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交锋五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交锋。(五)

    姜叶回到办公室之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姜叶的离开,难题却是丢到了周桥铭的身上了,周桥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是好,周桥铭知道姜叶的背后站着的是叶家,完全不敢把人得罪死,就算自己背后有朱择宁撑腰,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周桥铭还真不敢实实在在的和姜叶拉下脸来,一个很简单的算术题,为了钱华理不值得,可是如果因为这样而放弃钱华理,那么传开来了对自己的影响不好,甚至很有可能让下面的人心不稳,李天津就会趁机发力,周桥铭在江南虽然说一直都十分的强势,但是却从未小看李天津,在他的眼中,李天津就是一头潜伏着的饿狼,一旦逮到机会就会扑上来,周桥铭在面对这件事上面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实在是太多了。

    钱华理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这个消息,本就愤怒的他此刻变得越发的愤怒起来,水杯也直接摔到了地上,姜叶这是完全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姜叶这事做得太绝了,钱华理心里很是不快,但是,从今天试探周桥铭的态度上来看,钱华理心里还真不敢指望周桥铭,不过,钱华理心里却也知道,周桥铭此刻也是十分的头疼,想到这,拿出电话直接就给周桥铭打了一个电话,钱华理还是很聪明的,这个时候强调自己的立场也算是给周桥铭出难题,要是周桥铭放弃自己,那么,其他站在周桥铭一派的人就会惶惶不安了,李天津的机会就来了,周桥铭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个而不得不保自己,现在钱华理要做的就是抓住周桥铭这颗救命稻草,然后再去想姜叶的真正目的。

    电话没一会儿就接通了,“桥铭书记,您好。”

    “是华理啊,有什么事吗?”电话里面传来周桥铭的声音。

    “我是桥铭书记您一手提拔起来的,我经得起组织上面的检查,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调查。”钱华理说道。

    周桥铭闻言,心里冷哼一声,你钱华理要是真的经得起检查我也就用不着头疼了,你现在来表忠心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有些话却是不能说开,“华理啊,我相信你,这事再说吧。”

    周桥铭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钱华理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最起码暂时来看,自己的招还是管用的,周桥铭还没有打算放弃自己。

    钱华理有道理相信只要周桥铭全心全意要保自己,那么姜叶就不可能成功拉自己下马,只是钱华理心里很不解的是,难道说仅仅是因为自己对度假村项目出手姜叶就要一棍子打死自己,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姜叶真的能够走到今天吗?在官场上面过招是常有的事,但是,也没有见谁就一定要一棍子将人打死,这是潜在规则里面所不允许的,特别是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面,大家的过招几乎都是心照不宣的,也不会直接就撕破脸皮,而且,钱华理从自己对姜叶的了解上来分析,虽然说姜叶有着瘟神的称号,但是,也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姜叶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然后一联想,姜叶进了七百米弄子那位娘娘的院子,钱华理恍然大悟,自己成为了他们下大盘棋的棋子了,姜叶这是要切入点啊,想明白这些,钱华理不得不佩服姜叶的手段,而这种手段似乎让所有人都感到为难,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位娘娘的潜在能量,那位娘娘要是出来的话,江南的格局必须会有一番改变,而姜叶这是在为今后的格局改变做准备,李天津这次算是搭上顺风车了。

    隐忍了这么多年的李天津这次不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没有想到原本低调的姜叶竟然会在这里等着众人。

    不得不说姜叶这次是下了一招妙棋,而钱华理能够想到的周桥铭和李天津不可能会想不到。

    那么,周桥铭会如何应对,钱华理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周桥铭想要压下事态几乎已经变成不可能的了,姜叶的目的摆在那里,可要是周桥铭顺着姜叶的算计走下去的话,李天津的爆发会成为必然,到时候江南姓什么可就难说了。

    李天津也同样的在分析事态,但是李天津也算是当事人之一,姜叶这次的动作可以说是让江南官场的人都牵扯了进来,这是一次很大的算计,姜叶真不是一般人啊,这盘棋隐隐以姜叶为中心了,李天津现在考虑的自己是不可能拉拢姜叶的,那么,姜叶先前的低调姿态就是在暗示自己,姜叶只是来过渡的,但是,需要太子爷的支持,所以才在下这一盘棋,你李天津完全可以参与进来,我姜叶是不会和你争权的,我需要的是低调的过渡,这就是姜叶对李天津所发出的信号,李天津想明白这一切之后,暗暗乍舌,这个姜叶的心机和城府也太深了吧,从一开始就已经在布局,这种大掌控,大局面,李天津都不敢说自己完全看透,而且,李天津和周桥铭两人都在思考同样一个问题,姜叶的开局是直接惹怒朱择宁的,那么,姜叶该如何收场,该如何让朱择宁支持他?如果说姜叶不需要朱择宁的支持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大的动作。

    姜叶以钱华理为一个突破口,却是为难了江南两个一把手,这两个大佬都在揣测姜叶下一步的动作。

    周桥铭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现在江南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自己身上,都在等着自己到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特别是自己这一派系的人,在这个圈子里面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有利益,这个周桥铭心里一清二楚,这件事确实不好处理,而且,周桥铭还不知道朱择宁的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很明显姜叶在江南的所有布局都是冲着朱择宁去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周桥铭在心里面衡量着这件事最后会造成的影响,最后还是决定给朱择宁打一个电话,看看这位大太子爷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

    电话没一会就打通了,周桥铭开口说道,“择宁,我是周桥铭啊。”

    “周叔啊,我想你也差不多会给我打电话了,江南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姜叶在耍小聪明就由他耍就好了。”朱择宁说道。

    周桥铭紧蹙着眉头,他可不认为姜叶这是在耍小聪明,姜叶的这个布局可是十分之大啊,但是,周桥铭又不好开口跟朱择宁说,朱择宁肯定看得明白这件事,但是,朱择宁这个时候这么说,却是让周桥铭心里没谱了起来,这个态度也太暧昧了一些,“择宁啊,我担心的是那位可能会站出来啊。”

    “周叔,那位要走出来已经是成为必然的了,这点您就不用操心了,您只要做好您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剩下的我会处理,姜叶不喜欢跟纪委的人喝茶吗?那就由他吧。”朱择宁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周桥铭则是紧蹙着眉头,要是真的让姜叶和纪委的喝茶,恐怕钱华理就完蛋了,朱择宁这是根本就不考虑自己的立场啊,周桥铭一阵头疼。

    而京城,朱择宁放下电话之后就前往红姑所在的佛堂。

    朱择宁走进来红姑就睁开了眼睛,“你是来给我赔礼道歉的吧?”

    朱择宁没有否认,“红姑,对不起,有些事我不得不去做。”

    “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从你禁足涟漪那丫头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一些无意义的事罢了。”红姑很是平淡的说道。

    “红姑,我很感谢您为我们老朱家所付出的,我答应您,我不会太为难金家。”朱择宁说道。

    “金家吗?呵呵,我早就忘记自己是金家的人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不用顾及我这个老婆子的想法。”红姑说道。

    “红姑,我能保证的不多,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范涟漪会是我的妻子。”朱择宁说道。

    红姑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木椅上面坐下,喝了一口茶,“你要考虑的不是这些,你是老朱家的后代,你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让老朱家能够走得更长远,我也知道你的心态和目的,择宁啊,好好走下去。”

    朱择宁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请您放心。”

    红姑摆了摆手,“去吧,去做你该做的吧,今天以后就不要再来这里了,我也该去了。”

    噗通!

    朱择宁跪在了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没有说话,然后起身离开,走出佛堂之后,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已显疲惫的红姑一眼,眼睛微微湿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