手里抓住了姜叶的把柄那么到时候南粤的这出大戏还不是任由自己随意更改剧本了,少妇看着周盛炜意动的模样,继续说道,“如果你有担忧的话,完全可以不暴露自己嘛,这点能力你还是有的嘛。”

    这一刻,周盛炜已经完全被何耀辉的老婆说动了,搂着她,“你说得没错,这里是南粤。”

    少妇笑了笑,“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简单了当的去解决的,本质上就不复杂,但是,往往会被人想得复杂了罢了。”

    姜叶搂着秦涵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在想着事情,秦涵小声的问道,“是不是在想南粤的事?”

    姜叶点了点头,“这个周良方和胡春华今晚上我们都已经见识到了,但是,这两个老狐狸都隐藏得极深,没有任何表示,我们也不好妄动,但是,事情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是不利,盛长海这个老狐狸未必就已经是到了绝境啊。”

    秦涵闻言楞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局?”

    “我也不确定,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既然到了南粤,就不能就这么回去嘛。”姜叶说道。

    “蓝海洋那边你打算怎么安排?”秦涵问道。

    “蓝海洋是个好苗子啊。”姜叶说道,也就是这么一句话,秦涵就已经明白了姜叶话里的意思,“这才是你坚决要搀和这件事的主要原因吧?”

    姜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说道,“这件事搀和的人不少,但是,真正浮出水面的并不多,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决定要帮盛长海一把,成功了,那些人也只能吃哑巴亏,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白梨花的出现就更加说明了南粤值得我去搀和啊。”

    秦涵笑了笑,“既然被你惦记上了,那么我想,那些人是铁定了要吃哑巴亏了,不过,晚上吃饭的时候你说了拍卖的事,恐怕,周盛炜很快就会把三号地给送过来吧?”

    “周良方会有这个意思,但是,周盛炜嘛,那可就难说了,毕竟在他们的眼里,这里是南粤嘛,我们都只是外人罢了。”姜叶说道。

    “你答应和然姨合作,就是因为担心日后我们在南粤开发会被人下绊子吗?”秦涵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姜叶。

    姜叶摇了摇头,“这个倒是不至于,未来的南粤谁说了算还难说呢,然姨既然开口了要地,那么,就必然是有她的考虑的,我们只要清楚一点就行了,然姨不是外人,在很大程度上,我一直都把她当做可以信任的人。”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我始终觉得然姨后面还有事没有表现出来。”秦涵说道。

    姜叶点了点头,“没错,我也感觉到了,不过,似乎并不是针对我们的,所以,我才没有关心。”

    “咯咯,我可是记得你曾经说过,不是不背叛,只是筹码不够大哦,现在你又如此信任然姨,就不怕日后出差错吗?”秦涵看着姜叶说道。

    “然姨和其他人不同,然后的父母死于一场泥石流,我父亲当年收养了她,抛开一些原因来说,说然姨是我小姑也一点都不为过。”姜叶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是,恐怕周盛炜不会那么听话把三号地送出来吧?”秦涵说道。

    “是时候让蓝海洋站出来了,这是一次豪赌啊,蓝海洋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就应该有所表示嘛。”姜叶说道。

    “既然你有安排了,那我就不操心了,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这里毕竟是南粤。”秦涵说道。

    姜叶点了点头,“好了,休息吧,也不早了。”

    秦涵闭上眼睛之后,姜叶心里还在思索,就如秦涵所说,周盛炜绝对不会那么乖乖听话的,必然会有动作,这个时候,姜叶嘴角微微上扬,看来是要再施施压才行了,周良方此刻心里想必也还抱着侥幸心理吧,或者说是试探心理,如果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让这份侥幸心理弄巧成拙了。

    涂悠然坐在沙发上面手里摇晃着一只高脚杯,高脚杯里面猩红的液体在摇晃,沙发对面坐着的叶夏满脸笑意的看着涂悠然,“我早就说了姜叶这小子是绝对不会吃亏的,你这次算是见识到了吧?”

    涂悠然笑了笑,“这小子不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真是可惜了。”

    “要我说呀,这小子天生就是吃仕途这碗饭的,明海那边看来也是时候动一下了,不要让姜叶过多的搀和进这次事里面去,姜叶的战场不在这里,不要无谓的吸收那么多的仇恨。”叶夏说道。

    “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事我最喜欢做了。”涂悠然玩味的笑道。

    “你在南粤经营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龙宫的事也差不多了,背后那只手也该伸出来了。”叶夏说道。

    “这可是加快了脚步啊,是不是太快了?”涂悠然看着叶夏问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从闽江大形势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次的肃清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叶夏说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