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交锋六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交锋。(六)

    姜叶离开省委之后就直接让和尚找了一处茶楼要了一个雅座,姜叶一个人坐在里面品着茶,好一会之后才给文静打了一个电话,”静姐,最近在忙什么呢?”

    文静的转型不可谓不说让人感觉惊掉大牙,但是,对于文家来说从仕途走到国企里面去这是对文家最好的选择也是对文静最好的选择,文总上位,文静自然要低调减少曝光率。

    文静接到姜叶的电话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我说你小子,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你在江南的事我可是都听说了啊,原本还以为你会安分一段时间呢,却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搞出事情来了。”

    姜叶闻言一阵苦笑,“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行了吧你,你打的什么主意瞒得了谁,不过,不得不说你这一步棋让很多人都被动了起来啊。”文静说道。

    “静姐,你就被笑话我了,我也是没有办法而为之的啊,我本意可不是这样的啊。”姜叶说道。

    “行了吧你,说吧,找我什么事?”文静说道。

    “嘿嘿,还是静姐了解我,我这不是想要借文总的大旗嘛。”姜叶说道。

    “我就说你小子没那么好心会给我打电话,不过你那边可能还需要几天时间,这样吧,我过两天去一趟江南。”文静说道。

    姜叶的目的算是达到了,“那我就恭候静姐大驾了。”

    “滚蛋。”文静说完之后就一把挂断了电话。

    姜叶收起电话,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朱择宁啊朱择宁,咱们这次是躲不过去的,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提前将事情摆到明面上来。

    刚挂掉电话没有多久,姜叶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姜叶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是金秋儿打来的,接通电话,“金小姐有什么事吗?”

    “姜副书记,我听说您停职接受检查了?真有这事?”电话里面传来金秋儿的声音。

    “金小姐的消息很灵通嘛。”姜叶调侃道。

    “呵呵,我倒是不想知道,可是却不行啊,又有人来找项目的麻烦了,您说我能会不知道吗?”金秋儿说道。

    姜叶闻言一愣,又被找麻烦,不过,随后姜叶便是释然了,“这也是正常的程序嘛,我们清清白白的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们高兴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去吧。”

    姜叶没有说的是,金秋儿的话已经暗示着战斗打响了,周桥铭表态了,也可以说是受理了这次的事情。

    “你现在在哪?我想要见你。”电话里面传来金秋儿的声音。

    姜叶将地址告诉了金秋儿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大半个小时之后,金秋儿来到了茶楼,让姜叶感到意外的是范涟漪也来了。

    范涟漪满脸笑意的看着姜叶,“多谢姜书记帮忙。”

    姜叶笑了笑,“范小姐这是故意讽刺我的吧?”

    “咯咯,姜书记还是叫我涟漪吧,范小姐这个称呼实在是”范涟漪说道。

    姜叶点了点头,“涟漪啊,你这次可是把我给害惨了啊。”

    范涟漪自然是不会把姜叶的话当真,不过,坐下来之后还是当着姜叶的面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不是打给别人的,正是打给江南一把手周桥铭的。

    周桥铭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来电显示,竟然会是她,果然是她,看来自己的猜想一点都没错,姜叶啊姜叶,你这招不可谓不狠,只是,真的值得你冒这个险吗?朱择宁的反复无常周桥铭是深有体会的,姜叶这个时候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在冒险,朱择宁的未婚妻是这么好利用的吗?

    接通电话,“范小姐,你好。”

    “周书记,您好,我是想问一下关于我妹妹的项目的事,省委省政府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范涟漪是直奔主题的,在范涟漪看来,根本就不需要客套什么。

    但是这话听到周桥铭耳朵里面就完全变味了,这么些年来范涟漪还是第一次过问这些事情,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范涟漪是在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金家由范涟漪当家了,金秋儿一直都是明面上的一个人物,没有朱家的刻意帮助,金秋儿的事业一直都不温不火的,现在范涟漪站出来了,这个信号不可谓不震撼,“这个事情也是配合组织上面的调查嘛,还希望范小姐能够体谅。”

