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交锋十一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交锋。(十一)

    周桥铭心里很是不快,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这种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这种不能自己的感觉很是不好。

    下午下班的时候,周桥铭上了车离开省委,在半道上买了两盒桂花糕就直接朝着七百米弄子而去。

    周桥铭自己都已经忘记自己到底已经有多久没有到七百米弄子来了。

    来到范涟漪居住的院子门口,周桥铭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敲了敲门,没一会儿工夫院门就打了开来,范涟漪看着手里拎着桂花糕的周桥铭,似乎一点都没有感到吃惊,“周书记,您怎么来了?”

    “就是路过顺便过来看看。”周桥铭说道。

    “周书记,里面请。”这要是在以前范涟漪是根本不会请周桥铭进屋的,只不过现在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既然自己已经走出了这个院子,那么,这些就都已经不重要了,周桥铭心里自然也是清楚,走进屋子里面,范涟漪给周桥铭泡了一杯茶,然后在沙发上面坐下,看着周桥铭,“周书记这次来恐怕是有事吧?”

    “我这次是因为度假村的事情过来了,是我工作上的疏忽,给你们姐妹带来麻烦了。”周桥铭说道。

    周桥铭这么说只不过是在找一个台阶下,周桥铭心里不清楚范涟漪在江南到底有多大的势力,这一直都是一个谜,但是,周桥铭却是不会小看范涟漪,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是金家这么也个庞然大物,还有一件事是很多人不知道的,周桥铭调到江南的那一年也正好是范涟漪住进这个院子的那一年,周桥铭是朱择宁的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然而,很多人都不清楚的是范涟漪在江南到底多久了,这个秘密只有周桥铭知道,当年朱择宁让自己下江南的目的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范涟漪,只不过,金家的根基在南粤,不过,这已经不是那个动乱的年代了,现在唯一在外面活动的金家人知道的就只有金秋儿了,但是,金秋儿在江南并没有成气候,周桥铭心里一直都有疑惑,金秋儿不成气候到底是没有能力还是说这一切都只不过仅仅是伪装。

    “周书记您不用这样,我知道这一切跟您都没有关系,再说了,项目有问题就查嘛,这些也都是程序上的事情嘛。”范涟漪说道。

    “小范啊,我今天来主要还是有件事想要求你。”周桥铭这样说已经是完全的摆低了自己的姿态了。

    范涟漪看着周桥铭,倒也没有装腔作势拐弯抹角,“周书记,我知道您想说什么,只是这个我帮不到您,您也知道,我虽然跨出了这个院门,但是,我也是没有选择的。”

    “唉。”周桥铭叹了一口气,“我守着江南这个地方这么多年了,不过是求个稳定罢了,希望在退下去之前江南的百姓们能够念我一声好罢了。”

    “周书记,这次我们都只是马前卒,我们都没有选择,这是上面在博弈,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如果说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点,自保。”范涟漪说道。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这谈何容易,姜叶这么来势汹汹,将这么多人都算计了进去,李天津无时无刻不再觊觎自己,现在有和姜叶走到了一块,朱择宁那边又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他具体的态度是什么?

    “小范啊,你跟我交个底,择宁到底想要做什么?”范涟漪毕竟是朱择宁的未婚妻,周桥铭这样问也是无可厚非,而且,周桥铭今天来还是要证实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范涟漪和姜叶的关系。

    “周书记,这个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从我走出院子开始,朱择宁就一直没有和我联系过,不过,按照他的性格来分析,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看到了。”范涟漪说道。

    “那姜叶到底要做什么?”周桥铭问道。

    周桥铭今天显得很反常,一点都不沉稳,不过,范涟漪却不会这样认为,这些看似不沉稳的问题,却是能够看出很多问题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当初和姜叶的接触仅仅是让我走出院子,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范涟漪对周桥铭倒也没有隐瞒什么,这就让周桥铭心底更是疑惑了。

    “我只希望江南能够稳定,谁要是触了我的底线也就别怪我不客气。”周桥铭竟然撂下了一句狠话,范涟漪眯着眼睛看着周桥铭,这个老狐狸果然是不简单。

    “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百姓罢了,能做什么呢?”范涟漪说道。

    “如此便好,我就不打扰了。”周桥铭说完就起身,范涟漪将周桥铭送出院子。

    直到周桥铭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范涟漪才返身走回院子。

    将院门关上之后,范涟漪目光之中露出一抹精光

    姜叶和文静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到了房间,姜叶坐在沙发上面,而文静则是在一旁打电话。

    好一会儿之后,文静挂断电话坐到沙发上面,“看来好戏准备开始了。”

    “哦?朱择宁要动手了?”姜叶问道。

    “这个倒不是,京城那边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想来周桥铭差不多该有所动作了。”文静说道。

    姜叶蹙着眉头,周桥铭要有动作为什么自己不先知道,而是文静先知道,“看来在江南有不少你们家的人啊。”

    文静只是笑了笑,算是默认了姜叶的话。

    “知道具体的吗?”姜叶问道。

    文静摇了摇头,这种时候周桥铭怎么可能会让外人知道。

    姜叶点上一颗烟深吸了一口,然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文静倒也不打扰他。

    周桥铭要有动作了这是姜叶所想要看到的,只要周桥铭一动,姜叶就要把李天津推出去和他抗衡,只不过,李天津会有这么傻吗?这也就是姜叶为什么之前会给李天津打那个电话的主要原因。

    半晌之后,姜叶回过神来,很突兀的开口问了文静一个问题,“你觉得红姑还有多少时日?”

    文静闻言楞了一下,“这个不好说,不过,京城那边传来消息,红姑已经静坐佛堂了,不让朱择宁再靠近,这么看来估计也就这几天的事了。”

    姜叶闻言没有再继续开口说话,而是继续沉思了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