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一发不可收拾一

小说:风流仕途 作者:那年听风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一发不可收拾。(一)

    姜叶坐在万福茶楼的包间里面脸色阴沉的喝着茶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裴红颜的死消息还没有传出去,只有很小一部分人知道。

    而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不禁惊讶得睁大了眼睛,谁都没有想到一把火竟然会演变成今天的局面,很多人都还是云里雾里的,为什么裴红颜要自杀,真的是自杀吗?

    壹会所失火裴红颜本就是受害者,为什么裴红颜还要选择死去,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事?一切的一切在现在看来就都是一个迷。

    李援朝等人陆续来到包厢里面,看着姜叶脸色不佳所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待到人来齐了之后,姜叶才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沉声说道,“我想大家已经知道我把大家叫过来是为了什么事了吧?”

    众人都点了点头。

    “那我就不废话了,我只说一句话,我要整个沪上都动起来了,至于你们怎么做那是你们的事。”姜叶说道。

    所有人都知道姜叶这次是动怒了,思家有些担忧的看着姜叶,但是这个时候这么多人在场,思家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

    在场的人心里都很疑惑姜叶和裴红颜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聪明的选择了没有开口询问,待得一部分人离开之后,包厢里面就只剩下思家,朱择宁还有范涟漪。

    朱择宁看着姜叶,“姜老弟,这事你是不是太冲动了一点?这个时候我们要动手的话,那可就是打无把握的仗了啊。”

    范涟漪也跟着点了点头,“没错,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准备好,这样一来的话,一开始我们所做的准备就都白费了。”

    思家想要开口说话,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说姜叶是自己的丈夫,何况还是在外人面前,她都是要支持自己的丈夫的。

    姜叶看了一眼思家,同样的知道了思家的担忧,摆了摆手,“我有分寸,按照我说的做吧。”

    朱择宁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反正前面我也不需要做什么。”

    朱择宁带着范涟漪离开之后,思家给姜叶倒上一杯茶,“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姜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思家,“思家,每一件事情都是有自己的底线的,这个底线是绝对不能触及的,要是放任不管,那么,到时候别人就会得寸进尺,沪上对我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我绝对不会服软,也不能服软,这是一种态度。”

    思家自然是清楚姜叶话里的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件事所涉及的东西太多,我觉得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现在李援朝抱着什么样的心思我们也不能完全肯定,要是到时候李援朝一旦退缩了,我们可就真的是水深火热了啊。”

    “这个不用担心,朱择宁可不仅仅是一个摆设,这就是朱择宁存在的最大意义。”姜叶说道。

    李援朝离开万福茶楼之后就直接开车前往赵怜所住的别墅,两人坐在沙发上面,李援朝看着赵怜,“这次是我们最好的机会,我相信你已经考虑清楚了。”

    “你真的觉得这是最好的时机吗?你就那么信任姜叶?这次的事你也不是不知道,姜叶很有可能是一时冲动,但是,我们一旦牵扯进去,那到时候想要出来可就难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吗?姜叶可以虎头蛇尾,但是,我们可以吗?”赵怜秀眉紧蹙的看着李援朝。

    李援朝点上一颗烟深吸了一口,说道,“你不了解姜叶,他要做的事绝对不会半途放弃的,而且,这次的事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所能够看到的范围了,他这是一个长线布局,这件事只不过是他其中的一部分罢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件事跟朱择宁的关系并不大吗?为什么朱择宁会出现在这里,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姜叶这是在奠基自己的权势了,一直以来姜叶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势力,但是,这次,姜叶是认真的。”

    赵怜没有说话,而是在认真的思索着姜叶的话。

    李援朝看着赵怜的模样,继续说道,“裴红颜的死跟刘国正是脱不开干系的,这绝对不是巧合,为什么刘国正见过裴红颜之后,裴红颜就自杀了,刘国正是龙家的人,这一点是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么,这个时候,姜叶动手,真的仅仅是对着刘国正下手吗?”

    赵怜眼睛睁得老大的看着李援朝,“你的意思是说,姜叶这是在给自己清除对手了,而且是直接一棍子打死的节奏?”

    “这一点我现在还不敢肯定,但是,牵扯到那是必然的了,姜叶这家伙的心机深着呢,不管做什么事,每次当我们自认能够看透的时候,才会发现我们所看到的都只不过是皮毛罢了,这也是才不顾一切的赌上一把的最重要的原因。”李援朝说道。

    “我不否认你已经打动了我,要是我们能够笑到最后,那么,姜叶今后将会成为我们的助力,说难听点那就是靠山,虽然同样还是寄人篱下,但是,我想,跟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赵怜说道。

    “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之前和姜叶有过合作,最起码一开始他没有亏待过我,最后不欢而散也是因为我们的原因,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李援朝说道。

    赵怜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瞻前顾后了,我会配合你。”

    李援朝点了点头,“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因为今天所做出的决定而自豪的。”

    “但愿吧。”赵怜说道。

    朱择宁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面,看和范涟漪,“姜叶这次估计不会再玩虚的了,只是这个时候搞那么大真的好吗?”

    范涟漪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不认为姜叶会发全力,他心里还是有他的底线,最后应该还会是见好就收,他也说了,他只是要整个沪上动起来罢了,或许,这就是他的底线,而且,别忘记了,姜叶的父亲叶秋一直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基本上没有人能够看明白,所以,姜叶现在所做的应该不会和叶秋所做的起冲突。”

    经过范涟漪这么一说,朱择宁眼睛一亮,“也就是说,姜叶这次只是要巩固自己在沪上的地位,借机打压对手?”

    范涟漪闻言摇了摇头,“这也是很疑惑的一点,我从姜叶的眼神里能够感觉得出来姜叶很愤怒,没有半点的伪装,我比较好奇的是姜叶跟裴红颜到底是什么关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