    “周书记,调查我能够理解,但是,调查也有调查的程序嘛,手里没有任何的证据就把项目叫停,我记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这样没有一个明确日期的叫停,我们作为投资商是敢怒不敢言啊,还希望周书记能够尽快的解决一下这个问题。”范涟漪说道。

    “这个请范小姐放心,我会过问这件事的。”周桥铭说道。

    周桥铭大可不必给范涟漪面子,周桥铭这么做也不能说是因为朱择宁,说是更多的是因为姜叶也一点都不为过,姜叶的算计不就是为了朱择宁吗?这件事最后必然还会牵扯出朱择宁来,自己只需要巩固好自己的地位不让李天津有机可乘就足够了。

    范涟漪收起电话之后满脸笑意的看着姜叶,“姜副书记,您可不能停职啊,这样对你的影响不好啊。”

    姜叶看着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范涟漪,“涟漪你这是要过河拆桥吗?”

    “怎么可能会呢?我可一直认为我们是最佳的合作伙伴,姜书记您说呢?”范涟漪说道。

    姜叶脸色一沉,脸色的笑意消失不见,“合作伙伴吗?我该说你是低估了我呢还是高估了你自己呢?或者说是高估了你朱择宁未婚妻的身份呢?”

    姜叶这完全是说变脸就变脸,不过,范涟漪似乎一点都不以为意,在她看来姜叶只不过想要敲打自己一下罢了,“呵呵,互惠互利就是合作,难道不是吗?”

    姜叶对范涟漪并不是很了解,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也一点都不为过,但是也个能够隐忍那么久待在一个院子里面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简单呢?

    “看来我们之间还是存在很多的问题啊,这一点可不太乐观啊。”姜叶若有所指的说道。

    范涟漪认可的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我想这并不会妨碍我们双赢,这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姜叶笑了笑没有作声。

    范涟漪起身去厕所,金秋儿看着姜叶,“姜副书记,我们付出的也是很大的,你或许不知道我姐姐踏出院门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吧?”

    姜叶一副愿闻其详的神情看着金秋儿,金秋儿叹了一口气,“出远门完终生事。”

    “哦,这倒是十分有趣,涟漪这是要做太子妃了嘛,这是好事啊。”姜叶笑道。

    “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早年,姑奶奶就给我们姐妹说过,姐姐踏出院门就是她大限的时候,所以,朱择宁才会一直将姐姐困在院子里面,姑奶奶本早就应该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为了朱家,姑奶奶一直承受着逆天的痛苦,这种痛苦不是外人能够知道和了解的。”金秋儿说道。

    姜叶叹了一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路,怎么选择就该怎么走下去,我们旁人无能为力,所以这不能成为你打动我的资本。”

    金秋儿摇了摇头,“我并没有想要用这个说服你什么,因为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资本,在江南,我姐姐的能量远远要比你认为的要大得多。”

    “这一点我从未怀疑,但是,能为所用才是我想要看到的。”姜叶也不拐弯抹角,很是直接的说道。

    “呵呵,既然你没有来官场上面那一套,就说明你从心里面已经认可了我们,这是一个好的开端。”金秋儿说道。

    姜叶笑了笑,算是默认了金秋儿的话。

    “娘娘出宫,风雨欲来。”金秋儿小声的说道。

    姜叶闻言,“怎么连你都这么说你姐姐?”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做好准备去迎接这一切,就像你说的,做了选择就要去承担。”金秋儿说道。

    “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们姐妹利用了我呢?”姜叶说道。

    “我觉得是姜书记您利用了我们姐妹吧?”说话的不是金秋儿,而是返回的范涟漪。

    姜叶眼睛眯成一条细缝看着范涟漪,“七百米弄子娘娘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有很大的不同啊。”

    “我能理解为姜副书记是在夸赞我吗?”范涟漪笑道。

    姜叶很仔细的看着范涟漪,眼前这个女人算不上漂亮,或者说只能用普通来形容,但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给人一种很迷惘,半点都看不透,这种感觉跟詹秀有点雷同,但是跟詹秀却有很大的区别,詹秀是那种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刻意去算计的女人,而范涟漪显然更擅长算计。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