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你来我往只是局十六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你来我往只是局。(十六)

    赵平安一脸死灰的看着怒视着自己的姜叶,赵平安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姜叶竟然会如此的强势,而且竟然是如此的不管不顾,就为了这点事就扬言要废掉自己,看来瘟神这个称号还真不是吹的,特别是当姜叶说道自己还不是一把手下面有大把人盯着自己这个位置的时候,赵平安心里是哇凉一片,姜叶说到了他的痛处,自己就不该一时精虫上脑也不该听信别人的怂恿,赵平安此刻心里就已经绝望了,这份绝望完完全全的让他忽略了他身上的伤带来的疼痛感,双目无神的看着姜叶,姜叶则是冷冷一笑,然后就带着刘琳琳离开了徽蔺别院。

    赵平安双目空洞的看着天花板,鼻间的鲜血流下也浑然不觉,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平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没一会儿又抱头痛哭起来,而徽蔺别院的人是知道赵平安的身份的,也都只能听着里面传出来的鬼哭狼嚎但是却是没有人敢进去。

    一直到里面传来一阵砸东西响声,徽蔺别院的老板才推开包间的门走进去,当他看到里面的情形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见赵平安脸上,手上全部都是鲜血,头发更是乱糟糟的,当赵平安看见徽蔺别院的老板进来的时候也只是一阵傻笑,徽蔺别院老板季徽蔺秀眉微微蹙起,然后退出了包间,季徽蔺知道赵平安已经疯了,连忙让服务员给往赵平安家里打电话让他的家人来把他带走。

    季徽蔺回到办公室之后有些坐立不安,赵平安绝对算是高官了,既然会被人逼到了这种程度,整个人都崩溃,经过询问,季徽蔺得知进入赵平安包间的是一男一女,其中女的就是现在很是出名的明星刘琳琳,一个小明星季徽蔺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那个男的季徽蔺却是不敢不放在心上,虽然说还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能够把赵平安逼到发疯的人自然不会是善茬,季徽蔺这个时候脸色猛的一沉,立马打电话叫来了保安部的负责人,“去把今天的监控视频送到我办公室来,如果有人问起今晚的事一律说不清楚,如何让下面的人闭嘴那是你的事,我不希望今晚的事有外面的人知道。”

    看着中南男人离开之后,季徽蔺又开始思索了起来,那个带着刘琳琳进入包间的到底是什么人,当季徽蔺仔细的看过监控录像之后,季徽蔺还是认不出来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京城里面好像并没有这么一号人,最起码说自己所知道的二代里面并没有这么一号人,季徽蔺紧紧蹙着眉头,好一会儿之后才下定决心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十七哥,您好啊,我是季徽蔺。”

    “是季小妹啊,找我有什么事吗?”电话里面传来老十七的声音。

    “是这样的,今晚上我这里发生了一件事,想要请教一下十七哥,还希望十七哥能够帮小妹我一把,小妹我自然感激不尽。”季徽蔺说道。

    “我们两个谁跟谁啊,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是了,我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你的。”十七倒也爽快。

    季徽蔺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下,而老十七那边却是愣神沉默了好一会儿,“你说进入赵平安包厢的男人带着的那个女人是刘琳琳?”

    “是啊,怎么了吗?”季徽蔺也从老十七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抹沉重。

    “你等着我,如果有什么人问起你一律都说不知道,我马上就过去,我到之前任何人都不许开口。”老十七说道。

    老十七是知道刘琳琳和姜叶是有关系的,至于说是什么关系他就不得而知了,他在心底猜想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姜叶了,挂断电话之后,老十七不敢耽搁一边跑出会所往自己的车而去一边给姜叶打电话,“姜少,您好啊,我是老十七啊,您今晚是不是去过徽蔺别院?”

    老十七倒也没有拐弯抹角,姜叶听到老十七的话,“这事你知道了?”

    “还真是您,方才徽蔺别院的老板给我打电话打听了一下,一开始我还不怎么确定,但是听说刘琳琳也在我也就想到您了,姜叶您可能还不知道吧,赵平安疯了。”老十七说道。

    听到老十七的话姜叶也是楞了一下,沉默了片刻,“老十七,你跟徽蔺别院的老板关系应该不错吧?”

    “姜少,您放心吧,这事您交给我,我保证给您办好了。”老十七说道。

    姜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老十七此刻额头上却是冷汗直冒,姜叶话里的意思那就是,如果这件事走露了消息,那么到时候你老十七和徽蔺别院的老板就跟着一起倒霉,老十七甚至还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搀和进了这件事里面来了,姜瘟神可是不好招惹的。

    “十七啊,好好干,这四九城里面的生意还是很多的嘛。”姜叶说道。

    老十七闻言眼睛一亮,如果能够得到叶家对自己的支持,那么自己在京城绝对能够更上一层楼,“姜少,您放心,我发誓这件事所有人都会烂在肚子里面的。”

    姜叶笑了笑,“好好干。”

    挂断电话之后,老十七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自己搀和进这件事里面来到底是好还是坏。

    当老十七开着来到徽蔺别院的时候,外面已经挺满了警车和不少用迷彩布遮盖住车牌的吉普车以及奥迪车,老十七知道这件事已经传出去了,这个时候一个徽蔺别院的服务员扯了扯老十七的衣袖,“十七少,是老板让我来带您走后门进去的,大门已经被封锁了,进不去。”

    老十七点了点头,跟在服务员后门绕到了后门,不过服务员并没有带着老十七直接去季徽蔺的办公室,而是在楼上的一间包厢里面,老十七知道季徽蔺这个时候肯定是在被问话,毕竟说一个副部级领导在这里出了事。

    这件事沸沸扬扬一直闹到凌晨两点多,外面的人才散去,服务员才来通知老十七,老十七来到季徽蔺的办公室,第一句话就问道,“你没说什么吧?”

    “你放心吧,我什么都没说,也已经交待下去了,下面的人也是不会开口的。”季徽蔺说道。

    老十七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坐到沙发上面,掏出烟点上深吸了一口,“你这事算是做对了,不然后果可是不敢设想。”

    季徽蔺秀眉一挑,“十七哥,很有来头?”

    “不该问的别问,这事你也要给我烂在肚子里面,你手里的东西也必须要给我,现在事态还没有扩大,一旦过了今晚,明天麻烦也就随之而来,在你手里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老十七说道。

    季徽蔺看着老十七,“十七哥,监控录像我交给你,我相信你。”

    老十七从季徽蔺手里接过了监控录像之后当着季徽蔺的面就直接销毁了,然后沉着脸看着季徽蔺,“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我警告你一句,不要试着耍小聪明,这不是你能玩的,不过,这事过后该你的好处自然会是你的,徽蔺别院的那一份我会退还给你,记住我说的话,别怪我没警告过你。”

    季徽蔺也没有想到老十七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待得老十七离开之后季徽蔺打开保险柜拿出一盘录像带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还是咬着牙销毁。

    姜叶把刘琳琳送回住处之后,看着刘琳琳,“琳琳记住了,今晚上的事不管什么人来问你都不要说出去,你一定要一口咬定你没有去过徽蔺别院,剩下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刘琳琳一脸茫然的看着姜叶,“姜大哥,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姜叶看着刘琳琳就要哭出来,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傻瓜,不要胡思乱想,只是赵平安突然就疯了罢了,不会给我惹什么麻烦的,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刘琳琳点了点头,“姜大哥,你放心吧,就算是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傻瓜,没有人敢打死你的,我不允许。”说完之后又揉了揉刘琳琳的脑袋,“好了,你早点休息吧。”

    看着姜叶要走,刘琳琳突然鼓起勇气开口说道,“姜大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

    “别胡思乱想,早点睡觉。”姜叶自然是知道刘琳琳这小丫头心里面想的是什么,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然后离开了刘琳琳的住处,刘琳琳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姜叶离开的背影,委屈的泪水不断滑落下来,“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妈妈吗?”

    好在姜叶没有听到刘琳琳的自言自语,不然非被吓到不可,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什么时候知道姜叶和燕儿姐的事情的,既然知道,刘琳琳还能坚持这份感情,也是不容易。

    姜叶上了车之后,和尚就开着车子离开了,可是没多久就接到了叶秋打来的电话,“我不是跟你说过高铁的事我来处理吗?你怎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姜叶知道这种事情自然会在第一时间传开来,根本就瞒不了多久,“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我会擦干净屁股的。”

    “你小子,老老实实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文总那边还等着消息呢。”叶秋说道。

    姜叶把刘琳琳的事情说了一遍,其实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叶秋也没有感到奇怪,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